"Brezza,妳是認真的嗎?"在這大雨裡面,加深了我話裡的冰冷。

  "Brezza從以前到現在,似乎還沒有嬉鬧過~"

  "可妳不是應該跟同齡的小孩子玩比較好嗎?"

  "照哥哥這樣說的話,那Brezza應該跳考研究所囉?"

  "好吧˙˙但是有件事我說在前頭,如果妳真的來了我們學校˙˙不管什麼事,都不要太過分˙˙聽到嗎?"我輕輕的牽著她的手,但她什麼也沒回應我,這讓我很不安的認為:她沒有答應我。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比之於灰色的你

  "自由下課。"

  老師的一句話突然讓我從恍神的狀態中醒來。

  "嘿~新同學,需要嚮導嗎?"好些同學對我聚了過來。

  "呃˙˙"我只是愣了一下˙˙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渾沌本撰(二)  BY亞凡

    前言

  我不曉得說了這麼多,你們是不是對我的事稍微有點概念了?如果沒有,我應該感到開心!為何?因為這代表我的故事很獨特,沒有被公式化。

  我叫Asealor,希望有從前面開始看的人,認真把我的故事看完,以表尊重。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後記

  "說,你為何同敵軍一起作戰?"強烈的燈光打在Nisahal身上。

  "那兩人確實是敵軍,但是經由我們的說服,已回歸到我方陣營。"Nisahal定了定心神說道。

  "你說的我們,莫非除了你與那兩員之外,還有別人在嗎?"

  Nisahal陷入了沉默˙˙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果我們是在水源邊紮營˙˙應該還可以有洗澡的機會˙˙不過說認真的話,下午的雨真的很厚˙˙現在桶子裡的水就算拿一點來洗澡˙˙也還是可以撐到明天再下雨。大不了我再多做幾個蓄水桶,又可以儲蓄更多的水。可是用不完的話,會滋生病媒。我說過,憑我們這樣的裝備,基本上受傷、生病,就無法戰鬥了。所以還是要小心為上。

  我在營地的平台上,往外看去,大概看到最遠的地方,我就記住那附近的特徵,作為夜晚巡邏時的最遠的參考依據。每參考一個地方,我就會走到那裡,然後作上一個記號,再回到營地平台上,確認我可以清楚的看見那些記號,然後再做下一個最遠參考點的標記。如此,我一直重複到,做完從營地中心,所畫出去最遠半徑的一道防線。明天以便裝設禦敵的陷阱。

  這算是個挺和平的夜晚˙˙慢慢的,露水˙˙降下來了˙˙空氣變的非常的冰冷˙˙整個雨林都起霧了˙˙我也看不到我做記號的地方了。視距大約就兩三公尺˙˙然後再外面就都白茫茫的了。

  這樣的晨霧,有好也有壞。對於戰術上的運用,如果可以掌握天氣的狀況,會比較容易可以克敵制勝。像是晨霧的話,很適合探查敵情,不過很遺憾的˙˙我們並不知道敵人是誰,也不知道敵人在哪。

  "Nisahal,起來。"我輕輕的將Nisahal搖醒。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終章 我是誰?Asealor?Aserola?

  就這樣,我們現在就在"賊",從人民的血汗錢買來的"賊船"上。

  "有時候,命運這種玩意兒,是不會跟你講道理的--不管你是神還是什麼。"

  我的腦中突然浮現了這句經上常說的話˙˙如果我在戰爭中死亡,我會變成什麼樣子?這裡不是我的夢中世界嗎?

  "班兵注意!"前頭一個看起來像領導的人喊道。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離開這棟未來將是我家的房子時˙˙我心又酸酸的了˙˙

  "主人˙˙"Sefina輕輕的喊道˙˙算是在安慰我吧˙˙

  "我沒事˙˙好了˙˙現在趕快找到老爸吧˙˙不然我想未來會改變的˙˙"我無奈的說道。

  "是的˙˙主人˙˙"Sefina淡淡的回我。

  我決定先回到微風雅亭那裡再說˙˙在那裡或許還算是有幾分保障吧˙˙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四章 我年輕的"老"媽、"老"爸

  "玄關也都沒變呢˙˙"我一打開門看到玄關就˙˙

  "這裡是主人母親的故居,此時只有主母一個人住。"Sefina輕輕的說道。

  "是嗎˙˙這我還真不曾聽兩老提起過呢˙˙"我淡淡的嘆道。

  我突然想看看我的房間,以前是什麼樣子˙˙於是我帶著Sefina上樓。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的開店準備,也像昨天一樣,輕鬆愉快。不過今天的Brezza,並沒有像昨天一樣穿的美美的,好像沒有要接待客人的打算。

  "Brezza,妳今天沒有要接待客人嗎?"我一邊整理吧檯,一邊看著坐在吧檯前,穿著短袖短褲的Brezza問道。

  "昨天不知道是誰不讓Brezza接客人的吼~現在又要出爾反爾了啊~"Brezza轉過身來輕輕說道。

  "是啊是啊~老闆愛妻心切嘛~"Chensna剛好換好衣服出來,接下了Brezza的話。

  "好啦好啦˙˙又是我˙˙但是,我是保護妹妹,不是妳說的什麼愛妻心切˙˙"是的˙˙又"濫"了˙˙不過這次真的是我自己啦˙˙這件事情是我,我承認,但是我拒絕了"愛妻心切"的說法˙˙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像水溶液一樣可以調整濃度的異能

  被強迫幫Brezza洗澡之後,我整個人快虛脫了˙˙直接倒在浴廁裡面˙˙

  過程中,我完全都是閉著眼睛,這是我跟Brezza要求的唯一條件˙˙然後她又說要當我的眼睛,所以牽著我的手在她身上到處亂摸˙˙天啊˙˙這真是罪孽啊˙˙

  我的心情宛如晴天霹靂˙˙陽光中的閃電,我今天才覺得這句話說的真是太好了˙˙

  我在浴廁中累倒˙˙並不是因為幫她洗澡很累˙˙是因為我深深的為自己的行為自責˙˙這˙˙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啦~你得先告訴我剛剛那個咒語說了些什麼~"我們回到吧檯之後,Astro笑笑的說著。

  "那個咒語的意思是:引領光明的咒術啊˙˙請指引一條明路,讓無禮之人,歸其所居吧!歸去吧!迷途的羔羊!"我向Astro說明了我所聽到的咒語內容。

  "嗯˙˙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咒語啊˙˙"Astro皺起了眉頭思考著。Astro這個單字,是人間英文"天文"的意思。看到Astro皺眉,還真是奇怪呢~如果祂叫天文,還有什麼事是祂不懂的呢?

  "哥哥~Brezza該去招呼客人了啦~"Brezza笑笑的看著我說道。

  "不行,我不能再讓妳遇到那種事了。因為妳是我的妹妹,不管有沒有血緣,妳現在也是我最後,也是唯一一個家人了。"我堅定的拒絕她,然後解釋道。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二章 我的工作

  夕陽在我們的注視中,漸漸的消失在地平線之下˙˙

  這間店的位置選的真是好˙˙呃˙˙我怎麼會說這種話˙˙?

  "喔~對了~Ary~妳過來一下~"Brezza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把Ary叫了過來。

  "什麼事啊,老闆娘?"Ary風情萬種的走來,笑笑的說道。此時的Ary也已經換好了衣服,看起來妖冶無比˙˙跟早上迎接我們的時候判若兩人。我想她剛剛那種極為妖魅的腳步,大概也是職業病吧?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Ary前輩˙˙我們可不可以休息一下˙˙"一下子記了許多酒的名字在腦子裡面,都快跟高中學的東西打架了˙˙累的我不得不提出休息一下的申請˙˙

  "好啊~看在你還挺認真在學習的份上~"Ary笑笑的說道。

  "Ary前輩,我們的顧客群,大概都是些什麼樣的人?"我問了一個很白痴的問題。

  "呵呵~說你單純,不過還真沒想到你簡直是白痴啊~酒吧當然是什麼客人都會有啊~尤其我們這間酒吧的位置,可是各個空間的交匯點呢!當初選在這個位置開店的時候~就是老闆跟老闆娘親自選的呢~"Ary談笑生風的樣子,果然像在紅塵已久的人啊˙˙讓我有點無奈˙˙我以後也得在這種地方工作˙˙

  "喔喔˙˙那Brezza是去了哪啊?我˙˙可沒有別的意思喔˙˙只是關心一下自己的妹妹˙˙吧˙˙?"我有點慌張的在問題後面解釋道。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呃˙˙"我醒了˙˙睡的很舒服˙˙昨天那些˙˙應該都是夢吧˙˙?

  我看了看我的身邊,空無一人。

  "很好˙˙是場噩夢˙˙"我無奈的傻笑˙˙如果說那是噩夢˙˙也未免太真實了一點˙˙我不自覺的摸了摸在噩夢中被咬的頸部˙˙沒什麼大礙˙˙也不會痛˙˙看來應該真的是夢了。

  我走下床去,打算趕快盥洗先。期待等會會聽到老媽準備好早餐的聲音,那是再幸福也不過的事了~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突如其來的妹妹

  "跟我來,我帶妳去挑房間。"我無奈的對著Brezza說道。

  "幹嘛呀~夫妻當然要睡在一起嘛~為什麼要分房呢?"Brezza這番話一點都不讓我意外。她今天的表現就真是夠潑辣的了,所以現在有這種話,我覺得很正常,我也算是一個適應力很強的人吧?話又說回來,我還真覺得似乎有點印象了˙˙

  "Brezza,妳冷靜一點,我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可是,我睡相很差的,而且我一直都是一個人睡˙˙所以˙˙"我向Brezza解釋道。

  "睡相很差?那Brezza可以幫你蓋被子啊~"Brezza笑笑的說道。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