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突如其來的妹妹

  "跟我來,我帶妳去挑房間。"我無奈的對著Brezza說道。

  "幹嘛呀~夫妻當然要睡在一起嘛~為什麼要分房呢?"Brezza這番話一點都不讓我意外。她今天的表現就真是夠潑辣的了,所以現在有這種話,我覺得很正常,我也算是一個適應力很強的人吧?話又說回來,我還真覺得似乎有點印象了˙˙

  "Brezza,妳冷靜一點,我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可是,我睡相很差的,而且我一直都是一個人睡˙˙所以˙˙"我向Brezza解釋道。

  "睡相很差?那Brezza可以幫你蓋被子啊~"Brezza笑笑的說道。

  幫我蓋被子?搞清楚!Brezza這個單字可是存在的喔,它可是人間義大利文的"微風",妳不害我感冒就很好了,還幫我蓋被子?

  "呃˙˙小別勝新婚嘛~夫妻分房睡有助情趣的嘛~"我想起了浪漫的老媽曾經說過的話,不知對這個小女孩有沒有用?我也沒考慮後果,逕自就拋了出來,我突然覺得太衝動了˙˙

  "說的也是有點道理呢~"Brezza疑惑了一下,但是隨即又展開了笑顏。我也突然鬆了一口氣。

  "但是我們根本也還沒有結婚嘛~所以還是睡一起好了~"Brezza又爆出了這句話,我頓時又囧了起來˙˙脖子一個無力低了低頭。

  "我說Brezza˙˙"我抬起頭之後發現她不見了!接著我後來聽到的腳步聲˙˙她說對我瞭若指掌˙˙連我房間她都知道啊˙˙?饒了我吧˙˙

 

  "嗯~比我想像的還整潔呢~"Brezza看著我的房間如此說道。

  "Brezza,妳這樣很不乖喔。怎麼可以不經過我的同意就跑上來我的房間呢!"我嘆了嘆氣說道。

  "有什麼關係嘛~人家Brezza我現在也是這個家的女主人啊~"Brezza笑笑的說道。

  "在我娶妳之前妳都還不算好嗎?"我無奈的對著Brezza說道。

  然後Brezza又跑到我的抽屜去翻東翻西的,像是在找什麼東西。

  "天啊˙˙我說Brezza,妳到底在幹嘛˙˙?"我無奈的走近Brezza。

  "我在找有沒有什麼色情書刊啊~如果有,我要把它們全都丟掉~"Brezza不懷好意的看著我,笑笑的說道。

  "Brezza,妳對我瞭若指掌不是嗎?我從小到大沒喜歡過半個女生,而且我一直都是潔身自愛的。"我無奈的解釋道。

  "我知道啊~因為你不是沒喜歡過半個女生,而是因為你喜歡我,而沒有辦法喜歡上其他女生~"Brezza停下手邊找書的工作,對我笑了笑。

  "那怎麼可能˙˙我根本就不認識妳˙˙"我只是嘆了一口氣說道。

  "哼哼~賴皮鬼~明明就有契約在的~你卻想抵賴˙˙哥哥最壞了˙˙"Brezza突然就低落了起來,看上去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甚是惹人憐愛。

  "好嘛好嘛˙˙Brezza乖˙˙Brezza不哭˙˙"我只是輕輕的摸摸Brezza的頭,看能不能安撫她。

  "呵呵~我就知道哥哥最喜歡Brezza啦~一定捨不得Brezza哭~"Brezza突然又一展笑顏。

  "拜託,是男人都不該讓女生流眼淚的吧!妳這是在利用我嗎?"我有點指責似的質問Brezza。

  "Brezza哪有那麼壞啊~哥哥明明就比Brezza壞呢~常常都捉弄Brezza~還把Brezza弄得很痛很痛~"Brezza笑笑的說出這些我一點印象都沒有的事。

  還有,後面那個是啥!?弄得很痛很痛?聽起來就很H!我,Asealor,從來沒有肖想過女人!這對我真是莫大的污衊啊!

  "好了˙˙夠了˙˙停˙˙別在說下去了˙˙我聽不下去啦˙˙"我有點無力的讓Brezza住口˙˙

  "你一定是在害羞呢~"Brezza笑笑的說道。

  "聽哥哥的話喔˙˙"我拿出哥哥的架子壓她,Brezza才總算是住了口˙˙

  我突然覺得安靜下來了˙˙頓時鬆了一口氣,正好旁邊就是床,啊~讓我休息一下˙˙希望這只是一場夢˙˙醒來可以恢復以前的生活˙˙恢復到爸媽都還活著的時候˙˙

 

  呃˙˙這是哪裡˙˙?該不會˙˙天啊˙˙我的異能˙˙在我想休息的時候又犯了˙˙我還以為已經好幾年沒出現了˙˙

  "黑到伸手不見五指呢˙˙"誒?我能說話了。

  "滾出去!"一個聲音嘶吼著。我想牠的對象應該是我。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離開啊˙˙你叫我滾,我現在也一點頭緒都沒有˙˙"我只是無奈的回道。

  "還敢頂嘴!"那個聲音又更加生氣了。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我要休息耶˙˙誰知道我的異能又害我跑到這個莫名奇妙的地方?

  突然˙˙意識中斷了˙˙我醒了˙˙

  "呃˙˙這裡應該是人間了吧˙˙"我意識不清的低估道。

  "你錯了~這裡是天國~"一個稚嫩的聲音對我說著。應該吧˙˙

  "天國啊˙˙聽起來也不錯呢˙˙天使的聲音還是稚嫩一點好啊˙˙"我眼睛還沒張開,只是笑笑的說道。

  "呵呵~哥哥~你做惡夢啦~"稚嫩的聲音又出現了,哥哥˙˙?該不會是在叫我吧?

  我迅的睜開眼睛!看到那張稚嫩的臉孔˙˙不˙˙她不是天使˙˙是我的噩夢˙˙

  NO~

  Brezza壓在我的身上,我剛剛一睜眼看到的就是她的小虎牙。所以我馬上就認出了她的身分˙˙我就說她的虎牙很好認吧˙˙可惡˙˙她還沒失蹤,我可就先從她的虎牙認得她了˙˙

  "Brezza˙˙妳壓著我幹嘛啊˙˙"我無奈,又有點喘不過氣的說道。

  "呃˙˙人家在睡覺嘛~"Brezza笑笑的說道。

  "喔˙˙睡覺啊˙˙"我若無其事的喔了一聲。

  "什麼!?睡覺幹嘛騎在我身上!妳根本就是非禮我吧!"我突然想起了這個小惡魔的本性˙˙忍不住喊道。

  "什麼嘛~哥哥真是沒有情趣耶~而且~Brezza又沒有對哥哥做什麼事~"Brezza嘟著嘴巴說道。

  "這不是沒有做什麼事的問題吧˙˙我的貞操啊˙˙"我小聲的低估道。

  "那~我們就來做點什麼嘛~反正都這樣了~"Brezza突然又色色的了˙˙她突然又靠過來我耳邊。

  "讓Brezza來引導出哥哥的本能吧~"Brezza輕輕的說道。

  "妳是在開玩笑的吧˙˙Brezza?"我緊張了˙˙這次該不會˙˙她是認真的吧˙˙?

  "現在這個美好的時刻~又有什麼好拒絕的呢~"Brezza調笑般的說道。

  我開始掙扎,我還不想這麼早就失去處子之身˙˙尤其是敗在一個看起來只有國小五年級的小羅莉身上˙˙這太瘋狂了˙˙人家會說我誘拐未成年吧!

  NO~

  "唉呀~笨哥哥~這種事可是很舒服的~不要掙扎嘛~"Brezza的聲音很稚嫩,可是說出來的話卻如此的˙˙色情˙˙你知道的˙˙我不想用那兩個字˙˙

  "Brezza˙˙我拜託妳不要啊˙˙這可是很嚴重的事情啊˙˙千萬不能開玩笑的啊˙˙"我非常的緊張˙˙但是我仍是試圖勸退Brezza的瘋狂行徑。

  "很嚴重的事情?哥哥是說有小寶寶嗎?哼哼~有小寶寶才好呢~這樣哥哥就必須得為Brezza還有小寶寶負責呢~"Brezza似乎越來越興奮了。因為她靠的很近,我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她的呼吸現在很急促˙˙

  "Brezza˙˙妳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這樣˙˙?"我現在也呼吸急促了˙˙但我不是因為興奮,我是因為緊張˙˙

  "Brezza是哥哥的愛人~是哥哥的妹妹~是哥哥未來的妻子喔~"Brezza終於忍不住了,她吻了我的頸子˙˙輕輕的咬,輕輕的吻˙˙

  "Brezza˙˙妳夠了喔˙˙我要生氣了喔˙˙看來我今天對妳太客氣了齁˙˙"我覺得一陣酥軟˙˙但是我還是得制止Brezza的瘋狂行徑!

  "好嘛˙˙討厭˙˙"Brezza停下她的動作,倒到我身旁躺著,滿是不高興的嘟嘴。

  "乖˙˙Brezza最乖了˙˙"我頓時又鬆了一口氣,然後趕緊安慰著她。

  "哼~你才知道啊。Brezza是最乖的~哥哥才是大壞蛋啦!"Brezza轉過身去面向窗戶而背對著我。

  "真是搞不懂妳啊˙˙"我只是嘆了一口氣。

  我輕輕的摟住Brezza。

  "只有現在喔˙˙"我無奈的說道。

  Brezza又開心轉過來,然後親了我的臉頰一下。

  "哥哥果然是最棒的了~Brezza喜歡哥哥了~"Brezza笑笑的說道。

  "好啦好啦~隨便。該睡了˙˙"我說完,然後Brezza又自己往我身邊擠過來。

  我累了,也就不當一回事了。

  那晚,我睡了一場好覺。或許是太累了吧˙˙被Brezza搞的緊張兮兮的,然後又突然大放鬆˙˙總之˙˙睡了場好覺絕對是好事˙˙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