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醒了˙˙睡的很舒服˙˙昨天那些˙˙應該都是夢吧˙˙?

  我看了看我的身邊,空無一人。

  "很好˙˙是場噩夢˙˙"我無奈的傻笑˙˙如果說那是噩夢˙˙也未免太真實了一點˙˙我不自覺的摸了摸在噩夢中被咬的頸部˙˙沒什麼大礙˙˙也不會痛˙˙看來應該真的是夢了。

  我走下床去,打算趕快盥洗先。期待等會會聽到老媽準備好早餐的聲音,那是再幸福也不過的事了~

 

  "Brezza˙˙微風啊˙˙如果真的就只是一陣風這樣吹過就算了˙˙"我盥洗完看著鏡中的自己說道。

  "哥哥~你盥洗好了沒~下來吃飯了~"稚嫩的女聲又再次出現!響的我的腦子轟轟隆隆的。

  "原來真的不是夢˙˙媽呀˙˙"我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這真是太可怕了˙˙如果我昨天沒有讓她住下˙˙不!如果我昨天沒有去理會電鈴˙˙今天是不是就不會這樣了˙˙?

  "叩叩!哥哥~你還在盥洗嗎?出來~跟Brezza一起下樓吃早餐了~"Brezza敲了敲浴廁的門對我說道。

  "知道了啦˙˙"我突然很希望我心臟不要那麼強,早該在Brezza非禮我的時候就先嚇死˙˙

 

  我無精打采的坐在廚房,看著繽紛的早餐˙˙但是我一點食慾都沒有˙˙雖說這些食物色、香都滿分,但是我時在是沒有那個食慾去嚐的它們味˙˙

  "哥哥˙˙怎麼都不吃呢˙˙哥哥不吃˙˙Brezza也不吃˙˙"Brezza有點沮喪的說道。

  "抱歉˙˙我沒有什麼食慾˙˙不過Brezza還在發育˙˙要多吃一點˙˙"我摸摸Brezza的頭勸她吃早餐。

  "哥哥不吃的話˙˙Brezza也不吃˙˙"固執的小惡魔˙˙她隨手拿起一盤,不知道是要倒掉還是要冰到冰箱˙˙但不管是什麼都太過浪費˙˙

  "好啦好啦˙˙我吃˙˙"我不得以用這種方式來阻止Brezza浪費食物˙˙畢竟這個家的食物,之後都會是我賺錢買的˙˙那是很重要的錢耶˙˙

  我拿起刀叉,把食物翻來翻去˙˙就是不知道該怎麼下手˙˙而Brezza只是一臉期待的在旁邊看著我翻弄食物。

  我想了想˙˙翻弄食物不一樣會遭天譴嗎˙˙?所以我還是叉起了我的早餐,放進嘴裡˙˙好酸!

  "呵呵~很酸吧~為了讓哥哥開胃口~Brezza可是想了很久才決定這麼做的呢~"Brezza看到我的表情一起變化˙˙就馬上開心的說道。

  但事實上,因為那個酸酸的感覺˙˙我的食慾開始恢復了,所以我開始正式的吃我的早餐,Brezza也放心的開始吃起她的早餐。

  說實在的,Brezza做的菜十分的好吃。色香味俱全,著實堪比飯店的廚師了,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小女孩看起來明明只有國小五年級,卻又這麼成熟且神秘。反正我吃了一頓很棒的早餐,讓我對Brezza有些微的改觀˙˙至少以後吃的這方面,我的口福不淺了。

  吃完了早餐˙˙我也該出去找工作了˙˙

  "我出門啦!"我如往常一樣宣告著一天的開始。我沒有說話˙˙看著這個家˙˙突然想起了老爸老媽˙˙他們總會跟我說"路上小心。"不過現在屋裡卻是空蕩蕩的˙˙

  等等˙˙什麼!?空蕩蕩的!?我回過頭去!

  "哥哥~你好慢唷~"Brezza站在門口朝我揮揮手。

  "什麼!Brezza妳應該留在家裡看˙˙"我突然收起了我的話˙˙留一個女孩子在家也不好吧˙˙那好吧˙˙

  "走吧˙˙"我無奈的走出家門,開始我爸媽死亡後的第二天˙˙也可以說是Brezza來到我家的第一天˙˙

  "嗯嗯~"Brezza開心的牽著我的手,一起踏出了我們家的前庭。

 

  "哥哥~妳打算找什麼樣的工作啊~"Brezza拉拉我的手問道。

  說實在的,我初出茅廬,也是一點頭緒都沒有。而且因為爸媽都死了˙˙不得已得放棄學業了。現在才突然覺得,唸高中是個錯誤的決定˙˙唉˙˙

  "哥哥˙˙你怎麼了?"Brezza看到我臉色突然凝重了起來,又擔心的問道。

  "沒事˙˙我也不知道我該找什麼樣的工作呢˙˙"我只是無奈的笑了笑。其實,把Brezza色情的部分去掉,我還真覺得她是個好妹妹˙˙不過讓這個國小五年級的小蘿莉當我的妻子˙˙那太過瘋狂了˙˙

  "哥哥~跟我來~"Brezza突然拉著我的手,讓我跟著她走。

 

  經過一陣左拐右拐之後,我們到了一個拉下鐵門的店面。我看看它的招牌,像是居酒屋或是酒吧˙˙

  "它們關門耶˙˙"我先避開了為什麼Brezza會知道這種地方的問題。

  "我有辦法~"Brezza放開我的手,走進那間店旁邊的巷子裡。

  我也不清楚Brezza到底做了什麼,不過不久之後,她便向我揮揮手,示意我可以過去。所以我也只能過去了。

  "就是這小子?長的還不錯。"巷子裡的側門站著一個女人,我深刻的懷疑這女人是Brezza的媽媽˙˙

  "您好˙˙"我只得禮貌的問個好,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會什麼?"那女人問道。

  "呃˙˙高中課程的東西算是會一點吧˙˙"我無奈的說道˙˙畢竟我連高中都沒有讀完˙˙

  "很好,你錄取了。"女人笑笑的說道。

  "太好了~"Brezza也拉了拉我的手。

  "什麼!這樣就錄取了?"我還在狀況外˙˙

  "進來吧。"女人招呼著我跟Brezza。

  "Brezza妳到底說了什麼˙˙?"我小聲的詢問Brezza。

  "沒有呀~Brezza只是把哥哥的身份告訴Ary(雅瑞)而已~"Brezza笑嘻嘻的說道。原來那個接待我們的女人叫Ary。

  Ary是人間英文的叉。這讓我突然又有了不好的預感˙˙不是有種生物叫做夜叉嗎?那不是一種妖怪嗎˙˙?我的天啊˙˙我最近到底是走什麼倒楣運勢啊˙˙

  跟著Ary,我們走過了廚房,來到外場。的確,看起來是酒吧、夜店一類的˙˙

  "在想什麼?小帥哥。"Ary看到了我表情的變化。我真不曉得為什麼這裡那麼暗,她仍然可以看出我表情細微的變化˙˙她該不會真的是妖怪吧?我必須得在這種地方跟妖怪共事嗎˙˙?

  "哥哥~你不用太緊張啦~這裡也不是什麼不良場所啊~"Brezza握了握我的手說道,試圖減輕我的疑慮。

  "我總要先知道我到底在什麼地方工作吧˙˙?"我只是如此說道。

  "放心吧~這裡真的不是什麼不好的場所。只是在這裡工作必須十分小心的應付客人,憑你剛剛的應對,你已經合格了。"Ary笑笑的說道。

  "是啊~歡迎來到我們的店~Brezza Elegante stand~"Brezza輕盈的轉了轉圈,然後若即若離的牽著我的手,單腳下跪之後,親吻了一下我的手背。

  "微風雅亭˙˙?這是一間什麼樣的店?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我一直都搞不清楚狀況,可是這裡的氣氛並不會讓我感到不舒服˙˙甚至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彷彿我已經在這裡生活許久了˙˙

  "老闆就在這裡呢~你還是問老闆好了~"Ary笑了笑說道。

  "老闆˙˙?誰啊˙˙?這裡不是只有我們三個人嗎˙˙?"我疑惑道。

  "Brezza就是老闆唷~"Brezza笑笑的說著。不知情的人,大概還以為她只是戲謔的玩笑話。再怎麼說,一個國小五年級樣貌的小蘿莉,也不可能是酒吧的老闆吧˙˙?用膝蓋想也知道˙˙不過前提是膝蓋必須要能思考˙˙

  "Brezza˙˙妳又在跟哥哥開什麼玩笑啊˙˙?"我又緊張了˙˙

  "Brezza才沒有在開玩笑呢~這家店可是哥哥跟Brezza愛的結晶呢~"Brezza往我懷裡倒了過來。

  我的身體竟然不由自主的去接住Brezza˙˙天啊˙˙這裡是什麼鬼地方˙˙我怎麼可能會這樣˙˙?這家店我也有份˙˙?這真是太瘋狂了喔!我一點都不記得啊˙˙

  "你一定一點印象也沒有吧~呵呵~那也是正常的~"Ary看了看Brezza,然後再看看我說道。

  "對!這太瘋狂了!我根本就不記得妳們現在說的這些有的沒的!"我有點憤怒的叫囂˙˙

  "那你的身體為什麼接住我呢?"Brezza帶有一點調笑的意味看著我問道。

  "我˙˙我不知道˙˙這種問題我哪知道啊!"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說˙˙

  "其實~你只要老實一點讓我親吻你~你就會知道真相了呢~"Brezza笑笑的說道。

  "這太瘋狂了˙˙我不能接受˙˙"我突然冷靜了下來˙˙思考這些天發生的事˙˙

  "好˙˙沒關係~我們可以慢慢來~"Brezza輕輕撫摸我的臉˙˙讓我覺得有點不舒服˙˙

  "先回到工作上˙˙我要做什麼˙˙?"我把話題拉了回來。

  "一開始就先做點簡單的就好了~你就在外場招呼客人~Bartender你知道吧~"Brezza笑笑的說道。

  "好像妳真的是老闆一樣˙˙重點是,我又不會調酒!"我不敢置信的說道。

  "沒關係~這裡的前輩們會教會你的~"Brezza露出了一個"萬事OK"的表情。

  "好了~Ary~把哥哥帶下去~好好教他認得酒的名字~我得出去一下~"Brezza對著Ary指使道。

  "是的~老闆娘~"Ary恭敬的向Brezza敬了個禮,然後帶我到吧檯去。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