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你得先告訴我剛剛那個咒語說了些什麼~"我們回到吧檯之後,Astro笑笑的說著。

  "那個咒語的意思是:引領光明的咒術啊˙˙請指引一條明路,讓無禮之人,歸其所居吧!歸去吧!迷途的羔羊!"我向Astro說明了我所聽到的咒語內容。

  "嗯˙˙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咒語啊˙˙"Astro皺起了眉頭思考著。Astro這個單字,是人間英文"天文"的意思。看到Astro皺眉,還真是奇怪呢~如果祂叫天文,還有什麼事是祂不懂的呢?

  "哥哥~Brezza該去招呼客人了啦~"Brezza笑笑的看著我說道。

  "不行,我不能再讓妳遇到那種事了。因為妳是我的妹妹,不管有沒有血緣,妳現在也是我最後,也是唯一一個家人了。"我堅定的拒絕她,然後解釋道。

  Brezza沒有反抗,眼神裡似乎還多了一種感動,然後她便乖乖的坐在吧檯裡,看著店裡的一切。而我還是幫客人斟酒,收杯子。

  "啊!有了!那是光明降魔咒。"Astro皺眉許久,終於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你好像找到結論啦?"我停下手邊的工作看向Astro說道。

  "對啊~我想起來那是什麼咒術了~那是一種時空間的咒術,原本是用來定位的咒術,後來被用來做時空間傳送~"Astro如此說道。

  "時空間˙˙?怎麼聽起來似乎跟我的異能有點關係˙˙?"我想了想這個詞彙˙˙然後低估的說出這句話。

  "什麼!你的異能?"Astro聽到了我的低估,低聲的疑問道。

  "呃˙˙你當我沒說好了˙˙"我趕快撇清道。

  "嘿嘿~我怎麼可以放過這個有趣的論點呢~"Astro嘿嘿的笑著,讓我有點無奈˙˙

  "看來哥哥果然是哥哥呢~"Brezza輕輕的笑道。

  "妳不准調侃我˙˙"我輕輕的摸了摸Brezza的頭說道。然後Brezza對著我看了一個鬼臉,甚是可愛。

  "我的異能啊˙˙我以前時常會在睡夢中醒來,然後就到了一些很奇怪的地方˙˙在裡面,我可以說話,可以隨自由意志行動,可是我無法控制自己什麼時候醒來˙˙所以我非常的困擾˙˙"我娓娓的說出我的困擾。

  "喔~這樣聽起來,你還真是個奇妙的傢伙啊~"Astro滿臉興致的說道。

  "拜託,因為這種能力,我非常的困擾好嗎?不要說的好像這很酷一樣˙˙"我無奈的嘆了口氣。

  "哥哥~如果Brezza告訴你這種能力經過訓練提升,到不會困擾自己的地步呢?"Brezza笑笑的說道。

  "妳以為這種能力是食鹽水啊˙˙想怎麼調整濃度都可以的嗎˙˙?"我無奈的說道。

  "不~我覺得老闆娘會這樣說,一定有她的依據呢~"Astro否定了我的想法,這般說道。

  "你都幾歲人了˙˙還跟一個小女孩一塊胡鬧啊˙˙"我只是低了低頭,然後繼續擦杯子˙˙

  "人家Brezza才不是小女孩呢~只不過啊~現在還不能告訴哥哥我的真實身分唷~"Brezza戲謔的笑了笑說道。

  "妳的真實身分不就是我的妹妹&未婚妻嗎˙˙妳還有很多事隱瞞我啊?"我對著Brezza這般問道。

  "人家Brezza也不是故意隱瞞的嘛~"Brezza不是很高興的嘟起嘴說道。

  "好了~你們小倆口,現在也是個上班時間,我作為客人還在這裡呢~呵呵~"Astro做了一個很棒的提醒。Brezza只是紅著臉,撇過頭去。

  我只是對Astro笑了笑,然後輕輕的摸摸Brezza的頭,示意她別氣了。她卻一把抓住我的手,用力的咬了一口。

  "嘶˙˙"我發疼的嘶了一聲˙˙

  "哈哈哈哈˙˙˙~"Astro被我們兩個的動作逗到笑翻˙˙不誇張,祂真的給我笑翻了。

  "這是處罰~哼~"Brezza略帶不屑的說道。我沒說話,也只能認了˙˙但是我的手真的很痛˙˙我也沒力氣再擦杯子了˙˙早知道這小蘿莉力氣比我大就算了,知道她性格夠潑辣就算了,但我還真不知道她會咬人˙˙還痛到我沒辦法好好工作˙˙

  "被女人咬啦?哈哈哈~(仙語)"客人要來找我斟酒的時候,看到我手上的齒痕,就會說一句我不懂的話,然後哈哈大笑˙˙我想,那一定是在調侃我˙˙欺負我聽不懂仙語啦˙˙不過我還是會無奈的替客人斟酒,然後客人又會笑的更大聲,彷彿要把我被咬的事,用笑的讓大家都知道。怎麼會有這種如此愛幸災樂禍的人呢˙˙

  這下可好,喝了烈酒,喉嚨火辣辣的疼痛。可對比手上咬痕,也是火辣辣的疼痛啊˙˙

  接下來店內一切安好,大多來喝酒、跳舞的尋歡客,都慢慢的散去,Ary也改播放一些比較抒情的音樂。說也奇怪,那些音樂竟然讓我喉嚨&手掌火辣辣的感覺有些許的減退˙˙呵˙˙呵˙˙我傻笑˙˙是無奈的傻笑啊˙˙

  Ary看到我的臉色好轉,也微微的笑了笑。不過Brezza卻輕輕的瞪了瞪Ary,好像在說:幹麻多管閒事啦˙˙

  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了˙˙我淡淡的笑了笑˙˙若有似無。

  我開始回想這三天的一切˙˙

  爸媽死亡、邂逅Brezza、Brezza的非禮、色香味俱全的早餐、微風雅亭、Ary的突擊面試、Ary的酒吧生存教戰守則、Gareals的自白、Chensna的調笑、美若天仙的Brezza、開店的夕陽、第一個客人Astro、惡魔調戲Brezza、Gareals超完美逐客指令、Brezza的處罰之吻(咬)、斟酒客人的戲謔、Ary的療癒音樂。

  這是我的人生嗎˙˙?真不敢置信˙˙一夜之間耶˙˙就因為一個小女孩˙˙真是太可怕了˙˙

  想著想著,突然有個很結實的重量,但是卻很柔軟的玩意兒枕入我的懷裡˙˙原來是累到睡著的Brezza˙˙也是啦˙˙遇上了那樣的事情,也難怪她會累了,畢竟她也只是個國小五年級的小女孩嘛˙˙

  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著這樣安詳的Brezza呢˙˙安詳˙˙對˙˙安詳˙˙就像死的一樣,沒有半點生氣。如果不是看著她的上腔還有起伏,簡直會令人懷疑她是個沒有生命的美麗娃娃,何況她還穿著大裙子洋裝˙˙

  Ary、Chensna、Gareals此時都靠了過來,並且發出了讚嘆˙˙還有另外一個傢伙也發出了讚嘆˙˙

  "你們幹麻啊˙˙她是個孩子˙˙累到睡著也是正常的吧˙˙"我無奈的說道,也盡量放低音量。

  "不對喔~你這麼說的話,你就太不了解Brezza了~"Ary這般說道。

  "對啊。老闆娘平時可是店裡的女王呢!怎麼可能在上班時間睡著,這其中˙˙"Gareals說著說著又看向Chensna。

  "這其中啊~必有緣故呢~我想啊~一定是因為小Brezza覺得老闆在這裡,她才可以很安心的睡吧~"Chensna用一種非常渴望的眼神看著Brezza,就像在說:好想抱喔~的感覺˙˙

  "隨便啦˙˙反正說來說去都是我˙˙"我也漸漸的習慣了幾乎什麼事都是因我而起的這種"濫"理由了。我已經被拿來濫用,當成擋箭牌了˙˙

  "既然小Brezza好不容易睡著了~"Chensna說著說著又看向了Gareals。

  "那你們今天就早點下班吧~"Gareals笑笑的說道。

  "放心~現在客人已經不多了,我們三個頂的住的~"Ary也笑笑的說道。

  "放心的回去休息吧~"Astro也如此勸道。

  "這˙˙我第一天上班就早退˙˙這樣好嗎˙˙?"我有點無奈的問道。

  "沒關係啦~畢竟老闆娘˙˙也很久沒有這麼放心的睡了˙˙就順著她吧~"Gareals如此說道。

  "那好吧˙˙那我今天就早退了˙˙"我輕輕的移動Brezza小小的身軀,輕輕的把她背到背上。

  "我們回去啦˙˙"我跟大夥告別。

  "路上小心~"Chensna送我們到側門說道。

  "知道˙˙"我只是沒精打采的說道。畢竟˙˙我一直都是個生活作息很正常的人,老爸晚上會巡房˙˙所以我也養成了早早就寢的好習慣˙˙今天還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熬夜˙˙但是畢竟是為了工作˙˙

  這小小的Brezza這麼樣的輕盈˙˙真不知道她哪來的力氣把我壓在地上的呢˙˙?

  我突然想起了Brezza的小虎牙,她該不會是血族吧˙˙我無奈的笑了笑˙˙

  算了吧˙˙別想太多了我˙˙

  走回到自家的前庭,我才突然覺得˙˙微風雅亭的位置,還真是跟我家很相似呢˙˙看出去都是正好可以看到日出或日落、月升或月落的地方呢˙˙我大概可以理解當初選在那個地方,大概也有一部分,是為了讓工作的地方,也有家的感覺吧˙˙?

  "我回來了˙˙"雖然我明知道沒有人˙˙可我還是沒有放棄爸媽還在家的念頭˙˙或許˙˙我只是在自欺欺人罷了˙˙

  嘆了口氣,搖了搖頭,我輕輕的、慢慢的把Brezza背回房間,輕輕的將她弄到床上躺好,替她蓋好被子˙˙

  然後我也迷迷糊糊的倒在床邊睡著了˙˙

  因為太過勞累了˙˙所以今天又睡了一場好覺˙˙我的異能並沒有很白目的在此時發揮˙˙感謝勞累˙˙

  不過˙˙就在我快醒來之前˙˙我還是做了一場夢˙˙我夢到有個男人˙˙高高瘦瘦的,我看不清楚他的臉˙˙他摟著一個穿著洋裝的美麗女人˙˙而那女人很開心的笑著,她笑的時候,會露出她的虎牙˙˙在夢中,我站在微風雅亭的前面,我後面是光亮橙黃的日出˙˙然後我就這麼看著他們甜蜜的小倆口˙˙

 

  "呃˙˙"我醒了˙˙真是個美夢˙˙不是嗎˙˙?

  我慢慢的睜開眼睛˙˙視感並沒有馬上恢復˙˙我覺得很奇妙˙˙昨天的烈酒˙˙並沒有讓我宿醉˙˙

  當我視感慢慢恢復,我感覺眼前有個人˙˙我又看到了那對小虎牙˙˙

  "哥哥~午安唷~"Brezza笑嘻嘻的說道。

  "Brezza˙˙妳怎麼又騎在我身上了˙˙"我赫然發現我躺的地方,是我的床。想必是比我早睡醒的Brezza把我搬上床的吧?不過我記得人睡死的時候,不是會比平常重很多嗎˙˙?她到底是怎麼把我弄上床的˙˙?

  "哥哥要吃午餐了嗎?還是˙˙"Brezza笑笑的問道,然後話的後面似乎還隱藏著什麼˙˙

  "呃˙˙已經中午了啊˙˙對了˙˙妳剛剛的話是不是還沒說完˙˙?"我問了問Brezza剛剛的話到底在隱藏什麼˙˙

  "還是要跟Brezza洗個鴛鴦浴呀~"Brezza笑笑的說道。

  聽到她這番話,我立刻就完全醒了過來˙˙

  "我還是選吃午餐的選項好了˙˙"我驚訝過度的說道。

  "好的~"Brezza笑嘻嘻的說著,然後蹦蹦跳跳的往樓下去了。

  "這小鬼為什麼滿腦子都是怎麼樣跟我做性接觸啊˙˙真是色情˙˙"我無奈的小聲低估道。

  我盥洗完之後便下樓準備吃午餐。

  Brezza早已經換下了昨天的大裙子洋裝,現在穿著睡衣在廚房裡面跑來跑去的,都是為了弄午餐給我吃˙˙

  看著這小小身軀忙裡來忙裡去都是為了我的模樣˙˙突然感覺很溫暖呢˙˙

  呃˙˙我是不是入戲太深了˙˙莫非我真的被抓進攝影棚當臨演了嗎˙˙那這個時候導演應該要喊卡啊˙˙不˙˙如果說是這麼一回事的話˙˙那不是已經錯過好幾次喊卡的機會了嗎˙˙?

  "哥哥~你在想些什麼啊?臉色這麼難看?"Brezza在我旁邊墊起腳尖,小手在我面前揮啊揮的,關心的說道。

  "喔˙˙我在想這幾天的事˙˙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我略帶倦意的說道。

  "先吃飯吧~哥哥如果有想知道什麼~待會再跟Brezza討論吧~"Brezza笑咪咪的臉,再加上她的小虎牙˙˙如果學校裡那些色情狂知道我有這樣一個妹妹,一定把他們都給羨慕死˙˙對一般正常的男人來說,這樣潑辣又主動又貼心的小蘿莉,誰不想要呢?偏偏我現在倒還寧願這些不要發生在我身上˙˙

  "嗯˙˙吃飯˙˙"說是這麼說˙˙我現在還是沒什麼食慾耶˙˙

  看著桌上的炒飯˙˙雖然看起來還滿簡單的˙˙不過Brezza還是很用心˙˙因為,即使是炒飯這樣簡單的菜式˙˙Brezza還是很認真的在上邊做漂亮的擺盤。我真不知道該說她在這方面有很強的潔癖˙˙還是真的中毒太深,太過專業呢?

  "哥哥又沒有食慾了嘛~只要吃一口你就會知道了~"Brezza督促著我吃午餐。

  "Brezza不吃嗎?"我只是關心的問道。

  "Brezza要先看到哥哥吃呀~"Brezza笑嘻嘻的說道。如果是別人,可能會覺得Brezza怎麼會如此的貼心、乖巧,可是在我看來˙˙她是不是在我的食物裡放了什麼玩意兒˙˙為了讓那玩意兒確實發揮效果˙˙她必須督促我吃下去呢˙˙?

  天啊˙˙為什麼我對這個可愛的蘿莉產生了如此這般的被害妄想症˙˙可惡˙˙明明只過了三天˙˙我就已經精神衰弱到這個地步了嗎˙˙?

  我拿起湯匙舀了一口。拜託˙˙別再胡思亂想了˙˙妹妹怎麼可能會殘害自己呢˙˙我還是揮開了不好的念頭,吃下那一口炒飯˙˙

  味道跟一般的炒飯不太一樣呢˙˙也是有點酸˙˙看來是為了讓我開胃口,所以才特別調製的˙˙我開始正常的吃起了午餐˙˙

  Brezza開心的笑了笑,然後也回到她的位置上開始吃她的午餐。

  真是˙˙很和樂的畫面˙˙不是嗎˙˙?我又說奇怪的話了˙˙

  吃完了午餐˙˙感覺又清醒了一點˙˙

  "好了~哥哥有什麼事情想跟Brezza討論呢~"Brezza笑笑的說道。

  "很好˙˙我想先洗個澡˙˙看能不能把我的思緒洗的清明一點˙˙"我略帶開玩笑,但還是很認真的說道。

  "那~Brezza跟哥哥一起洗吧~這樣要說話也比較方便嘛~而且又是私密空間~"Brezza還是那張笑臉˙˙至少不同我之前看到的那般色情˙˙感覺她就像是個年紀很小,還需要別人幫她洗澡的孩子˙˙可是˙˙

  "妳又不是不會自己洗澡˙˙而且啊˙˙我有我的顧慮˙˙"我只是拒絕了Brezza,但是我又說不出什麼比較好的理由˙˙因為我從來沒有被這般要求過˙˙也沒有拒絕過˙˙我當然不知道有什麼比較好的理由了˙˙

  "哥哥又來了~上次的顧慮是小寶寶~男生跟女生一起洗澡,有什麼好顧慮的嘛~不過就是清潔身體而已~"Brezza說了一些讓我覺得很不明白的話˙˙乍聽之下˙˙會以為她很純潔˙˙可是仔細想想˙˙她的觀念˙˙到底是怎麼來的!怎麼會這麼可怕啊!她的爸媽˙˙到底是怎麼教育她的啊˙˙可是˙˙

  "呃˙˙妳說的沒錯啊˙˙如果只是清潔身體˙˙當然沒有什麼好顧慮的˙˙可是男女有別嘛˙˙本來就不應該在一起洗澡的吧˙˙"我照著Brezza的思緒思考了一遍,然後試著找出她立場不足的地方。

  "所以我們才那麼討厭人類的嘛˙˙規矩那麼多˙˙"Brezza不高興的嘟起嘴說道。

  "妳說妳對我瞭若指掌啊˙˙那Brezza應該也知道,我爸爸管我很嚴格的˙˙不管是公生活還是私生活˙˙"我無奈的說道˙˙的確˙˙人類有許許多多的規矩˙˙而我,又有一個職業軍人的老爸˙˙自然家裡的規矩,又比一般人多了許多˙˙

  "Brezza就是知道,所以才要來解放哥哥的嘛˙˙"Brezza輕輕的說道。

  天啊˙˙她剛剛說什麼!解放˙˙?是要殺了我的意思嗎˙˙?

  "哼~Brezza現在做了一個新的決定~"Brezza突然一改剛剛不悅的嘟嘴,現在倒是笑的很開心。

  "妳說說˙˙我能幫忙的我就幫˙˙畢竟,Brezza幫我找到工作˙˙我都還沒好好酬謝˙˙"我算是接受了她的新決定˙˙

  "酬謝倒是不必~不過Brezza現在為了處罰哥哥第一天上班就早退~我要你,服侍我出浴~"Brezza的虎牙在此時˙˙看起來特別的邪惡˙˙

  "喔˙˙什麼!哪有這樣的啊˙˙"我有意無意的喔了一聲˙˙但是我又突然發覺我喔的不對˙˙

  "哥哥剛剛可是早就答應在先囉~別跟我說幫別人洗澡這種事你辦不到喔~"Brezza真是個惡魔啊˙˙連誘騙別人的手段都這麼的毒辣啊˙˙

  "這個現在是Brezza以老闆娘的身分,專指派給你的工作喔~"Brezza說的很認真。

  "最好˙˙"我最後一個字還沒出口˙˙Brezza便又使出了當初那個把我壓倒在地的巨力˙˙把我拖到浴廁裡面˙˙

  "好了~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吧~還是要我慢慢的教你呢~"Brezza妖魅的笑著˙˙對,你還是沒有看錯˙˙此時的Brezza表情相當的妖魅˙˙

  "呃˙˙這個不是開玩笑的˙˙"我咬咬牙,從浴廁的地板站了起來˙˙打算奪門而出˙˙

  門卻突然關了起來˙˙並且自己鎖上˙˙

  我用力的轉動門把˙˙但是門就是怎樣都打不開˙˙我們家的門我開了十多年了˙˙沒有一道是可以從外面反鎖的啊˙˙

  "呵呵~沒有用的~在我Brezza的面前~任何力量都是枯葉一般~"Brezza笑的很甜˙˙但是她的話卻讓我毛骨悚然˙˙

  "來吧~親愛的哥哥~"Brezza慢慢向我走過來˙˙

  我只是緊緊的將背靠著門˙˙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濠
  • 小風老闆娘你想做啥!!這還有人在^&*%^*$%%#...(托走~)
  • 喔~這真是太不幸了~

    咱們可憐的男主角就要被玷污了~XD

    被一個小蘿莉女王~XDDD

    阿凡 於 2010/08/02 22: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