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像水溶液一樣可以調整濃度的異能

  被強迫幫Brezza洗澡之後,我整個人快虛脫了˙˙直接倒在浴廁裡面˙˙

  過程中,我完全都是閉著眼睛,這是我跟Brezza要求的唯一條件˙˙然後她又說要當我的眼睛,所以牽著我的手在她身上到處亂摸˙˙天啊˙˙這真是罪孽啊˙˙

  我的心情宛如晴天霹靂˙˙陽光中的閃電,我今天才覺得這句話說的真是太好了˙˙

  我在浴廁中累倒˙˙並不是因為幫她洗澡很累˙˙是因為我深深的為自己的行為自責˙˙這˙˙

  "哥哥~換Brezza幫哥哥洗澡吧~"Brezza開心的笑道。

  "我自己洗啦˙˙留給我一點隱私吧˙˙我暫時還不想把妳當成神一樣的全知˙˙"我睜開眼睛無力的說道。此時的Brezza已經換上了一套乾淨的衣服,我也總算是暫時鬆了一口氣˙˙但是並沒有因此讓我有罪惡感減輕的感覺˙˙

  "哼~好吧~看在哥哥已經被Brezza處罰,而且也順利完成的份上~"Brezza只是輕輕的哼了一聲,然後便出了浴廁。那是在笑˙˙我聽的懂她話裡的調戲˙˙

  "唉˙˙我一生的清白˙˙竟然敗在一個小女孩的處罰˙˙真是太過分了˙˙"我無奈的說道,然後趕緊把門給鎖上。並且確認了好幾回,我是不是真的有把門鎖好,就像強迫症那樣˙˙

  然後我才放心的脫衣服˙˙準備洗澡˙˙

  "如果Brezza想打開門的話~Brezza就可以隨時打開喔~"Brezza從浴廁外面說道,讓我感覺背脊有點涼涼的˙˙

  我沒有回她話˙˙我甚至不敢想像她到底是在開玩笑˙˙還是真的辦的到˙˙我只是趕緊轉開蓮蓬頭,躲進熱水的懷抱中˙˙

  洗好澡之後˙˙我趕緊將身體擦乾˙˙穿上衣服再出去˙˙以往都是圍著圍巾出去的˙˙不過現在看起來˙˙外面那個色情的傢伙˙˙很可能會把我的圍巾抽掉˙˙呃˙˙對˙˙一定是這樣的˙˙

  "真可惜˙˙怎麼沒有圍圍巾出來˙˙"Brezza看到我穿著衣服出來後,表情有點失落的說道。

  "真是不好意思啊˙˙因為我怕你會抽掉我的圍巾˙˙而且又說一些奇怪的話作為理由˙˙"我只是無奈的說道。

  "哼~"Brezza只是哼了一聲~好像是在說:真了解我~似的˙˙

  "對了˙˙妳今天也要出門嗎?上班前。"我突然想到昨天Brezza把我送到微風雅亭,然後獨自離開的事。

  "今天Brezza心情好~就陪著哥哥好了~"Brezza笑笑的撲過來。我好像若有似無的笑了˙˙

  晚上上班˙˙那白天應該要做什麼呢˙˙?真不知道這個時候Ary前輩他們都在做些什麼呢?Brezza應該知道吧~

  "Brezza,前輩們,在白天的時候都在做些什麼呢?"我有意無意的問著,趴在床上看書、一雙小腳還擺過來擺過去的Brezza。還真是十足小女孩模樣˙˙說難聽點˙˙乳臭未乾的小鬼˙˙

  "喔~他們啊~他們白天的時候可有副業呢~大家都很忙的~"Brezza只是繼續擺弄著她的小腳、繼續看著她的書回我道。

  "副業啊˙˙"我可沒那種體力接副業呢˙˙他們那些非人˙˙果然還是比我們人類強的多了˙˙不過˙˙還真是好奇他們的副業是什麼呢?

  "對了~哥哥~你真的不想解決你的困擾嗎?"Brezza突然迸出了這句話,小腳也停止了擺動,抬起頭來看著我。

  "我不是說了˙˙那是異能˙˙不是可以隨時調整濃度的水溶液嘛˙˙"我只是無奈的說道。

  "如果說Brezza可以幫助哥哥控制那種能力呢~"Brezza跑下床到我的椅子旁邊,墊起腳尖來看著我說道。

  "那種事真的辦的到嗎˙˙"我疑惑的問道。

  "哥哥從認識Brezza到現在,似乎還沒有相信過Brezza呢?"Brezza只是笑笑的疑問道。

  呃˙˙這個問題˙˙我震撼了˙˙是吧˙˙從認識她以來˙˙我是不是都沒有信任過她呢˙˙我只會說她怎樣她怎樣˙˙可是我卻沒有一次信任她˙˙回到做人的根本上˙˙我是一個這麼失敗的人嗎˙˙?

  "所以啊~相信Brezza一次吧~"Brezza溫柔的看著我,溫柔的握著我的手說道。

  我淡淡的看著Brezza的眼睛˙˙既然是我的妹妹˙˙她不會害我的˙˙對吧˙˙?我為什麼不要相信她呢˙˙?她不是已經多次向我證明了她有比我強大的力量了嗎˙˙?為什麼不相信她˙˙?

  Brezza真誠的眼睛沒有一絲絲的動搖,她看著苦思的我,小手緊緊的握著我˙˙似乎在向我說:不要擔心˙˙Brezza不會害你的˙˙

  "好!我相信妳!"我堅定的說道。Brezza沒有說話,只是很開心的對著我笑了笑。

  不久後˙˙

  "這樣哥哥聽懂了嗎~"Brezza輕輕的說道。

  "懂了是懂˙˙不過還真不知道如果我選擇前者會怎麼樣呢˙˙"我有點虛脫的說道。

  "你要是選了前者就輕鬆了~怎麼就這麼不想讓Brezza親吻你嘛~"Brezza笑嘻嘻的說道。

  "要我相信只要被親吻就可以繼承別人的記憶˙˙那是不可能的事˙˙"我無奈的說道˙˙

  "哼~我們來實地操作一下吧~"Brezza話有別意的說道。

  "妳不要以為我聽不出來妳在說什麼˙˙"我嘆了口氣說道。Brezza發現自己的詭計被識破之後,對我裝可愛的吐了吐舌頭。

  "妳啊˙˙"我無奈的低估道˙˙

  "哥哥~去把門鎖起來~"我照著Brezza的指示去把房門鎖起來。

  "啪!"Brezza打了一個響指。

  "哥哥~你試著去把門打開~"Brezza笑笑的說道。

  我照著Brezza的指示,試著去把門轉開。但是我怎麼轉,就是轉不開它˙˙就像它還有另一道鎖似的˙˙

  "打不開耶˙˙就跟浴廁那時候一樣˙˙"我只是有點累的說道˙˙因為我使了很大的力氣,但是就是打不開它。

  "Brezza把它鎖住了嘛~一般人當然是打不開的~"Brezza輕輕的走過來。牽著我的手,摸著門。

  "哥哥~你現在試著想像門上有一道鎖,而你現在手就放在那道鎖上。什麼外貌的鎖都沒關係,反正哥哥要先想像出來~"Brezza溫柔的握著我的手,輕輕的說道。

  "好了˙˙"經由Brezza的指引,我很快的便完成了Brezza的指令。

  "很好~試著用另一隻空出來的手去解鎖~然後把門推開~"Brezza輕輕說道。

  我閉上眼睛,門上的鎖卻越看越清楚了˙˙我伸出我空著的手,去轉開那個喇叭鎖˙˙

  "叩!"鎖打開了。然後我用被Brezza牽著的手,輕輕的對門施力˙˙

  "啊!˙˙"我突然往外倒了˙˙

  "太好了~哥哥果然是哥哥呢~"Brezza撲過來抱著我。

  "成功了嗎˙˙"我吃痛的說道。

  "對呀~哥哥~你睜開眼睛看看~"Brezza開心的說道。

  "這˙˙"我睜開眼睛看到的˙˙竟然不是房間外的走道˙˙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這˙˙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這可是哥哥的傑作喔~Brezza只有指引而已呢~"Brezza笑嘻嘻的說道。

  "這是我的力量嗎˙˙時空間的異能˙˙"我不可思議的看著我的雙手說道˙˙

  "是呀~比Brezza本來想像的還要再厲害許多呢~"Brezza緊緊的抱著我,非常開心的說道。似乎在趁機吃豆腐˙˙

  草原上的風˙˙腳上柔軟的觸感˙˙無一不是鐵証˙˙這不是三流八點檔的拍攝片場˙˙更不是鉅資的電影外景˙˙是真正的大自然的溫床˙˙

  我站起身來,看看身後的門,門後就是我自己的房間˙˙一切是那麼的熟悉˙˙可是回過頭來,這邊又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

  "Brezza˙˙我不是在作夢吧˙˙?"我不可置信的問了Brezza。

  "你說呢~"Brezza拉著我的手,示意我看看。我看了看我的手˙˙昨天被Brezza咬傷的齒痕仍然清晰可見˙˙是真的˙˙

 

  "這實在是太震撼了˙˙"我小聲的低估著˙˙

  "呵呵~"Brezza笑笑的輕輕摸摸我的頭。

  我一直到現在都還是無法相信˙˙剛剛我房間的門開出去竟然是個大草原的事實˙˙

  "哥哥是不是還要讓Brezza再咬一口~感覺到痛了才會相信是真的呢?還是哥哥想再試一次?"Brezza眼神輕佻的說著。

  "呃˙˙如果非選不可的話˙˙我選後者˙˙"我無奈的說道。

  "要再試啊~跟我來~"Brezza牽著我出門。

  一直把我牽到了微風雅亭側門的那條巷子裡才停了下來。

  "這是條死巷子,什麼門也沒有啊˙˙"我看了看四周,只有牆壁˙˙什麼門也沒有˙˙

  "哥哥現在能力才剛剛提升一點點而已,還沒有辦法到哪裡都看的到門啦~"Brezza有點嘲笑似的對我說道。

  "對啦˙˙我很弱˙˙不要消遣我˙˙"我有點無奈的說道˙˙

  "哥哥~那面牆,是異次元通道的匯集點喔~也可以說是異世界的交流道呢~"Brezza輕輕的牽了牽我的手說道。

  "呵˙˙呵˙˙"我只是無奈的笑了笑˙˙

  "去試試吧~"Brezza輕輕的說道,然後輕輕的推了我一把,若有似無˙˙就像成鳥把幼鳥推出鳥巢,要牠自己覓食一樣˙˙

  我重整自己的心情˙˙站到那面牆的前面˙˙輕輕的舉起手˙˙我的手快要觸及牆壁之時˙˙

  "主人˙˙好久不見了˙˙"有一個聲音傳進我的耳裡˙˙是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

  "你在說話嗎?是你在叫我嗎?"我將手放在牆上,對著牆壁問道。

  "是的˙˙我的主人˙˙"牆壁回應了我的問題˙˙然後發出了一道強光˙˙

  "主人˙˙您要穿越這裡嗎˙˙?"發出強光的牆壁問了我這樣一個令我不解的問題˙˙

  "呃˙˙嗯˙˙"我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忍不住想看看對面˙˙所謂的次元通道是什麼樣子˙˙所謂的好奇心能害死一隻貓啊˙˙

  "好的˙˙請放心的穿過在下吧˙˙"年輕男子的聲音如此說道。我也照著祂的指示向前步進。

 

  次元通道

 

  強光散去之後,我的視感也漸漸的恢復了˙˙眼前只有一片灰濛濛的世界˙˙完全分不清楚東西南北˙˙只能主觀的判斷前後左右和上下˙˙

  我回頭看了看我進來的地方˙˙是一個很深邃的黑洞˙˙我想我這樣的形容十分的貼切˙˙那個洞是全黑的,而且非常的深遂˙˙看著看著會有一種被吸入的感覺˙˙而且一直盯著它看的話˙˙頭會很暈˙˙很不舒服˙˙

  我看了很久˙˙慢慢的出現了一種噁心的感覺˙˙原來那個黑洞這麼的危險˙˙但是就在這時˙˙我在洞裡看到了我的名字,還有一個數字0。

  我想伸手去抓住,因為那看起來是個版子˙˙但是手一伸進黑洞裡面˙˙噁心的感覺又馬上傾巢而出˙˙我也不得不把手縮回來˙˙

  在這裡˙˙除了這個洞是黑的˙˙其他地方全都是灰的˙˙這種感覺真的很不舒服呢˙˙我突然萌生了回去看看的念頭˙˙但是我又覺得這樣好像還不夠滿足˙˙於是我邁出腳步,往我從黑洞出來就面對的方向直直的走去,算是為了防止迷路吧˙˙雖然在這種無一處不是灰的地方,是不是走的夠直都不知道了˙˙不過這也算是個考驗我方向感的好機會吧˙˙?

  就像瞎子摸象的感覺˙˙走在這種整個世界都是灰的地方˙˙還真的讓我有點鬱悶˙˙

  不久˙˙我開始看到了許多的黑洞˙˙有了剛剛的經驗˙˙我也不向任何一個洞走去˙˙我甚至不想多看那些黑的可怕的洞一眼˙˙

  再往前走一點˙˙我開始看到了非人類的生物˙˙害我怕的直發抖˙˙那些怪物也一直看著我˙˙然後竊竊私語˙˙說一些我不懂的語言˙˙

  突然之間˙˙有個不知道什麼生物的傢伙拍了拍我的肩膀˙˙說真的˙˙我嚇的快撇尿了˙˙為什麼爸媽生給我一顆這麼強的心臟˙˙為什麼我不要現在趕快嚇死˙˙

  我慢慢的轉過頭去˙˙我看到了很尖銳的一對虎牙˙˙但是我深知這絕對不是Brezza的˙˙隱約之間˙˙我似乎從這個奇怪生物的身上聞到一種香味˙˙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不過是讓人滿舒服的香味˙˙但我現在實在沒有心情放鬆˙˙

  這個奇怪的生物長的瘦瘦高高˙˙尖尖的耳朵˙˙仔細一看˙˙還真有點像人間埃及傳說中的胡狼神˙˙天啊˙˙沒想到這種生物真的存在˙˙而且現在就在我面前˙˙祂的手還搭在我肩上˙˙我怎麼這麼不幸˙˙胡狼神不是冥神嗎˙˙我要死在這裡了嗎˙˙?

  "幹麻啦~看你嚇的~"眼前這個胡狼神突然說話了˙˙而且是我聽的懂的語言˙˙但我總覺得這個聲音有點熟悉˙˙

  "也對啦~才見一次面~而且你還沒見過我的真身呢~"這個聲音讓我越聽越熟悉˙˙

  "不過啊~你真不愧是我們的老闆呢~連記憶都還沒恢復,現在已經可以進到次元通道裡來啦~"胡狼神笑笑的說道。祂笑的時候,長長的狼喙一整個開到眼睛的下面˙˙露出了裡面潔白又整齊又尖銳的牙齒˙˙對比其黑到發亮的毛色˙˙祂的牙齒還真是白森森的可怕˙˙要是被一口咬下˙˙還不是只有個死字˙˙?

  "誒˙˙等等!你叫我老闆˙˙?"我突然從恐懼的胡思亂想之中醒了過來˙˙

  "對啊~你不認得我也是正常的啦~你還沒看過我的真身嘛~我是Gareals啦~看你嚇的~"胡狼神開朗的笑著表明了祂的身分。

  "原來是Gareals˙˙害我嚇的˙˙你怎麼會在這裡啊˙˙?"我知道了眼前這尊胡狼神的真正身分之後˙˙突然就鬆了一口氣˙˙

  "上班時間快到了嘛~當然是要去上班啊~我才比較好奇老闆為什麼一個人在這兒呢~老闆娘呢?難得你們兩個沒在一塊兒呢~"Gareals笑笑的說道。

  "要上班啦˙˙那我們一起走回去吧˙˙"我有意無意的避開了Gareals的問題,然後邀祂一起走回去。

  "好啊~跟老闆一起去上班可是難得的經驗呢~"Gareals開心的說道。

  我們就一路聊著天,一路走向所謂的0位面。不久我們就走到了我剛進來的黑洞前面了。

  "老闆現在記憶還不完全,讓我來示範該怎麼進入次元黑洞吧~"Gareals笑了笑說道。

  "就這樣走進去就好了~然後什麼也不要想~反正也沒幾秒的時間嘛~"Gareals就這麼穿越過去了˙˙

  "祂可以˙˙我有什麼不可以的呢˙˙"我鼓起勇氣踏進黑洞裡˙˙然後放空我的腦子˙˙

 

  0位面

 

  "唉呀~老闆娘跟值日生在迎接啊~"Gareals從強光中走出來之後,已經變成了人類的樣子,而且馬上就看到了巷子裡的Brezza跟Chensna,然後笑笑的說道。

  接著我也從強光中走了出來˙˙也看到了Brezza跟Chensna,還有剛剛比我先出了次元通道的Gareals。

  "歡迎回來~"Brezza看到我走出來之後,撲了過來抱著我,把我壓在牆上。

  "小Brezza~"Chensna笑笑的輕輕喊道,然後卻被Gareals拖走。

  "人家老闆跟老闆娘正打得火熱~我們不要當電燈泡啊~"Gareals一邊將Chensna拖進側門內一邊說道。

  "也是啦~"Chensna小小的吐了吐舌頭說道。

  "哥哥~你有沒有受傷啊~"Brezza輕輕的問道。

  "沒有˙˙不過倒是受到了不小的驚嚇˙˙尤其是被還不知道身分的胡狼神拍肩膀的時候˙˙還有˙˙妳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壓著我˙˙我會˙˙不好意思˙˙"我無奈的說道˙˙

  "沒受傷就好~這樣一來~哥哥的能力就又往上提升了一點了呢~"Brezza開心的笑道。

  "還有啊~哥哥可是已經把Brezza全身都摸透了呢~除了沒有看之外˙˙那身體的接觸,又有什麼好害羞的呢~"Brezza不懷好意的看著我輕浮的說道。

  "我就是會不好意思嘛˙˙"我出力掙扎˙˙這一次我竟然掙扎成功了˙˙為什麼˙˙?

  "唉呀~哥哥已經可以掙脫Brezza了呀~"Brezza輕輕的笑道。

  "呃˙˙"我不解的呃了一聲。此時,旁邊的牆壁又開始發出強光了。

  "Ary~妳來啦~早啊~"Brezza向著強光說道。

  "唉呀~老闆跟老闆娘迎接呀~真是榮幸~"Ary從強光走出來之後,笑笑的說道。

  "也不是有意迎接的啦~在處理一些夫妻的事情呢~"Brezza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然後又對Ary說道。

  "呵呵~沒關係啊~一樣榮幸呢~你們繼續~我先去幫忙開店了~"Ary笑笑的說道,然後便往側門走去。

  "嗯嗯~"Brezza嗯了兩聲。

  "我說Brezza啊˙˙妳可不要亂說啊˙˙妳是我的妹妹˙˙我可沒˙˙"我話還沒說完,Brezza一口吻上我的臉頰。

  "Brezza知道親嘴的話~哥哥會生氣~所以親臉頰~當作是哥哥能力提升的獎勵~走吧~我們也去幫忙開店吧~"Brezza笑嘻嘻的說道,然後小手牽大手往側門走去。

  "妳啊˙˙這麼強勢˙˙小心嫁不出去啊˙˙我這做哥哥的還得擔心妳的終身大事啊˙˙"我用幾乎聽不到的音量說著這段話˙˙配上若有似無的微笑˙˙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翩
  • 恩~ 看了以後 肚子餓。

    很不錯,我可以接受,只是我比較不喜歡男女主角,反而喜歡那個胡狼神。
  • 咯咯~
    你也可以演年輕帥氣的Gareals啊~

    神秘幽默的除魔高手呢~XD

    阿凡 於 2010/07/28 19:06 回覆

  • 濠
  • 原來Gareals是胡狼神阿=v=
    話說Asealor你根本不用擔心老闆娘的未來阿XD
  • 胡狼神比較好描繪嘛~
    他還是不肯相信啦~
    不過他後面的反應會很好玩~
    先跟你預告一下~

    阿凡 於 2010/08/04 21: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