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開店準備,也像昨天一樣,輕鬆愉快。不過今天的Brezza,並沒有像昨天一樣穿的美美的,好像沒有要接待客人的打算。

  "Brezza,妳今天沒有要接待客人嗎?"我一邊整理吧檯,一邊看著坐在吧檯前,穿著短袖短褲的Brezza問道。

  "昨天不知道是誰不讓Brezza接客人的吼~現在又要出爾反爾了啊~"Brezza轉過身來輕輕說道。

  "是啊是啊~老闆愛妻心切嘛~"Chensna剛好換好衣服出來,接下了Brezza的話。

  "好啦好啦˙˙又是我˙˙但是,我是保護妹妹,不是妳說的什麼愛妻心切˙˙"是的˙˙又"濫"了˙˙不過這次真的是我自己啦˙˙這件事情是我,我承認,但是我拒絕了"愛妻心切"的說法˙˙

  "呵呵~哥哥還是這麼喜歡鬧彆扭呢~就跟初次見面的時候一樣呢~"Brezza又說了一句我不明所以的話˙˙初次見面的時候我哪有鬧彆扭啊˙˙?

  "是是是˙˙趕快準備吧˙˙太陽快下山了˙˙"我無奈的把Chensna揮走,然後藉口道。

  "呵呵~"Chensna又笑了笑~然後就往舞池去了。Gareals也搞定了門,在舞池中等著與Chensna共舞。

  Ary也播放了今天的第一首歌。然後我們就在這美妙的氣氛中看著門外的黃昏,等待著太陽下山,開始有客人來的時機。

  "嗯~很好喔~今天也一定會是很棒的一天喔~"Brezza滿意的點了點頭,笑笑的說道。

  金黃的太陽˙˙就在我們的注視中,慢慢的沒入地平線˙˙就像穴居生物回家一樣的稀鬆平常。太陽一下山,第一個客人馬上就出現了~

  "歡迎光臨!(仙語)"Gareals早已結束與Chensna的共舞,到門口迎接客人了。

  "呵呵呵~"來人爽朗的笑聲,讓我一下就認出了祂的身分。

  "其實也可以不用對我這麼有禮貌的啊~(仙語)"Astro爽朗的笑道。

  "老闆交代的嘛~當然,已經仙去的老闆。(仙語)"Gareals一臉凝重的說道。

  "真是有禮貌啊~難怪這間店這麼樣的成功啊~(仙語)"Astro結束了跟Gareals的對話,開開心心的被Chensna接了進來。

  "來啊~好朋友~今晨睡的如何啊?"Astro到吧檯來坐下就問著我昨天早退的事。

  "乖乖的睡覺,人生中第一次熬夜,很累啊˙˙所以也睡的特別好˙˙"我笑笑的說道。為了避免被問到一些尷尬的話題,所以我若有似無的避開了其他的話。

  "沒有跟老闆娘發生些什麼嗎~"Astro特別提高音量說道。

  "你別亂說˙˙Brezza是我的妹妹呢˙˙"我看看坐在我旁邊的Brezza,她似乎因為剛剛的話,紅了臉。然後我又看了看其他幾個前輩的表現˙˙都是在竊笑啊˙˙彷彿再說:客人您真是問的好啊!的樣子˙˙

  "呵呵~好啊~我說錯話了~拿酒來~越烈越好~我給你做個賠啊~"Astro爽朗的笑著說道。

  "道歉的話就免了,不要太常消遣我˙˙"我祭出了店裡最烈的酒給Astro,祂似乎也認得這瓶酒呢˙˙看著了就直搖頭。

  "這瓶太烈了~你給我換一瓶吧~"Astro將那瓶酒推還給我。

  "呵呵~知道怕就好~"我笑了笑把那瓶店裡最烈的酒收了起來,又換了一瓶比較下幾層,但也是烈的榜上有名的酒推給Astro。

  "這還差不多~呵呵~"Astro開心的接過酒,開封就灌。

  然後,慢慢的又有客人進來了。店裡的氣氛很快的又熱鬧了起來。雖然,我實在不是很喜歡那些尋歡客˙˙不過Ary前輩說過˙˙一開始不習慣店裡的氣氛是正常的,因為我是正常世界的人,沒有酒吧裡的習氣,而且我受的教育又比較嚴格˙˙基本上˙˙只要把那些客人看成錢就好了˙˙這跟老爸教過我的白骨論倒是滿像的啊˙˙所以我就把Ary前輩教我的這招,取名叫白鈔論。簡單又明瞭,白花花的鈔票˙˙哈˙˙

  反正我的工作還算輕鬆,給客人上酒,收杯子、擦杯子,也沒什麼難的。

  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坐在我旁邊無聊的Brezza,她也不知道哪裡拿出來了一本書,一邊看書,一邊擺弄著她的小腳˙˙在店裡也可以悠閒的像小鬼˙˙?昨天那個架式十足的老闆娘模樣,現在一點也看不出來˙˙誰要是不知道˙˙還真的會以為她是哪個員工或客人帶來的孩子呢˙˙說到員工帶來的孩子˙˙大概就是Ary前輩了吧˙˙?照我看來她就屬我們之中最年長的了˙˙比較成熟的氣質來判斷啦˙˙

  "誒,Brezza,妳在看什麼?"我一邊擦杯子,有意無意的問道。

  "哥哥想知道嗎~是會讓哥哥吃醋的東西呢~"Brezza調笑般的說道。

  "我才不會吃妳的醋呢˙˙"我嘆了口氣說道。

  "喔~老闆娘~這我可不能當成沒聽到~到底是什麼東西可以讓老闆吃醋啊?"Astro興致勃勃的轉過頭來。

  "這個可是秘密呢~Brezza誰也不會說的~"Brezza只是裝可愛的吐了吐舌頭說道。

  "對˙˙妳還是不要說的好˙˙免的造成什麼誤會˙˙"我無奈的說道。我最近越來越常無奈了呢˙˙

  "呵呵~哥哥明明就是不想承認有什麼東西會害自己吃Brezza的醋嘛~"Brezza開心的笑道。

  "呵呵~我也支持老闆娘的論點~"Astro又給我補上一刀˙˙

  "我說你們非人的默契都這麼樣的好嗎˙˙?"我無奈的說道,並放下我擦乾淨的杯子,暫時無所事事了,昨天還有Brezza美麗的舞姿可以看,今天雖然她就坐在我旁邊,但是卻覺得少了點什麼˙˙

  "如果是為了調侃別人的話~默契這種小事可是隨時都OK的呢~"Brezza笑咪咪的說道。

  "這句話真是說的太妙了!"Astro朗笑著囋嘆這句話。

  "Brezza,我問妳,妳有沒有想過要上學呢?"我把話鋒一轉,實在不想再繼續這樣下去了˙˙

  "以前上過,不過後來沒有上了。"Brezza的表情突然凝了起來。雖然很不明顯˙˙算是很細微的表現,但我還是看到了。

  "好啦˙˙不說這個了~Brezza喜不喜歡穿裙子呢?"我又把話題往旁邊帶,試圖減輕Brezza不愉快的感覺˙˙

  "嗯~Brezza很喜歡穿裙子唷~"Brezza又一掃剛剛的凝重,笑嘻嘻的說道。

  "那怎麼會穿短袖短褲出來呢?"我疑惑道˙˙一般女孩子不是都喜歡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再出門嗎?再加上Brezza感覺還滿成熟的˙˙

  "比較方便活動嘛~如果要幫忙店裡的事情的時候~穿著裙子多不方便呀~"Brezza有點嘲笑似的說道。

  看來這間店對Brezza來說真的很重要˙˙可以讓一個女孩子放棄打扮的漂漂亮亮出門的選擇啊˙˙我突然對那個他們口中的我很感興趣呢˙˙

  到底那個Asealor˙˙是個什麼樣的人呢?可以讓Brezza那麼的喜歡˙˙開的店又經營的這麼好˙˙聽形容他法力又高強˙˙更有那把奇怪但威力不容小覷的寶劍˙˙即使死了˙˙還是讓大家如此的掛念他˙˙換作是我,我有這個價值嗎˙˙?

  "哥哥怎麼了?怎麼會突然問這些奇怪的問題?"Brezza放下手中的書,疑惑的問道。

  "沒事啦~只是想再多了解妳一點~這個理由還不賴吧~"我只是笑了笑,輕輕的摸摸Brezza的頭。

  "嘻嘻~"Brezza也以燦爛的笑容回應了我。

  "夫妻變成兄妹啊~乍聽之下還真是不錯的下酒故事呢~"我還真的忘了旁邊有個破壞氣氛的Astro,如果他不開口應該會好一點˙˙所以我乾脆不要理祂˙˙

  "Brezza,如果利用時空間的概念,我可以見到過去或者未來的人嗎?"我突然想的了一件事,饒富趣味的看著Brezza問道。

  "哥哥有什麼想見的人嗎~?"Brezza一下又變的面無表情,也不直接回答我,感覺就像在吊我胃口,說穿了,甚至有點在套話的感覺。

  "算是吧˙˙妳還沒回答我呢。"我沒有理會她的套話,經歷過昨天下午被誘騙之後,我已經稍微對Brezza的陷阱有點防禦力了˙˙

  "嗯~當然是可以啊~"Brezza也一拋套話的念頭,似乎有什麼別的打算,笑容燦爛的回道。

  我的臉馬上就沉了下來˙˙計畫一些我想做的事,甚至是,去見我的老爸跟老媽˙˙

  我身旁Brezza只是嘟著嘴,不解的看著我,什麼也沒說。

  尋歡客又都漸漸散去˙˙剩下來的客人,就都是性情中人了。Ary前輩對不一樣的顧客群,也展現了圓滑的待客之道。尋歡客來喝酒作樂,性情中人不會介意一些熱鬧的音樂或舞曲;當尋歡客都散去,留下來的性情中人,終於有了自己的空間,配合著祂們的情感跟思緒,Ary前輩會播放較為抒情、溫柔的音樂。以致上微風雅亭的最高敬意。

  可以說微風雅亭似乎就像一個小型的輪迴圈。柔和、熱鬧、柔和、熱鬧˙˙像這樣的循環˙˙不過卻讓我感覺很熟悉˙˙真是不了解呢˙˙我想˙˙慢慢的來,我應該會慢慢瞭解的˙˙

  "好了~也該休息了~我該回去工作啦~"Astro作為天亮前最後一個客人,也要離開了。

  "慢走啊,希冀再次光臨~"微風雅亭所有的工作團隊都一起相送。目送著Astro離開。

  "很好喔~大家都表現的不錯~打烊了~"Brezza鼓勵道,然後宣佈打烊。

  大家開始收拾店裡店外的環境。Gareals到外面巡視了一下,然後將鐵門放下,在內門將"OPEN"換成了"CLOSE"。Chensna也跟Ary一起去換衣服了,Ary則在換好衣服後才把音樂給停止。我當然就是收拾吧檯,還有店裡的環境了。

  當一切都歸定位之後,Brezza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棒喔~今天可以下班了~"Brezza開心的說道。

  相比於前輩們的歡呼˙˙我倒是很乾脆的就倒在吧檯上˙˙拜託˙˙外面都要天亮了˙˙這些非人怎麼還這麼有精神˙˙我都已經掛在吧檯上了呢˙˙

  "哥哥~你表現的很好唷~"Brezza輕輕的在我臉頰吻上一口˙˙

  "表現怎樣倒是˙˙隨便˙˙我好累啊˙˙"我嘆了口氣,站起身來,輕輕的摸摸Brezza的頭說道。

  "不然這樣~我們今天一起到老闆家~然後來計畫一下員工旅行~"Gareals跳過吧檯,站在我旁邊拍拍我的肩膀說道。

  祂的話,突然讓我有一種:祂怎麼好像知道我在計畫什麼˙˙?

  "員工旅行耶~我附議~我附議~"Chensna聽到了員工旅行,一整個開心了起來。

  "聽起來不錯呢~也算上我一份~"Ary前輩也這般說道˙˙

  "我說啊˙˙你們好像說的我已經同意了一樣˙˙我可˙˙"我無奈的說道,但是我話還沒說完˙˙

  "好呀~偶爾讓大家放鬆一下也不錯呢~呵呵~"Brezza開心的同意了祂們的說法˙˙

  "唉˙˙"我只得無奈的嘆了口氣˙˙

  "好耶~全數通過~"Gareals看著我無奈的嘆氣,興奮的說道,把我的無奈當成同意了˙˙

  不知道˙˙我有沒有比人間的一位作家--九把刀,的助理還要無奈呢˙˙?算了˙˙這是題外話˙˙

  就這樣˙˙一票人就統統塞進我家了˙˙祂們樂的開心,吃吃喝喝的又討論著員工旅行的事,甚是開心˙˙我躺在床上想著自己的事˙˙

  我才上班兩天,行程就尬上了員工旅行啊˙˙這樣會不會不太好˙˙?還有看老爸老媽的事˙˙我要不要給祂們知道˙˙?

  在我胡思亂想的同時˙˙我似乎感覺到有人在上樓˙˙雖然沒有聽到腳步聲˙˙但是我好像感覺的到那種氣息˙˙應該說˙˙啊!對了˙˙是氣味˙˙非人的身上都有一種若有似無的香味˙˙就像昨天在次元通道中˙˙遇到Gareals的真身時,可以清楚的聞到˙˙

  "哥哥~你睡了嗎?"Brezza輕輕的說道。

  "快了˙˙如果妳沒有來的話˙˙應該已經睡著了˙˙"我只是淡淡的說道,但是後面那一句是謊話,天知道。

  "那也沒關係呀~Brezza可以幫忙催眠~呵呵~"Brezza笑笑的跑到我旁躺下。

  "前輩他們呢?你們討論的怎麼樣了?"我提了一下員工旅行的事。

  "祂們都睡了~最後的決議是讓哥哥決定要去哪~"Brezza輕輕的說道。

  "時間呢˙˙?"我略帶倦意的問道˙˙

  "也是讓哥哥決定唷˙˙"Brezza的聲音聽起來也倦了˙˙

  "喔˙˙睡吧˙˙"我輕輕的說道,然後閉上眼睛等待入睡˙˙

  "嗯˙˙"Brezza轉向我,輕輕的把我摟著,然後我們家整個就安靜下來了˙˙現在是早上˙˙但是我們休息的時間˙˙

 

  沉眠之路

 

  "呃˙˙"我醒了˙˙身上少了一種束縛感˙˙大概是Brezza已經先起床了吧˙˙

  當我睜開眼睛之後˙˙我很快的被眼前的景象給驚醒˙˙

  "天˙˙這裡又是哪裡了˙˙"很遺憾的˙˙我的異能發動了˙˙我又到了奇怪的地方了˙˙但是,我的勞累已經完全消除了˙˙

  站起身來四處觀望˙˙我在一棵大樹底下˙˙這裡應該是在山區˙˙因為從我起身的地方,可以看到遠處城鎮˙˙

  "可惡˙˙要是Brezza在的話就˙˙"我突然停了下來˙˙我怎麼會提到Brezza˙˙何況這裡是我的夢境˙˙Brezza也不可能進的來˙˙應該吧˙˙

  算了˙˙先想辦法到城鎮上吧˙˙當這個想法一閃過我的腦袋時,我人已經在城鎮的街道上了˙˙我回過頭去看那棵我來時的大樹˙˙已經離我不知道多少里遠了˙˙

  "真邪門˙˙"我輕輕的罵了一聲˙˙

  四處看了看這裡,似乎一個人也沒有˙˙我的意思並不是說這裡唱空城˙˙我的意思是說街道上沒有半個人啦˙˙

  這裡跟我居住的城鎮˙˙感覺還真像啊˙˙什麼!

  我心中突然有了想法˙˙便開始行動˙˙果然!

  "真的假的˙˙"我站在微風雅亭前面沉吟道˙˙

  我警戒的走進旁邊的巷子˙˙側門鎖著˙˙裡面現在難不成也有值日生嗎˙˙?先別驚動祂們好了˙˙我緩緩的走到巷底˙˙看著那面牆˙˙

  "神奇的牆啊˙˙拜託你˙˙告訴我這裡是哪裡˙˙?"我鼓起勇氣˙˙用一種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伸出手貼在那面牆上˙˙

  "主人˙˙您呼喚在下嗎˙˙?"年輕男子的聲音又像昨天那樣出現了˙˙讓我心中一喜!

  "對對˙˙我呼喚你˙˙這裡是哪裡?"我趕快發問了我想知道的事。

  "相比於主人出生的四軸,這裡是第0位面的沉眠之路,時間大約在主人出生的10年前。"年輕男子沉穩的說道。

  "什麼!所以我在這裡還沒有出生˙˙?"我激動的叫囂˙˙

  "是的˙˙"年輕男子的話有點顫抖˙˙似乎在害怕我的忿怒˙˙

  "等等˙˙這意思是˙˙我有機會看到年輕時的老爸老媽˙˙?"這不正是我計畫的事嗎˙˙?

  "當然˙˙"年輕男子如此說道。

  "對了˙˙既然我還沒出生˙˙那怎麼會有微風雅亭˙˙甚至怎麼會有你在這裡˙˙?"我疑惑的問道。

  "微風雅亭˙˙基本上還算是小姐的財產˙˙所以會在是正常的˙˙至於在下˙˙一直都是駐守於此的通道守護者˙˙"年輕男子向著疑惑的我解釋道。

  "你所說的小姐應該是指Brezza吧˙˙Brezza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這樣的令人不解˙˙"我的疑惑真是越來越深了˙˙

  "主人˙˙請暫時封閉這裡的時空通道吧˙˙這裡沒有小姐可以保護主人的話˙˙在下想要親自保護主人˙˙"年輕男子的聲音向我請求道。

  "可我並不會˙˙"我話還沒說完˙˙我突然想起了Brezza教我如何打開"上鎖"的門的方法˙˙

  "好˙˙讓我試試看˙˙"我答應了祂的請求˙˙

  我閉上眼睛˙˙想像這面牆是一道打開的門˙˙我伸出我空著的手,把門關上˙˙然後鎖起來。

  在我用"想像"把門鎖起來的時候˙˙我似乎聽到了我身旁有腳步聲˙˙感覺有個人站在那裡˙˙

  "主人˙˙您做的很好˙˙"我睜開眼睛後,在我旁邊一位年輕的男子輕輕的說道。

  "這還真是詭異的能力呢˙˙"我看著眼前的男子˙˙再看看那面牆壁˙˙誰能想像一面牆壁裡面存在著一個帥氣的年輕男子呢˙˙?

  "在下名為Sefina(席芬亞)˙˙"年輕男子向我輕輕欠身˙˙輕輕說道。

  "好˙˙很好˙˙現在怎麼辦˙˙?我困在夢裡了˙˙"我無奈的問道。

  "主人何不先回家看看?"Sefina輕輕的建議道。

  "嗯,好主意。"我同意了Sefina的建議。

 

  "原來28年前我們家就已經是這個樣子了˙˙真是一點都沒變˙˙"我站在我們家門口˙˙有點感傷的說道˙˙

  "主人˙˙進去看看吧˙˙裡面現在沒有人˙˙"Sefina又建議道。不過祂後面那句話˙˙讓我有點疑惑˙˙但也我很快就想通了˙˙人類的臭味˙˙

  "嗯˙˙"

  門上了鎖˙˙這難不倒我的~

  我又再一次用了Brezza交我的方法,輕輕的把門打開了。這方法還真是屢試不爽啊~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