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年輕的"老"媽、"老"爸

  "玄關也都沒變呢˙˙"我一打開門看到玄關就˙˙

  "這裡是主人母親的故居,此時只有主母一個人住。"Sefina輕輕的說道。

  "是嗎˙˙這我還真不曾聽兩老提起過呢˙˙"我淡淡的嘆道。

  我突然想看看我的房間,以前是什麼樣子˙˙於是我帶著Sefina上樓。

  站在我自己房間的門口˙˙我突然有一種陌生的感覺˙˙當我的手放在門把上時˙˙我猶豫了˙˙

  "主人˙˙?"Sefina疑問的叫了我一聲。

  我定了定心神,緩緩的將門打開˙˙

  裡面是個簡單的儲物室˙˙呵˙˙當然嘛˙˙我還沒出生呢˙˙當然不可能會有我的房間˙˙不過我倒是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原來老媽嫁給老爸之前是畫家啊˙˙

  我走進未來將會成為我房間的儲物室˙˙心中真是百感交集˙˙看著眼前未完成的畫˙˙此時的老媽是跑到哪裡去了呢˙˙?

  "唉呀~門怎麼沒鎖呢?呵呵~我也真是的~"正當我想著老媽的時候,一個非常熟悉的女聲從樓下傳來˙˙

  "主母回來了˙˙"Sefina輕輕的說道。

  "沒關係,我來想想辦法。既然Ary前輩說我的應對能力很好,那我現在正是考考自己的時候了。"我自信的說道。

  "是的˙˙主人˙˙"Sefina輕輕的敬道。

  慢慢的,我聽到腳步聲上樓˙˙我只是坐在畫架前面等著跟年輕時的媽媽見上一面˙˙

  "請問˙˙兩位是˙˙?你們這可是私闖民宅喔˙˙"年輕貌美的女子站在儲物室的門口輕輕說道。

  "對~我們是小偷~"我淡淡的笑著,開了一個不太好笑的玩笑。

  "呵呵~小偷先生~要偷東西跑到儲藏室來偷啊?怎麼不去翻翻房間˙˙或是客廳呢?"女子笑了笑說道。原來我媽一直都是這樣的啊˙˙

  "媽˙˙呃˙˙小姐妳也很奇怪啊~為什麼要選在儲物室作畫呢?"我差點就˙˙小心為上˙˙原來我的敵人是我自己啊˙˙

  "呵呵~在混亂的環境中,才能顯的自己出眾啊~出眾才能有好作品呢~"女子緩緩的走了進來。

  我站起身來,讓座給她。

  "其實你還滿紳士的嘛~小偷先生~還有~另外一位小偷先生怎麼都不說話呢~?"女子輕輕的笑了笑,看起來十分的誘人˙˙

  原來老爸喜歡這個樣子的老媽啊˙˙?呵呵~真是看不出來˙˙

  "呃˙˙"Sefina呃了一聲˙˙看來祂也有祂的應變方法呢˙˙真是˙˙無法理解呢˙˙

  "啊˙˙這樣啊˙˙真是可惜了~長的這樣好看,卻不能說話˙˙"我媽還真是容易˙˙被騙˙˙難道˙˙我會被Brezza誘拐˙˙是因為老媽的遺傳嗎˙˙?

  "我幫你們畫肖像怎麼樣?如果你們同意的話,我可以不通報你們私闖民宅的事~"老媽的口氣,就像在強迫推銷一樣˙˙不過,可以讓老媽畫上我這麼一張,再加上可以不用被通報違法的事˙˙怎樣都值得吧?除非我是傻子˙˙當然要接受啊~

  "好啊~"所以就順水推舟吧~

  "非常好~我叫做Vefeny(薇菲妮)~你們呢~幫你們畫好之後我要寫上你們的名字~"媽輕輕的笑道。

  "我叫做Ase˙˙rola˙˙"我差點就把自己的真名說出來了˙˙所以我改變了一下字母的排序˙˙Asealor就變成Aserola(亞塞羅拉)了˙˙

  "呃˙˙呃˙˙"Sefina還是很賣力的扮演著啞巴˙˙

  "喔˙˙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不能說話˙˙"Vefeny帶著很深的歉意說道˙˙讓我心裡有點暗自好笑˙˙

  "我朋友叫Sifean(塞菲安)。放心~我們有受過類似的教育˙˙不會亂動的。"我向Vefeny說了我替Sefina想好的假名字,並做出了不會亂動的宣示˙˙

  "那太好了~沒想到這麼巧呢~我才正想對你們這樣說而已呢~"Vefeny笑笑的說道。

  "我也算是懂一點藝術的人呢˙˙畢竟我有個藝術家母親~"我對著眼前未來將會變成我媽的少女笑了笑說道。

  "呵呵~真好呢~像我啊~家人可是都很反對的呢~"Vefeny嘟著嘴巴說道,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個已成年的女子。

  "讓我朋友先畫吧。"我對著Vefeny說道。

  "我是沒有關係啦~"Vefeny笑了笑、聳聳肩說道。

  "去吧~坐著不要動˙˙我想你˙˙應該還滿擅長的吧˙˙"我非常輕聲的對Sefina說道。Sefina輕輕的點了點頭˙˙還是很認真的在演呢˙˙

  "請多指教唷~"Vefeny在Sefina坐下之後,說了這句話就開始作畫了˙˙換上了新的畫布,然後開始構圖˙˙而我在旁邊觀察著這樣的老媽˙˙畢竟˙˙這是我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一次看老媽作畫了˙˙

  我想平常在家裡辛勤家事的老媽˙˙忙到都沒時間作畫了˙˙都是為了我們˙˙為了我跟老爸˙˙看著作畫的老媽˙˙那種認真的表情˙˙突然感覺心裡酸酸的˙˙

  "幹麻啊~你怪怪的喔~"Vefeny在一次轉頭過來的時候,看到了我眼眶有點溼潤˙˙因此問道。

  "想起了我已經仙去的母親啦˙˙"我很認真的對著老媽解釋道。不過,她當然是不懂我真正的意思啦˙˙

  "嗯嗯˙˙"Vefeny只是點了點頭˙˙然後又認真的繼續幫Sefina畫肖像。

  不久後˙˙Sefina的肖像完成了˙˙我看著˙˙還真像呢˙˙我說的不誇張˙˙已經快接近照片的程度了˙˙然後˙˙

  "換你了~Aserola~"Vefeny笑笑的換下畫布,然後對著我說道。而Sefina則是在旁邊看著"濕透了"的自己˙˙富饒趣味的看著˙˙

  我坐下,然後看著我年輕貌美的老媽˙˙我想,她應該很多人追吧?這麼正˙˙偏偏嫁給那個職業軍人˙˙死板板的老爸˙˙?以前就覺得很難以理解了˙˙現在看到了正咩老媽˙˙就更難理解了˙˙

  "Aserola,我覺得你的眼神˙˙很˙˙特別˙˙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下手呢~"Vefeny輕輕的說道。

  "呵˙˙是嗎˙˙好像很多人這麼說過˙˙"我突然想起了以前對我說過這句話的人們˙˙真的˙˙不騙你˙˙數以百計˙˙

  "呵呵~你該感謝你的父母把你生的這樣好~你˙˙非常的迷人~"Vefeny的話讓我受寵若驚˙˙我在她的話裡感受到了一點點的愛慕˙˙我的老媽愛上我了嗎˙˙?這是什麼道理˙˙我心裡一整個非常的涼˙˙

  "是˙˙該感謝他們˙˙不過我倒不覺得自己迷人˙˙如果說誤人子弟˙˙可能還比較貼切吧˙˙"我這般說道。

  "誤人子弟應該是有在教書的人才這樣說吧?你在外面當家教嗎?"Vefeny疑問的說道。

  "不是˙˙我在酒吧當酒保。"我說出了類似於事實的答案˙˙

  "真的啊~看你的外表還真適合呢~"Vefeny像是思考了一會兒˙˙然後會心一笑˙˙這讓我有點˙˙難以接受˙˙雖然到目前為止的經歷˙˙沒有一件事讓人可以輕易接受的啦˙˙

  "呵˙˙"我乾笑了幾聲˙˙

  "好了~我決定了~我不要幫你畫眼睛~"Vefeny突然爆出的這句話˙˙讓我有點驚訝˙˙

  "為什麼˙˙?"我疑惑的問道。

  "因為你還是本人好~我想,不管是畫作,還是照片˙˙都沒辦法體現你的特別之處呢˙˙總之˙˙對我來說,你是個很神奇的人˙˙我的畫工還不足以畫出你˙˙"Vefeny這般說道,小小的吐了吐舌頭˙˙

  "我看看˙˙"我站起身來˙˙走到Vefeny身後,看著近乎被完成的"我"˙˙

  "失禮了˙˙"我道了一個歉,然後牽起Vefeny的手,在"我"身上做了一些修改˙˙我把整個畫面打暗˙˙然後讓眼睛的部份隱去˙˙

  "真的好多了˙˙你˙˙"我看不到Vefeny的表情,不過我聽的出她的口氣有點驚訝,有點不好意思˙˙

  "我想˙˙我也算是有點藝術天份的吧˙˙這樣應該還不錯吧~"我看了看我修改好的"我",我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吃我豆腐啊~"Vefeny轉過頭來,笑笑的對我說道。我驚醒過來˙˙馬上放開她的手˙˙她是我媽耶˙˙我在幹麻˙˙?

  "抱歉˙˙我只是覺得˙˙這樣的話˙˙就不算是經由我的手來修改了˙˙"我說出了我剛剛的想法。相信我,我是真的這麼想的˙˙

  "嗯˙˙好吧~原諒你啦~"Vefeny沉吟了一下˙˙然後又一展笑顏說道。假裝啞巴的Sefina在旁邊看著這一切,祂的冷眼˙˙那種鐵面˙˙真是讓我有點囧˙˙果然跟牆壁合得來啊˙˙

  "那我跟我朋友可以無罪開釋了吧?"我突然有點想脫身了˙˙再繼續這樣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這麼急著走?我們都已經交上朋友了~讓我招待一下又何妨呢?帥哥當前嘛~"Vefeny言下留人之意,不知道到底是做何居心˙˙

  "呃˙˙沒關係˙˙"我想了一下˙˙反正又沒地方可以去˙˙不過既然這時候的Vefeny還沒有跟老爸相識˙˙那老爸現在到底在哪裡呢˙˙?算一算˙˙老爸今年也21了吧˙˙?可能還在哪裡讀大學吧˙˙?

  "太好了~"Vefeny開心的笑道。我倒是覺得不太好˙˙如果老媽沒跟老爸在一起的話˙˙我會怎麼樣˙˙?

  我看著眼前跟我相同年紀的老媽˙˙感覺很奇妙˙˙而且她剛剛還˙˙

  "你們到客廳去坐一下吧~我出去買點東西~"Vefeny輕輕的說道。

  "讓Sifean陪你去吧˙˙你一個女孩子的˙˙"我淡淡的說道。

  "好啊~你真是貼心~呵呵~"Vefeny笑嘻嘻的說道。不過以她剛剛的表現˙˙我在猜她現在可能比較希望我陪她去˙˙

  "保護她˙˙"我又用非常低的音量對Sefina說道。

  Sefina卻還是很認真的演著啞巴,對我點了點頭。唉˙˙何必這樣˙˙

  "走吧~"Vefeny看到Sefina點頭之後,就立刻牽起祂的手離開了。

  "我還真不知道我媽曾經牽過神的手˙˙"我輕輕的說道˙˙然後又看看還在畫布上的"我"˙˙我若有似無的笑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了˙˙畫布上的"我",嘴角似乎也稍微上揚了一點點˙˙唉˙˙錯覺吧˙˙

  我走下樓去,想看看爸媽的房間˙˙

  "唉呀˙˙鎖著˙˙看來我媽也算是個潔癖的人呢˙˙"我轉了轉主臥室的門把,發現打不開之後暗暗說道˙˙

  我再次驅動了我的異能,用著Brezza教我的方法,打開了主臥室的門。

  裡面非常的整潔˙˙甚至比我的房間還乾淨˙˙我突然看到了書桌上一個倒置的相框˙˙我被相框吸引了去˙˙緩緩的將它立起˙˙

  "這是˙˙"看著相框裡的人,我的感傷又一時上了心頭˙˙

  照片裡的兩女一男˙˙我想應該是外公、外婆跟老媽˙˙我從小到大,都是跟爸媽一起生活˙˙從來就沒有見過其他親人呢˙˙今天還真算是第一次˙˙以這種形式見到了爸媽以外的親人了˙˙

  總覺得心裡又酸酸的了˙˙

  外婆看起來就像個很守規矩的小媳婦˙˙就像我平常看到的媽一樣˙˙是很偉大的媽媽˙˙很辛勞的家庭主婦˙˙而外公˙˙看起來英挺煥發˙˙又穿著軍服˙˙可想而知是個職業軍人˙˙就如同老爸˙˙

  原來啊˙˙老媽會喜歡老爸˙˙是因為外公的關係吧˙˙這麼說起來˙˙原來老媽有點戀父情結啊˙˙哈˙˙這還真是我一輩子都不可能想到的事啊˙˙

  我輕輕的又將相框放倒˙˙腦中猜想著老爸跟老媽是怎麼相識的˙˙畢竟˙˙最近發生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了˙˙而且都容不得我拒絕的發生˙˙害我動腦的機會一整個銳減˙˙不知道現在現實世界的Brezza他們在幹麻呢˙˙?

 

  0位面

  "老闆~老闆娘~"Gareals跟Chensna睡醒之後,一起上樓。

  "呃˙˙打擾了˙˙"兩人看到了Brezza趴在Asealor身上之後,轉身就走˙˙

  "沒事,我沒在幹麻˙˙你們不要誤會。"Brezza淡淡的說道。

  "嗯˙˙老闆還沒醒嗎?"Gareals意識到了情況不太對勁。

  "哥哥他˙˙好像在沉眠之路裡面辦事情˙˙"Brezza有點擔心的說道。

  "那怎麼辦?我們要進去幫忙嗎?"Chensna有點慌張問道。

  "隨便進入別人的夢不好吧˙˙?"Gareals有點沒好氣的說道。

  "如果哥哥呼喚我們的話˙˙我們再進去˙˙現在有Sefina看著他暫時應該還沒問題˙˙何況˙˙裡面也有我存在˙˙所以目前看起來很OK。"Brezza只是有點無奈的說道˙˙

  "雖然還是希望他會呼喚我們的˙˙不過,我相信老闆!"Gareals如是說道。

  "嗯˙˙"Brezza跟Chensna點點頭嗯了一聲。

 

  沉眠之路

  我離開了老媽的房間˙˙畢竟˙˙如果真是我媽˙˙看她房間倒沒什麼關係˙˙可是她現在是Vefeny˙˙而且偷窺女孩子的閨房˙˙這種事本來就是齷齪的˙˙我到底在幹麻啊我˙˙?

  "我回來了~"Vefeny的聲音又再一次的在這棟房子裡響起˙˙

  "你買了什麼啊?"我鎮定了我的思緒問道。

  "酬客用的酒~"Vefeny晃了晃手上的酒。

  "抱歉˙˙我不喝酒的˙˙"我˙˙

  "你也真是奇怪呢~酒保不喝酒~呵呵~"Vefeny偏著頭,笑了笑說道。

  "一點也不奇怪˙˙"我無奈的說道。

  Vefeny提著她買的東西,走進待客廳˙˙東西放著就一屁股坐下了˙˙

  "我的爸爸是職業軍人,管教很嚴格的˙˙不過我工作的事˙˙已經是家中兩老仙去之後的事了。"我淡淡的解釋道。

  "這樣啊˙˙我的爸爸也是職業軍人呢~看來我們有滿多相像的地方呢~"Vefeny笑笑的說道。

  "你幹麻˙˙坐啊˙˙"我看著站在旁邊的Sefina說道。我想祂該不會還在注重什麼主僕之分的那一套吧˙˙?在我出聲勸祂之後˙˙祂也乖乖的坐下了˙˙

  "那˙˙Sifean喝嗎?"Vefeny指了指桌上的酒。

  Sefina點了點頭,然後祂看看我,再看看Vefeny,大概是在說:我代替他喝。的樣子˙˙

  "呵呵~你們這對搭檔還真有趣呢~"Vefeny笑了笑,然後替Sefina倒了一杯酒。

  Sefina接過酒杯,點點頭表示謝謝˙˙Vefeny也對祂笑了笑˙˙我只是乖乖的坐在旁邊˙˙不過˙˙這可不代表我的腦子乖乖的沉默˙˙

  我在想我該怎麼見到老爸˙˙甚至,我應該要想想˙˙我會被困在這場夢裡多久˙˙可惡˙˙要是Brezza在就˙˙我怎麼又想到她了呢˙˙如果以親人的身分˙˙我媽現在就在我眼前啊˙˙算了˙˙先別想了˙˙趕快想辦法把眼前撐過去˙˙

  "Aserola,你的表情真的很有趣呢~就像小寶寶一樣~充滿了豐富的感情變化~明明就只是同一張臉,看起來卻又有著很多表情~"Vefeny看著我笑笑的說道。照她這樣講˙˙她剛剛都在觀察我囉˙˙?難不成她真的˙˙不!藝術家敏銳的洞察力在作祟吧˙˙她只是以某種欣賞的眼光在觀察我˙˙我一定不能想太多˙˙她是我媽啊˙˙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樣跟我說呢˙˙對了˙˙妳不喝嗎?妳買酒只是為了招待我們?"我算是謝了她的形容˙˙

  "當然要喝啦~助興嘛~"Vefeny笑笑的說道,然後替自己倒了一杯酒。

  "助興˙˙?妳要做什麼˙˙?"我不解的問道。

  "我要做夢~"Vefeny故作神秘的說道。然而我跟Sefina聽到這個辭彙的時候,眼神都一凝˙˙

  "做夢˙˙為什麼要助興˙˙?"我有點套話性質的問道˙˙

  "這是個秘密~不告訴你~"Vefeny笑了笑,然後輕輕的喝了一口杯裡的酒。

  我的老媽真不愧是藝術家啊˙˙連作夢都要助興嗎˙˙?還是說有別的意義˙˙?

  "好吧˙˙呃˙˙那個˙˙我該去上班了˙˙今天謝謝招待啊˙˙"我編了個不小的謊˙˙

  "這樣啊~真是可惜~留個聯絡不?"Vefeny輕輕的搖搖杯裡的酒。

  "我˙˙"我一個字才剛出口˙˙我那酒量差到爆的老媽很乾脆的就給我醉倒了˙˙

  "Vefeny˙˙?"我輕輕的拍拍她,並且呼喚她的名字˙˙這讓我突然想到CPR的流程˙˙叫叫ABCD˙˙這讓我有點困窘˙˙

  "主人˙˙主母是真的醉倒了˙˙主人扶主母回房休息˙˙然後我們趕緊離開吧˙˙"Sefina結束了祂的啞巴戲˙˙挺認真的對我說道。我想祂自己大概也受夠當啞巴了吧˙˙?雖然祂的表情始終如一啦˙˙

  "嗯˙˙"我同意了Sefina的說法˙˙輕輕的將老媽抱起來˙˙其實˙˙她還滿輕的˙˙是因為當藝術家˙˙三餐不繼的關係嗎˙˙?算了˙˙

  又再一次的進到老媽的房間˙˙我將老媽輕輕的放在床上˙˙不料˙˙

  "Aserola˙˙不要走˙˙"Vefeny突然環住我的脖子˙˙我驚呆了˙˙真的˙˙老媽真的˙˙對我有˙˙那種感覺˙˙?

  "呃˙˙Vefeny˙˙這不是開玩笑的喔˙˙"我聲音有點顫抖的警告著她˙˙不過這個警告也因為我的顫抖聽起來很弱˙˙

  "我也不是開玩笑的呢~你牽了我的手呢˙˙除了少數的幾個家人˙˙這是我第一次被外人牽手呢˙˙而且還是個帥哥呢˙˙"Vefeny笑笑的說道˙˙我突然意識到˙˙原來老媽不只是酒量差˙˙而且酒品還很不好˙˙一醉就亂性˙˙

  "牽手˙˙也不是這麼樣的過分吧˙˙"我無奈的說道˙˙畢竟˙˙老媽雖然跟我一樣從小到大沒跟異性有過多的來往˙˙但˙˙老媽妳還太淺了˙˙我可是第一次就被壓倒在地了呢˙˙唉˙˙

  "我不管˙˙"Vefeny把我用力一拉˙˙我便一頭栽到她的˙˙胸˙˙

  "Vefeny˙˙妳˙˙妳不會覺得這樣跟一個陌生人˙˙太隨便了˙˙嗎˙˙?"我有點慌張的說道˙˙同時企圖逃離老媽的˙˙呃˙˙

  "隨便˙˙?我可是已經成年了呢˙˙我好不容易有了自我選擇的權利呢˙˙"Vefeny有點沒好氣的說道˙˙然後她感覺到我出力要逃離˙˙她便更用力的抱緊˙˙

  "既然妳已經成年了˙˙那當然我們會尊重妳的選擇˙˙但是我希望妳也能尊重我˙˙"不得已的情形之下˙˙我試著跟已經亂性的老媽講道理˙˙

  "尊重˙˙Aserola˙˙你喜不喜歡我˙˙?"Vefeny放鬆了手上的力道˙˙有點失落的問我˙˙看來講道理的策略成功了一點點˙˙

  "喜歡˙˙可是不是妳想像的那樣˙˙"我脫離了Vefeny的˙˙站穩身子說道˙˙

  "是嗎˙˙原來這就是失戀啊˙˙你是我第一個喜歡上的男人˙˙同時也是讓我失望的男人呢˙˙"Vefeny嘆了口氣說道˙˙

  "Vefeny˙˙這個吻˙˙妳記著˙˙"我牽起老媽的手˙˙在她手背輕輕吻了一下˙˙

  "今天不要說我負妳˙˙當我們下次再見面的時候˙˙我會帶來一個比我更好的男人˙˙我保證他會讓妳一輩子都幸福˙˙"我輕輕的對老媽做出這樣的宣示˙˙

  "我可以相信你嗎˙˙?"Vefeny有點失落的問道。

  "當然可以~我可是Aserola喔~"當然˙˙我是妳兒子嘛˙˙我怎麼可能會傷害妳˙˙何況老媽妳的一輩子˙˙還只能活到46歲˙˙我輕輕的再牽著老媽的手施加了一點力道˙˙示意她:妳放心吧˙˙我不會害妳˙˙呃˙˙就像Brezza那時候一樣˙˙

  "呵呵~好˙˙我相信你˙˙"Vefeny稍微鬆了一口氣的笑了笑˙˙

  "乖乖睡吧˙˙期待再次見面的那一刻˙˙"我輕輕的摸了摸老媽的頭˙˙哄她睡覺˙˙就要道別了呢˙˙我想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哄老媽睡覺吧˙˙

  Vefeny帶著欣喜的表情閉上眼睛˙˙等待入睡˙˙而我替她蓋好被子˙˙便離開了這個房間˙˙

  "主人˙˙你跟主母沒怎麼樣吧˙˙"Sefina這般問道˙˙讓我覺得有點無奈˙˙不過這代表Sefina也有看出老媽對我的心意˙˙

  "她是我媽耶˙˙你覺得我能跟她怎麼樣˙˙而且要是被Brezza知道了˙˙那我不就慘了˙˙"我突然想到上次Brezza的處罰˙˙我就不禁打了個寒顫˙˙

  "是啊˙˙要是被小姐知道可就˙˙"

  "好了˙˙趕快走吧˙˙"我沒等Sefina把話說完˙˙就趕緊動身離開˙˙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濠
  • 哈~Asealor還是會怕呢XD
    不過讓孩子當自己媽的媒人倒是挺妙的@@
  • 怕改變歷史咩~XD

    不過啊,歷史也不是這麼容易改變的呢!

    尤其男主角現在還沒有足夠的實力,要改變也頗難。

    阿凡 於 2010/08/13 20: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