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這棟未來將是我家的房子時˙˙我心又酸酸的了˙˙

  "主人˙˙"Sefina輕輕的喊道˙˙算是在安慰我吧˙˙

  "我沒事˙˙好了˙˙現在趕快找到老爸吧˙˙不然我想未來會改變的˙˙"我無奈的說道。

  "是的˙˙主人˙˙"Sefina淡淡的回我。

  我決定先回到微風雅亭那裡再說˙˙在那裡或許還算是有幾分保障吧˙˙

 

  0位面

  "小Brezza˙˙開店的時間˙˙"Chensna看著窗外的太陽說道˙˙

  "你們看著辦吧˙˙我要留下來照顧哥哥˙˙"Brezza溫柔的說道。

  "那我們就先去準備今天的營業了˙˙老闆娘請保重˙˙"Gareals說道,然後逕自下樓。

  "我會的~今天沒有我~你們也要很棒喔~"Brezza輕輕的摸摸Chensna的頭鼓勵道。

  "嗯~小Brezza不在的時候~我們也會認真工作的~"Chensna對著Brezza甜甜的笑了笑。

  "去吧~"Brezza說完之後,Chensna也離開了。

  "哥哥˙˙"Brezza把小小的臉,輕輕的靠在Asealor的胸膛˙˙

  "偉大的魔巫之祖啊˙˙請回應吾人的呼喚˙˙讓奴降生於沉眠之路吧˙˙(異語)"Brezza念了一段意義不明的文字˙˙然後變失去意識˙˙

  此時˙˙Brezza睡褲下面˙˙被鮮血浸濕˙˙

 

  沉眠之路

  "微風雅亭啊˙˙真是個奇妙的地方˙˙"我站在微風雅亭的門口˙˙輕輕的說道。

  "主人˙˙要進去嗎˙˙?"Sefina問道。

  "今天我當一次客人好了。等祂們開始營業再進去˙˙"我被對著微風雅亭˙˙看著外邊的夕陽˙˙淡淡的說道。

  "是的˙˙主人˙˙"Sefina輕輕的向我敬了一個禮。

  "為什麼˙˙我明明就一直表現的都不錯啊˙˙班上一大堆表現比我差的˙˙偏偏就只有我被二一˙˙這真是不公平˙˙"一名年輕的男子,嘴裡念念有詞的經過我們。

  "年輕人,請留步。來看看這夕陽,說不定你可以知道為什麼只有你被二一˙˙呵呵~"我笑了笑,邀請那個男子過來跟我們一起看夕陽。

  "我實在沒有那個心情˙˙"男子只是嘆了口氣說道。

  "你都說你沒心情了~那又要怎麼思考呢?那你又要怎麼會想的通呢?"我走到年輕男子的身旁,輕輕的拍拍他的肩膀說道。

  "好像也是呢˙˙好吧˙˙看看夕陽倒也無妨˙˙反正欣賞大自然˙˙本身就是一種穩賺不賠的勾當˙˙"男子這般說道˙˙

  "呵呵~"我搭著他的肩膀,站在微風雅亭對面馬路的圍欄前看夕陽。

  "這位小哥˙˙你看起來年紀應該比我小吧˙˙?你剛剛叫我年輕人˙˙?"年輕的男子疑惑的看看我問道。

  "我比你小嗎?我今年已經22了呢~呵呵~"我對著這個年輕的男子撒了謊˙˙目的很簡單,為了要比老爸還要年長。

  "真的假的啊!你看起來像個未成年˙˙竟然比我大一歲?"年輕男子非常的驚訝˙˙不過他當然是不知道我在騙他啦˙˙不過眼前這個男子,跟老爸同年紀耶˙˙我有沒有這麼幸運?

  "你該要叫我一聲大哥~你叫什麼名字啊~年輕人~"我對著眼前的年輕男子說道。

  "一定要叫你大哥嘛˙˙聽起來很怪啊˙˙還有˙˙我叫做Nisahal(尼塞亞)˙˙不要再叫我年輕人了˙˙"Nisahal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

  我真的這麼幸運˙˙不過老爸原來有被二一過啊˙˙話說˙˙看著老爸嘆氣的樣子˙˙簡直跟我一模一樣呢˙˙呵呵~

  "不叫也行~我叫Aserola。"呿~老爸還真是有骨氣啊˙˙我的吃豆腐沒有成功呢~

  在我們閒聊的同時,太陽也即將隱沒了˙˙此時˙˙微風雅亭的門˙˙打開了˙˙

  "誒~兄弟~看到那家酒吧了沒~今天我們兄弟兩認識~我做大哥的請你喝幾杯如何~"我爽朗的笑道,就像Astro那樣˙˙不過˙˙當然只有我自己才知道˙˙這是在演戲˙˙

  "有人請喝酒~又有什麼好拒絕的呢~"Nisahal開心的笑了笑。

  我們兩父子˙˙呃˙˙不˙˙現在是兩兄弟˙˙肩並著肩走進微風雅亭。

  "歡迎光臨~"一名相貌極好的女性對我們敬個禮說道。

  店裡只有這名女性而以˙˙想來這個女孩子˙˙應該就是Brezza了吧˙˙不過還真是跟那個小蘿莉連結不起來呢˙˙眼前的女子這麼樣的成熟˙˙身上只有成熟˙˙沒有稚氣˙˙

  "Sifean,你也過來啊~"我轉過頭去對著Sefina喊道。祂只是搖了搖頭˙˙然後往旁邊走˙˙我猜想祂要回牆壁裡待著˙˙

  "呿~有的享受耶~真是的˙˙"我口氣輕挑的說著。

  "哈哈~人家是乖孩子嘛~看他動作都規規矩矩的~"Nisahal笑笑的對我說著調侃神的話˙˙這算是褻瀆神明嗎˙˙?哈哈~

  "請跟我來~"女子輕輕的說道,然後將我們領進去。

  "小姐˙˙妳一個人經營一間店嗎˙˙?而且還是酒吧耶˙˙這裡看起來還不小呢˙˙"Nisahal疑惑的問道。

  "奴跟奴家先生一起經營的~"年輕女子輕輕的說道。

  "真是看不出來啊~哈哈~小姐已經嫁人了啊~"Nisahal爽朗的笑了笑。

  "呵呵~"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年輕女子剛剛笑那兩聲的時候˙˙似乎輕輕的瞄了我˙˙幹麻啊˙˙真是˙˙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可惡˙˙

  原來微風雅亭˙˙從以前就一直都是這個模樣呢~而且現在竟然只有一個人在僱店˙˙看來Brezza真是比我想像的強太多了˙˙

  "兩位要來點什麼?"女子用非常專業的微笑,對我們問道。

  "Sinasor。"我點了一瓶非常有意義的酒˙˙Ary前輩之前教我酒名的時候˙˙也有告訴我酒的意義,幸虧我有記起來˙˙我還真是該感謝我的爸媽把我的腦子生的這樣好˙˙

  "那是什麼酒˙˙?"Nisahal疑惑的問道。

  "這是寓意著"相逢"的酒喔~"女子輕輕的笑著˙˙然後拿出了我指定的酒。她笑的時候會露出她的虎牙˙˙她果然是Brezza˙˙雖然比我認識的Brezza要年長了許多˙˙可是她的笑˙˙已經很清楚的向我證明了她的身分˙˙

  "喔!~Aserola還真是個細心的男人啊~"老爸拍拍我的肩膀笑道。他已經完全拋開被二一的鬱悶,變回一個自由排第一的年輕人了~呵~老爸那張鐵面˙˙也曾經年輕過的嘛~我對老爸有些許的改觀了~

  "不~我不是個好男人~嫁給我的女人˙˙不會幸福。"我說這話,其實有很多的暗示˙˙不過我想˙˙我爸現在絕對不可能聽的懂˙˙

  在我說完這句話之後˙˙外面的天剛好整個暗下來˙˙讓我的眼神看起來有點˙˙猙獰˙˙這是我想像自己表情得到的詞彙˙˙

  "呵˙˙你開玩笑的吧˙˙"老爸有點被我的表情嚇到似的˙˙乾笑了一聲。

  "先生你真是個有趣的人呢~"而Brezza倒是開心的笑了笑,我也回報她一個淡淡的微笑。

  "我不是開玩笑的˙˙"我淡淡的對Nisahal笑道。然後從旁邊拿起了一個酒杯,向Brezza伸手。Brezza也乖乖的替我斟酒˙˙

  "請人家喝酒,我可不能自己先喝~"我將酒遞給Nisahal。

  "謝過~"Nisahal又一掃剛剛的恐懼˙˙笑著接下了我遞的酒。

  然後我又拿了一個杯子,要Brezza替我斟酒。

  "把酒瓶放下,這杯請妳喝。算是向辛苦打理事業的老闆娘致意。"我伸手,將酒杯遞給Brezza。

  "歡迎光臨~(仙語)"Brezza並沒有接過我的酒,而是向門口的客人道了歡迎,然後上前去接引客人。

  "你說她剛剛說的是什麼語言˙˙發音真是奇怪˙˙?"Nisahal不解的向我問道。

  "你可以問老闆娘~"我並沒有直接告訴老爸這間店的事˙˙畢竟我剛剛已經嚇到他了,我在說出這間店的事實的話˙˙對他的感官應該不太好˙˙

  "呿~不知道就不知道嘛~"Nisahal笑了笑,然後喝了一口杯裡的酒。而我則是把手中的酒杯放下,推到較接近吧檯內側的地方,我希望她喝˙˙替我喝掉˙˙

  "喔~今天難得有人比我早到呢~(仙語)"一個熟悉的聲音,又說了一長串我不懂的句子˙˙

  "早啊~Astro~"我笑了笑說道。

  "喔~這可真是有趣˙˙你認識我?"來人站在我身後這般問道。Brezza走回吧檯內,看了看那杯我放在那裡的酒,然後看著我笑了笑。

  "怎麼˙˙你認識他啊˙˙?還有他剛剛說那一長串是什麼意思啊˙˙?"Nisahal疑惑的看著我問道。

  "算是知道祂這個人吧˙˙坐啊~我也請你喝幾杯~"我對著疑惑的Nisahal解釋道,然後轉頭過去,對來人說道。

  "呵呵~今天要長見識啦~"Astro走過來,坐在我旁邊,笑笑的對我說道。

  "我什麼也沒打算解釋,所以你不會長見識的~老闆娘,給祂來一瓶Justro~"我淡淡的說道,然後替Astro叫了一瓶烈酒。

  "濃度很高˙˙價格也不低唷~"Brezza笑了笑說道。真的˙˙眼前這個成年的Brezza,真的非常迷人˙˙不過我是免疫的˙˙哈˙˙

  "沒關係~大不了給妳差遣~"我用一種極神秘的笑容說道。Brezza的眼神瞬間一亮,好像有聽懂我的寓意˙˙不過那只是一瞬間˙˙然後她拿出了我點的酒,推給Astro。

  "呵呵~這位兄弟~你是認真的嗎?老闆娘可不是個簡單角色喔~"Astro爽朗的笑道,並且接下了Brezza推來的酒。

  "說實在的˙˙我不太喜歡開玩笑˙˙"我有點無奈的說道。

  "是這樣的嗎?"Nisahal有點沒好氣的說道。

  稍晚之後˙˙店裡開始熱絡了起來˙˙Brezza也一整個開始忙東忙西了˙˙至於我旁邊的兩位˙˙我的老爸已經有點醉意了˙˙Astro即使灌下了好幾杯90多度純的酒˙˙還是面不改色啊˙˙

  "Nisahal,你現在被二一了,去考志願役怎麼樣?"我算是有點私人的打算,對著Nisahal說道。

  "當兵啊˙˙好像還不錯呢˙˙"Nisahal像是思考了一下˙˙然後自言自語的說道。

  "呵˙˙幹的不錯的話還能升軍官呢!"Astro在旁邊說著加油添醋的話˙˙算是間接幫忙了我,也是好事一件啦。

  "好啊~聽起來真是不錯哪˙˙"Nisahal滿是醉意的笑容,讓我看著暗自好笑˙˙老爸也有這種糗樣啊。

 

  這是個很美好的夜晚˙˙大家都被Brezza按捺的服服貼貼的˙˙沒鬧什麼亂子˙˙不過,離我們比較近的客人˙˙因為聞到我們身上的人類臭味˙˙臉色一直不是很好,酒杯斟滿就是狂灌。

  所以我們三個,早早就打算到別處去。最後呢~Nisahal跟Astro決定回到他的租屋處去續攤˙˙我是請客的人嘛,自然要留下來付帳啊˙˙收拾善後。

  "好啦~這樣啦~明天再這裡見面啊~一起去報考志願役啊~"Nisahal整個已經醉到˙˙不過還算是保有一點意識˙˙

  "嗯,路上小心嘿˙˙別歸西了˙˙"我輕輕的叮囑著˙˙我可不希望我老爸掛了˙˙所以在後面又用一種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補上一句˙˙就這樣,我在門口把他們送走了。

  我又悄悄的走回店裡,坐在吧檯前。看著那些臉色很差的客人,我拿起了酒杯,去敬酒˙˙作賠˙˙慢慢的,客人們不好的臉色就都轉為笑容了。呵呵。

  "還不賴嘛~"Brezza招呼完所有的客人之後,回到吧檯後對我說道。

  "爸媽生的好。"我淺淺的笑了笑,然後指了指我推過去卻被她擱置的酒。

  "基本上我們是不喝店裡的酒的~"Brezza微微一笑。

  "我不喝酒,妳知道的。作為我的親人,我希望妳替我喝掉。Brezza。"我的語氣中帶有一點命令的口吻。

  "好吧~如果是哥哥的要求~"Brezza輕輕的拿起酒杯,這樣的她,看起來是這麼的優雅迷人˙˙

  喝下那杯酒,Brezza的臉色馬上就增添了一抹紅˙˙甚是可愛。

  "哥哥打算怎麼付帳呢?"Brezza突然來了這麼一下˙˙嗯˙˙真是個好問題。

  "我先確認一件事,妳是我認識的Brezza,還是我不認識的Brezza?"我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她。

  "Brezza早就說過了~讓我親吻你,你就會繼承他的記憶了嘛~"Brezza俏皮的笑了笑。

  "我才不會相信那麼邪門的事˙˙"

  "沒關係~哥哥就是這樣才顯得可愛~ 所以Brezza才會˙˙"Brezza緩緩的靠過來,伸出雙手扶著我的臉˙˙

  "這麼樣的˙˙"Brezza越靠越近˙˙

  "可是我沒辦法讓妳幸福呢˙˙"我只是說了這麼一句,然後Brezza就在距離我極近的地方停了下來。

  "Brezza沒辦法幸福˙˙是已經決定好的事,並不是哥哥造成的˙˙"Brezza輕輕的額頭靠著我的額頭,閉著眼說道。

  "說真的˙˙我不是個冷血的動物,我也沒有性冷感。只是,我一時沒辦法接受而已吧˙˙"我只是淡淡的,有點無奈的輕輕說道。

  "而且,對一個青春期的男生來說,女生對自己這麼主動˙˙很難不心動的吧?何況妳˙˙又是除了我媽之外˙˙第一個跟我那麼親近的女孩子˙˙"我用一種很理性的口氣˙˙像是在隱瞞什麼吧˙˙

  "Brezza都知道的喔~"Brezza睜開眼睛,將自己的臉頰,貼著我的臉頰˙˙

  "不管哥哥到底是什麼想法˙˙什麼心態˙˙Brezza絕不會丟下哥哥˙˙所以哥哥也絕對不能丟下Brezza喔˙˙"她的聲音˙˙第一次聽起來那麼悲傷˙˙以往看到的Brezza,都是笑臉迎人的˙˙此時此刻的她卻˙˙

  "抱歉˙˙"我不知道這樣說適不適合,不過腦子裡只剩下這兩個字了。

  Brezza只是輕輕的笑了笑,看起來有點苦惱。

  "陪我跳支舞吧,雖然我不會跳。"我突然,很想試試跟Brezza共舞的感覺。

  "讓Brezza來教會你~"Brezza走出吧檯,然後笑著說。

  我牽起Brezza的手,慢慢的走到舞池。此時的舞池裡,並沒有什麼人˙˙28年前的微風雅亭,似乎還沒有所謂的"尋歡客"。

  "來,像這樣。"Brezza拉起我的手摟著她的腰,然後另一隻手跟我食指緊扣。

  "你可以什麼都不要想,跟著音樂慢慢的移動你的腳步。也可以跟著音樂擺動你的思緒,你高興就好了。"Brezza微微一笑。

  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緩緩的移動自己的腳步。隨著溫柔優美的音樂,我倆就這樣在舞池裡跳著˙˙

  要說以前的我,決不可能會做這種事的˙˙我是怎麼了?莫非我喜歡上她了嗎˙˙?雖然這裡的她看起來成熟美麗˙˙可是現實的她,是我的妹妹啊˙˙國小五年級的年紀˙˙這˙˙

  雖然沒有華麗的衣服,但是俊男美女,加上優美舞步,醉人的音樂˙˙這樣的我們,吸引了全場的目光˙˙但是我一點都不想把視線移開˙˙只想好好的看著眼前的Brezza。

  Brezza只是維持著她以往一貫的笑容,那對可愛的虎牙˙˙呵呵˙˙

 

  音樂結束之後,我們回到吧檯。

  "哥哥感覺怎麼樣呢?"Brezza輕輕的問道。

  "從來沒有這麼˙˙"好吧˙˙我辭窮了˙˙

  "呵呵~"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Brezza,我覺得最近的我,變的不一樣了。"我輕輕的說道。

  "這是哥哥本來就有的喔~只是˙˙忘記了而已。所以Brezza會努力的幫助哥哥想起來的!"

  "呵呵˙˙是嗎˙˙"

  "真是˙˙謝謝妳,Brezza。"我輕輕的摸摸Brezza的頭。

  Brezza臉頰一紅,然後笑了笑。

 

  這是我在夢中世界度過的第一天˙˙

  "呃˙˙"我又醒了˙˙

  從我的睡姿來看˙˙我並不是睡在床上的˙˙睜開眼睛之後,我是睡在微風雅亭的吧檯上了。身上還有一件外套˙˙

  紙條˙˙

  哥哥,我出去囉。要離開的時候記得將側門上鎖,用Brezza教你的方法。外套的話,就請哥哥拿到我的休息室去放著就好。在我的休息室,有為哥哥準備的,沒開封的盥洗用具,儘管用吧。Brezza

  唉˙˙明明是個小女孩,忙成這樣˙˙我是不是太混了?

  收拾了一下,然後盥洗一番。把側門上鎖,我到微風雅亭的門口,等待老爸的到來。今天要跟他一起去報考志願役˙˙

  不久,我就看到他了。

  "早啊!Aserola!"

  "你喝了那麼多,還續了一攤,你怎麼一點事也沒有?"

  "我怎麼知道?"

  "算了,不說這個,我們去報考吧。"我無奈的說道。

  "OK!"

 

  "你們兩個,報效國家啊?"站哨的士兵將我們擋了下來。

  "是!"

  "挺有精神的嘛!進來吧!"

  我們被帶到停機坪˙˙好幾架的直昇機正準備起飛˙˙

  "上去!你們來的正好!"站哨的那個士兵將我們趕了上去。

  "誒!不是啊!我們連軍服都還沒有呢!"Nisahal大聲了喊道。此時,直升機已經慢慢的升起了˙˙

  "如果你能活著回來的話!你不只有軍服了!你還有軍功啊!"站哨的士兵眼看著就離我們越來越遠了˙˙

  "夥計,我們這直升機要去哪?"Nisahal不死心的問著旁邊的士兵。

  "你剛沒聽那站哨的講啊˙˙我們當然是要去打仗啊˙˙不然他會說活著?"旁邊的士兵無奈的有點悲傷˙˙

  "什麼!我只是來報考志願役!我沒想過要去打仗的啊!而且我們的國家有戰爭,這怎麼的我們不知道!"Nisahal激動了起來。

  "認了吧˙˙政府的鐵腕˙˙本來就是賊船,誰給上了誰倒楣啊˙˙"那個士兵又說了這麼一句話˙˙

  這樣啊˙˙政府的鐵飯碗原來是賊船啊˙˙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濠
  • 話說這部設定所在的國家是哪個國家呢@@"?
    而且那攤血又是怎樣?
  • 這幾乎是個完全架空的世界。

    小說咩~又不是歷史~

    不過如果硬要說的話,這個世界融合了很多的元素。

    整體外面是挺西方的,不過男主角的家是日式的洋房。


    那攤血啊˙˙現在要說還太早了,這是個梗(伏筆)。之後就會看到了。

    阿凡 於 2010/08/16 21: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