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我是誰?Asealor?Aserola?

  就這樣,我們現在就在"賊",從人民的血汗錢買來的"賊船"上。

  "有時候,命運這種玩意兒,是不會跟你講道理的--不管你是神還是什麼。"

  我的腦中突然浮現了這句經上常說的話˙˙如果我在戰爭中死亡,我會變成什麼樣子?這裡不是我的夢中世界嗎?

  "班兵注意!"前頭一個看起來像領導的人喊道。

  "是!"

  "統統有,離開機艙之後,就可以自由行動。班長再也沒有心思、沒有閒暇,照顧你們的安全!這裡是戰場,不是部隊!"

  "班長希望,沒有我的照顧,你們也可以好好的活到最後!"

  此刻,機身有輕輕的晃動。所有人都知道˙˙降落了˙˙名為戰場的另類地獄˙˙

  "打開機艙門之後,不敬禮解散!"班長大聲喊道。

  "謝謝班長!"機艙門打開了˙˙所以人全都跑了下去˙˙只剩下我、Nisahal。

  "你們兩個,第一次來到軍中,就遇上戰爭,是你們的不幸,同時也是你們的機會。"

  "雖然你們倆不是我的班兵,但是班長還是希望你們能好好的活下去!一起活下去吧!弟兄!"班長對我們兩個伸出了手。

  "我不明白˙˙"Nisahal嘆了口氣說道。

  但我還是抓著老爸的手,接了班長的手˙˙

  "很好!"班長笑了笑對我說道。

  一出機艙˙˙根本不知道基地在哪裡˙˙也可以說是˙˙在這片叢林裏面˙˙這架直升機,就是我們的基地。我們沒有太多的物資,這就像野外求生˙˙不,這就是野外求生˙˙

  高中國防課˙˙要到三年級˙˙才有教野外求生˙˙現在的我˙˙大不了只會單兵徒手基本教練˙˙還有開槍吧˙˙

  班長配給我們一些必要的裝備˙˙然後他也出發了,就消失在這叢林裡˙˙消失在我們眼前˙˙

  在這種叢林之中˙˙植物之密集,開槍,絕不是個好選擇˙˙然而˙˙

  "磅!"很遺憾,自我們來到這個所謂的戰場之後,第一聲槍響出現了˙˙這聲槍響,粉碎了我的夢,也粉碎了我爸的理智˙˙

  "怎麼辦˙˙搞的好像真的一樣˙˙這不是開玩笑的吧˙˙"Nisahal緊張異常的非常焦慮。

  "我們還是先離直升機遠點吧!那種目標太龐大了,要是被發現,我們一定先沒命。"我故作鎮靜的拍拍Nisahal的肩膀。

  然後我們也走進叢林裡了˙˙就像我說的,直升機目標太過龐大了,而且那裡一個人也沒有,待在那並不會比在叢林裡安全。

  我回想著這些事情˙˙發生的實在是太過突然了˙˙這真的是我的人生嗎?我現在明明是在夢中吧˙˙?為什麼我就得經歷這些˙˙?

  "Aserola˙˙我好累喔˙˙我們休息一下好不好˙˙"Nisahal已經腿軟了˙˙我老爸不是軍官嗎˙˙現在的他,根本就只是個普通的軟腳蝦˙˙

  "再忍耐一下。物資给配的時候,我們並沒有分到太多,畢竟我們是後來的。如果不想累死或餓死的話,我們必須先找到有水源的地方紮營。"我拍拍Nisahal的肩膀以示鼓勵。

  事實上,我這個想法一點也沒錯。人一時不吃,還可以忍受,但是如果不喝水,疲勞會無法恢復˙˙比不睡覺還慘˙˙

  但是,話雖如此,我們兩個平民百姓的。被突然抓過來就算了,物資也沒多少˙˙再加上,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敵人到底是誰˙˙這讓我們怎麼打仗呢˙˙?

  如果那些士兵都不用解說,就這般離去,難道,軍方一直都沒有對國民公開現在正在戰爭的事實嗎?

  可惡啊˙˙這賊船還真是˙˙上的糊塗˙˙又上的冤枉˙˙

  叢林可謂是大自然的寶庫˙˙不過那是指生物上。在叢林之中,要找到水源,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事。我知道你可能很難理解˙˙除非你真的經驗豐富˙˙再加上你夠幸運,不然你想在叢林裡找到水源--門都沒有。

  "可惡!不知道這裡是不是雨林。如果是的話,只能賭賭看下午的對流雨了。希望這裡茂密的樹林不要擋掉太多的雨水。"我終於也找累了˙˙我畢竟不是專業人士˙˙我更沒有經驗豐富˙˙找不到是正常的˙˙

  "Aserola˙˙現在該怎麼辦˙˙?"Nisahal靠著樹,坐在地上疲憊的問道。

  "可能要先在這裡紮營。用我們現有的工具,弄出個可以休息的地方吧。"

  "年紀比較大果然懂得比較多嗎?"

  "我的老爸是職業軍人˙˙而且是軍官。常常跟我說些有的沒的,聽著聽著也就都記著了,現在倒真的派上用場了。"

  "好了,我休息夠了。開始動手吧!"Nisahal站起身來,拍拍屁股說道。

  說實在的˙˙這裡很難取木材。不是因為質地較軟,是因為樹木太過高大,僅憑現有的軍刀和柴刀˙˙根本就˙˙我們的裝備太少了,根本不可能直接睡在地上,不要說是蛇,在這種地方,憑我們這樣的裝備,即便是被一些有傳染病病媒的蚊蟲咬到,大概沒死,也只能成為累贅了!話雖如此˙˙

  "這樹根本就不能取木材嘛˙˙太高大了˙˙即便給我們砍倒了也沒什麼意義˙˙"Nisahal用柴刀砍樹砍累了˙˙抱怨道。

  我突然靈機一動!

  "我有想法了!老˙˙不,Nisahal,我們一起砍倒一棵樹,一棵就好。這樣木材就夠了,而且如果下雨的話,雨也可以順利的淋進來!砍完樹之後,我們兩個分工,一人搓樹皮繩子,一人做木工。我目前想到的就這個了。"我說出了我剛剛冒出的想法。

  "聽起來還真有那麼一回事呢!快來幫忙砍這棵樹!"Nisahal興奮的又將柴刀舉起來。

  "嗯"

  砍那棵大樹,花了我們將近10分鐘。如果你以為這是看一節下課的時間,你大概覺得還不賴,只不過過的有點快。對我們兩個來說,這很累,而且這裡是戰場,我們確實聽到了槍聲。而且我相信你有腦子,你會知道10分鐘的時間都只在砍一棵樹˙˙那棵樹有多大?對砍一棵樹來說,10分鐘非常的漫長˙˙

  砍倒了它,好日子當然也不會因此降臨。然後,我取木材,Nisahal負責編繩子。我再用取好的木材,Nisahal編好的樹皮繩,柴刀,開始構築我們的半空營地。

  相信我˙˙這一點都不簡單˙˙這裡的樹,長的算是很密集了,所以我原本才擔心就算有雨也淋不進來。如果說要搭帳篷,這裡根本沒有地方夠大可以搭。所以只能選擇用一點賭博的成分,利用這些密集的樹當支柱,做成半空的平台。

  這倒是比欄杆式建築還要再更高竿一點的建築了˙˙看來老爸以前教我的東西˙˙現在還真是好用˙˙我突然用一種很感激的眼神,看著在下面搓樹皮的Nisahal。

  "幹麻啊˙˙好像看到神一樣˙˙"Nisahal輕鬆的笑了笑。

  "你應該高興啊,還好我看到的是神,不是蛇。"我用一種半開玩笑的口氣回他。這種氣氛讓我們的工作變的愉快許多,也稍微有點加快了我們的進度。

  雖然班長在配給的時候,我們有釘子。不過我想著之後應該可以有別的用途,所以我在做準備放在樹木之間平台木板的時候,都只是用樹皮繩子來固定。雖然心裡還是會怕怕的,比如說繩子不夠牢靠什麼之類的˙˙而且為了減輕我們待會把平台固定在半空的辛苦,我也把木材弄得比較薄。所以還得擔心睡一睡會不會突然破掉˙˙好吧!這點如果真的很不放心,等第一層固定好之後,在看重量能支撐多少的木材來慢慢加厚吧˙˙希望這個營地真的可以撐住˙˙

  唉,真是比酒吧生活還要在更令人無法接受啊˙˙現在知道以前當學生的時候有多幸福啦˙˙一來當兵就遇上戰爭˙˙還得野宿在叢林裏面,生活的一切都要自己來˙˙

  好了˙˙終於,第一層平台弄好了˙˙但是我一踩上去,那感覺還真是恐怖˙˙搖搖晃晃的˙˙你如果有躺過在樹木之間吊起來的那種吊床,你就大概可以明白我的感受˙˙只是我現在是站著˙˙形容的準確一點˙˙就像站在吊橋上。唉˙˙我突然覺得還是用釘子固定比較好了˙˙該省則省,不該省的省下來日子也不會比較好過啊˙˙

  我將第一層平台又卸了下來,將繩子收掉,全都改用釘子固定。完成之後,重量是有變輕,其實重點是比較好拿。也比之前用繩子固定來的穩固許多。重新固定到樹木之間之後,站上去,岌岌可危的感覺沒了。厚度也適中,大約可以承受兩到三個成年人的重量,這樣就很夠了。

  "太好了!這樣就有地方休息了。"Nisahal歡呼道。

  "你小聲點!我們不知道敵人是誰,也不知道哪裡有敵人。我們剛剛砍倒大樹,想必已經吸引了不少生物的注意了。現在得低調點。"我低聲的斥責Nisahal。

  "抱歉抱歉˙˙可是我真的很˙˙不敢置信吧˙˙我們在這裡耶˙˙叢林戰場˙˙"

  "你先休息一下,我先在營地附近巡邏一下,順便準備一下一些迎接大雨的準備,我很確定會下雨,我已經感覺空氣很濕了˙˙"我讓搓樹皮搓到手都紅腫的Nisahal上來休息。而我必須繼續為了這些日子的生存做準備。

  當我將營地的休息點,也就是半空平台處理完畢的時候,已經下午了。所以我現在必須要先做迎接雨水的準備,溼氣越來越重,從缺了一棵樹的天空看上去,該暗的都暗了,所以我只得加快了我的速度。

  要接雨水或露水,最好應該要有塑膠布。想當然耳,軍中配給當然不會有那種東西啦˙˙不過!倒是有個替代品--帳篷。既然搭不起來,以它帆布的性質,拿來承接雨水再好也不過了!

  我將帳篷綁在樹之間,然後我開始去處理一個木水桶出來,以作儲水之用。這個木水桶也不是那麼的好做˙˙我還在作的過程中˙˙就開始下大雨了˙˙

  真是個全身濕的大雨˙˙我只好把上衣脫掉,掛在營地平台旁邊,繼續處理著我的蓄水桶。

  待我完成,帳篷上也已經積蓄了不少的水,輕輕的一拉,將水都倒進儲水桶裡。然而營地平台那裡倒是沒有太多的水,叢林果然˙˙樹真的太密集了,雨淋不太進來。還好友砍倒這棵,又夠大。

  不知道是因為沒有淋到雨,還是太累,Nisahal沒有起身,只是靜靜的休息。

  處理完蓄水桶的事,就開始補強營地的建設,比如說,平台要加木牆,這樣至少不會在第一時間中彈,前提是對方開槍的話。我在平台的下方又設置了一個平台,基本上只是墊高而已,放置木材,可以生火使用,或者製作新的器具,反正量很多。

  可是˙˙營地的問題、飲水的問題我都解決了˙˙食物呢˙˙?我們該吃什麼˙˙?不是讓我們啃樹皮吧˙˙還是吃蕨類˙˙?蛋白質補充是要我們抓蟲嗎˙˙?叢林裡有哪些動物可以輕易的捕食呢˙˙要想找到夠營養、無毒性、又要處理方便的生物還真是難哪˙˙

  我掏出了配給時分到的食物˙˙乾糧˙˙就是˙˙你知道的˙˙餅乾˙˙這讓我突然想到了,可以做成些方便攜帶的食物。可是要用什麼做呢˙˙我在大雨中,坐在快要溢滿的蓄水桶上思考著食物的問題˙˙看著我構築的營地˙˙真難想像我有這種本事˙˙

  我穿起了我的衣服,溼答答的˙˙不過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向著我們走來的方向,企圖走回直升機那裡。還好我在找水源的時候有在路上做一些記號,也不用怕被別人發現,因為那些記號只有我自己看的懂。但是記號不會被認出來,不代表我們的腳步不會被發現˙˙但是這一點,我就沒辦法了。

  想著想著,我走回了直升機附近˙˙姑且就稱為總機好了。總機這裡一點動靜也沒有,我想那些訓練有素的士兵,現在應該都還可以吧?

  我進到總機裡面,查看是否有剩下來的物資。還有,我需要一點油,我想那會讓我們方便許多。

  這裡有些剩下的物資,並不會太重。所以我想了點方法,把它們一網打盡,準備都帶回我們的營地,當然也包括那些汽油。

  我就在這大雨之中,來往於營地跟總機之間,直到我搬光了總機上所有的物資˙˙我才赫然發現,我們的營地似乎需要擴張。

  這次的擴張,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難,因為工具比剛來到這裡的時候更多。我很快的便做好了物資的存放˙˙不過這不是什麼輕鬆的事啊˙˙在這夢中,我想我也沒有什麼主角威能吧˙˙總不能讓子彈都已經中了好幾發,我還好端端的站著?

  我看看我紅腫發痛的手˙˙不管這到底是什麼˙˙這都太過真實了˙˙這場大雨的無情冰冷,我所構築的營地就在我眼前,為了構築營地,雙手用力過度而紅腫發痛˙˙這些無一不是在告訴我,這是真的。

  雖然我沒有一批軍隊,不過看著那些物資˙˙還有這個營地,突然有種回到古代,我是個軍閥的感覺˙˙不過以古代來說的話˙˙這些物資實在是太過未來化了。

  "Aserola,我休息夠了。我們一起巡邏吧!順便找找有沒有什麼吃的。"Nisahal站起身來,尋找到我的身影之後就這句話了。

  "也好,快天黑了。得趕快找點吃的,不然明天會很沒力氣。"我同意了Nisahal的說法。

 

  0位面

  "嗯˙˙真的˙˙好痛˙˙"Brezza眼眶泛淚,醒來便吃痛的說道˙˙

  下意識的往下體摸去,血˙˙還沒乾˙˙

  "所以才說哥哥都害Brezza好痛好痛的嘛˙˙"Brezza皺了一下眉頭,然後開始清理從自己私密處流出來的血˙˙

  Brezza緩緩的走下床,拿了一件衣服到浴廁去換。不久便換好了,又回到床上,趴在Asealor的胸前。

  "怎麼會這樣˙˙我才離開這麼一下子而已˙˙"Brezza焦急的低語道。

 

  沉眠之路

  稍晚,我終於明白熱兵器到底是威在哪裡˙˙況且別提我人生中第一次真的開槍,是在實彈射擊的時候。現在,這種技能,真的幫助到我了。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這技能是幫助我打獵,而不是殺敵。而且,我們今晚有食物了。

  天色已經有點暗了,雖然有煙的話可能不太好,會被敵人定位什麼之類的。但是,民生的需要˙˙還是得生活才行。

  取出了我放置在營地下方平台的木材,我在一個較空曠的地方,將地面清理乾淨,然後堆疊好木材,淋上一點汽油˙˙火柴一丟˙˙一個完美的篝火就形成了˙˙

  不過˙˙這獵物˙˙該怎麼處理呢˙˙?整隻直接烤嗎˙˙?我放棄了先處理獵物的問題˙˙我們還採了些野植物˙˙挑些較不鮮艷的植物˙˙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吃˙˙不過還是提起了鋼杯,放點今天的雨水,把那些應該可以稱為"菜"的植物丟進去煮˙˙

  如果有水源的話˙˙說不定就有魚可以吃˙˙魚大概還比較好處理˙˙鱗片刮乾淨、內臟清一清就差不多了˙˙可是動物不一樣˙˙有毛˙˙燃燒會很臭˙˙該怎麼處理呢˙˙?

  想著想著˙˙那個植物湯煮開了˙˙天色很暗˙˙往鋼杯裡邊看˙˙也只有黑黑的一片˙˙那味道聞起來˙˙真像藥草啊˙˙我拿來一塊木板,充當砧板,用軍刀把那些植物給撈了出來˙˙剁了個碎˙˙在拿出配給時拿到的乾糧,把乾糧切丁,然後用那些植物把乾糧包起來烤乾˙˙雖然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效˙˙不過我希望這個東西可以充當應急的藥丸或是營養補充品˙˙就這樣,我做了很多個˙˙然而天色也越來越暗˙˙

  "Aserola,我好餓喔˙˙"Nisahal有氣無力的叫我。

  "你把我們獵來的那傢伙給烤了吧。你知道怎麼處理吧?"我只是淡淡的說道。

  Nisahal搖搖頭。

  "我來。"

  我將這獵物的羽毛拔了個精光,刎喉放血,用儲備好的雨水清洗一下,再把牠綁在樹枝上˙˙

  "顧好牠,我想烤肉大學生應該挺拿手的。我不想吃不能吃的東西˙˙你懂我的意思吧?"我將這串"食物"交給Nisahal。

  "懂啊~烤肉嘛~交給我~"Nisahal笑開懷的說道。

  慢慢的,我們捕捉到的那個獵物,飄出了很香的味道˙˙不過我想應該是還不能吃啦˙˙還沒全熟。

  我看了看我烤乾的那些植物小藥丸˙˙吃了一顆試看看˙˙味道實在是不怎麼樣˙˙也沒什麼感覺˙˙不管是有毒還是藥效,我想都要等一段時間才會發揮吧?我將其他的藥丸都收了起來,喝了一口那個植物煮出來的湯。除了很像藥味之外˙˙其實還挺好喝的˙˙算我們幸運吧˙˙這樣也是一餐˙˙

  "好啦~這樣吃應該正好˙˙"不久後,Nisahal將烤好的獵物拿了過來,放在我剛剛用的砧板上。很香˙˙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打獵的戰利品˙˙也是我親手宰殺的˙˙我們兩拿出軍刀,割下獵物的肉就吃˙˙你知道˙˙野生的生物˙˙肉質非常的緊緻˙˙但不是老˙˙非常的好吃˙˙

  雖然是我第一次殺生˙˙可是我真的覺得心裡的感動˙˙很奇妙˙˙這是為了生存˙˙算是吧˙˙總覺得發生了許多不可思議的事之後˙˙像這種事都只能算是小事了˙˙當我們正在享用這美好的晚餐時,天色也終於完全暗了下來。

  夜晚正是我工作的時間,所以我讓Nisahal先休息一番,我先守夜,雖然現在還很早啦˙˙

  回想了剛剛的獵物,說不定早上那聲槍響,是為了獵捕動物也不一定呢?不過,既然是戰場,還是警覺點好,小心使得萬年船。有些事情˙˙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濠
  •   要接雨水或露水,最好應該要有塑膠布。想當然(耳)
    應該是這個爾吧
    不過他爸前後還差真多阿~
    不過小風到底看到什麼呢@@!?
  • 我只是照著打~
    因為我電腦的輸入法是:想當然耳
    他爸受到的SHOCK太大了。
    就是看到他們被抓去戰場啊~他想說他只是離開一下,沒想到就變成這樣了。

    阿凡 於 2010/08/19 22: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