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是在水源邊紮營˙˙應該還可以有洗澡的機會˙˙不過說認真的話,下午的雨真的很厚˙˙現在桶子裡的水就算拿一點來洗澡˙˙也還是可以撐到明天再下雨。大不了我再多做幾個蓄水桶,又可以儲蓄更多的水。可是用不完的話,會滋生病媒。我說過,憑我們這樣的裝備,基本上受傷、生病,就無法戰鬥了。所以還是要小心為上。

  我在營地的平台上,往外看去,大概看到最遠的地方,我就記住那附近的特徵,作為夜晚巡邏時的最遠的參考依據。每參考一個地方,我就會走到那裡,然後作上一個記號,再回到營地平台上,確認我可以清楚的看見那些記號,然後再做下一個最遠參考點的標記。如此,我一直重複到,做完從營地中心,所畫出去最遠半徑的一道防線。明天以便裝設禦敵的陷阱。

  這算是個挺和平的夜晚˙˙慢慢的,露水˙˙降下來了˙˙空氣變的非常的冰冷˙˙整個雨林都起霧了˙˙我也看不到我做記號的地方了。視距大約就兩三公尺˙˙然後再外面就都白茫茫的了。

  這樣的晨霧,有好也有壞。對於戰術上的運用,如果可以掌握天氣的狀況,會比較容易可以克敵制勝。像是晨霧的話,很適合探查敵情,不過很遺憾的˙˙我們並不知道敵人是誰,也不知道敵人在哪。

  "Nisahal,起來。"我輕輕的將Nisahal搖醒。

  "呃˙˙天亮了˙˙?"Nisahal意識還有點朦朧˙˙

  "還沒,該你守夜了,我需要休息,有事情再搖醒我。"

  "喔˙˙守夜啊˙˙你放心的休息吧。"Nisahal終於整個清醒過來了˙˙看他剛剛的表現,實在是一點都不像在打仗的人。

  我有點不放心,但我還是需要休息,即便這是在我的夢中。

  整個休息的進程,我並沒有入眠。我閉著眼,很無聊的一邊讀秒,一邊想著以前的事,還有未來的事。

  當我數了將近三個小時之後˙˙雖然閉著眼睛,但是還是能感覺到眼前慢慢的有光。

  "天亮了。"我睜開眼睛說道,反正我也無法入眠。

  "嗯。"

  我起身,看了看四周,霧還是挺濃,不過因為有光,所以視距比天色稍暗的時候在更遠了點。

  "感覺真是很不真實呢˙˙"Nisahal嘆了口氣說道。

  "應該慶幸我們還沒遇敵。在我叫醒你之前,我對這附近的環境做了一下評估,我們現在去設置一些禦敵的陷阱。"我拍拍Nisahal的肩膀說道。

  我們簡單的盥洗了一下,便背著一些工具,到我昨天作記號的那些點的其中一個,準備開始做陷阱。

  "該怎麼做?"

  "挖坑。"我拿了一把鍬給Nisahal。

  "準確的說˙˙是有點像壕溝的陷阱。"我又補道。

  Nisahal點了點頭。

  "我簡單的講一下,確實是要挖壕溝,但是只挖在樹後面。人類不可能穿透物體,所以一定會繞開樹,而我們在樹後挖壕溝,是我們自己有需要的時候可以作戰術上的運用。而在壕溝旁邊延伸出去的地方也要挖溝,但不要太大,要讓敵人陷進去之後,沒有辦法馬上反應,我們就要在第一時間予以痛擊。"

  "那大概要挖多大?"Nisahal不解的問道。

  "有大有小囉!除了我們要用的,也就是樹後的溝要能容納我們兩個人再外加一點活動的空間,其他地方就是有大有小。"

  "你真的22歲嗎˙˙?感覺你真像個三十幾歲的職業軍人呢˙˙"Nisahal嘆了口氣。

  "趕快動工吧!越早完成對我們有好處的。"

 

  "昨天的樹,還有槍聲是這個方向沒錯吧?"口氣輕挑男子的聲音,聽起來正在我們這裡來。

  "廢話,那們大動靜˙˙你看!那裡有營地!"一個成熟男子發現了我們的營地。

  "誒˙˙怎麼辦˙˙是不是敵人˙˙?"Nisahal有點焦急,低聲的問我。

  "別把槍的保險打開,以活捉他們為首要目的,趕快,到離他們最近的壕溝。"

  "沒想到這種地方竟然還有那麼漂亮的營˙˙"口氣輕挑的男子話還沒說完,已經掉入陷阱了,並且在吃了我一個槍桿之後暈了。

  "Dorsa(多薩)?"成熟的男子意識到自己的夥伴沒了聲息。

  "那小鬼˙˙"成熟的男子也在此時落網啦!Nisahal舉起槍托便奮力一擊。

  "其實,你還不賴嘛!"我拍拍Nisahal的肩膀說道。

  "呵!大學生不是只會烤肉!"

  "拖回去吧!看他們能提供我們什麼資訊。"我指了指這兩名男子身上的軍服說道。

 

  在把人拖上平台的時候,感覺特別的吃力˙˙我想起了之前我睡在床邊,醒來卻在床上的事。當時我就說過,人睡死的時候會比平常還重。現在這兩個男的雖然不是睡死,但是昏迷倒也差不多狀態了。

  提著我們的水壺,餵他們喝點水,很快的,他們慢慢醒來了。

  "可惡˙˙竟然用偷襲˙˙"較年輕的Dorsa醒來了˙˙

  "是不是偷襲,可能還有待商榷喔!我認為我們的戰術很完美的將敵人活捉,這是個事實喔!"我輕輕的說道。

  "你們的軍服˙˙敵人!"

  "你想死嗎?"我舉起了軍刀架在他脖子上。

  "好吧˙˙還是好好商量好了˙˙我先投降˙˙"名喚Dorsa的男子識相的安靜了下來。

  Nisahal那邊較成熟的男子也醒了過來˙˙

  "偷襲!"

  "冷靜點,你們現在很安全。"Nisahal只是拍拍那男子的肩膀說道。

  "要殺要剮任憑處置!"成熟男子非常的豪氣。

  "大哥,我不知道你在演哪一齣,不過我希望你可以冷靜下來跟我們談談。"我只是用一點較為犀利的語言潑他冷水。

  "Kether(凱瑟),冷靜點,這兩個有能力把我們擊昏,要想殺我們早就動手了,何必還讓我們醒來?"Dorsa雖然口氣輕佻,不過也算是個懂事的。

  "好了,告訴我這場戰爭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吧。我們雖然是敵人,不過我跟我哥兒們才真的是非常的無辜,報考志願役,什麼也沒說就被帶到戰場來了。"

  "什麼!"兩個敵軍的男子非常驚訝,我想應該是很難以相信我們兩個是平民百姓還可以擊敗他們兩個訓練精良的士兵吧!

  "你們只是平民˙˙竟然可以在這種叢林中建造這種營地?"Dorsa不敢置信的說道。

  "而且還以完美的戰術活捉了敵軍的偵察兵?"Kether也非常不敢置信。

  "別懷疑了,先告訴我們必要的情報吧!我打算活捉你們,就沒打算要殺害你們,可以的話,我甚至希望你們可以幫助我們作戰!"我直說了我的意圖。

  "好吧˙˙事情是這樣的˙˙"兩名敵軍似乎放棄了掙扎的念頭,而我拿出了包紮用的繃帶,幫他們纏起被槍桿擊傷的頭。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不敢公開呢˙˙"Nisahal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這根本只算是一場假戰爭。其實我們還是同一國的。"我不屑的說道。

  "話也不是這樣說的˙˙這場內戰好歹也持續了不少年了˙˙"作為一個沙場老將,Kether嘆了口氣說道。

  "是啊,我們在這場戰爭裡面也打滾不少年了,這樣說對我們太不公平了˙˙"Dorsa也低下了頭說道。

  "很好,你們兩個是偵訊兵吧?我有辦法早日結束戰爭,你們要幫我嗎?你們回到我們陣營來,只要戰爭勝了,一定可以將功贖罪的。"我肯定了他們的功績,並且邀請他們回到我們的陣營。

  "這˙˙"兩個人頓時都語塞了˙˙

  "放心吧!這是真的,那天我們兩個被送上直昇機的時候,站哨那個親口告訴我們的。"Nisahal笑了笑。

  "好吧!我們幫助你。"兩個敵人在此時就成了友軍了。

  我跟Nisahal笑了笑,拍拍他們的肩膀。

  在我們開始討論之前,我們先決議了建另外一個平台供他們休息的地方,不然只有一個小平台要睡四個人太擠了。

  在我們工作的期間,一直都在閒聊,聊聊家人,事業之類的。Kether是個有家業的人,而Dorsa則跟我們比較相近,算是個頗有抱負的青年。

  四個人在一起工作,很快的便又蓋好了一個平台,而且也多製造了一個蓄水桶。兩名戰力的日用整備完之後,我們便開始討論戰術。

  "我有不少想法,我先歸納一下,跟你們提個大概。

  "原本我是希望,可以用離間計,讓我方人數增加,不過這點事關營地的擴張,我不希望太過於傷害這片叢林。

  "然後,我第二個想法,希望你們兩位可以充當雙面間諜,替我們帶來情報。不過這個做法風險會比較大,我不希望兩位喪命。

  "最後,我的想法是,我們四人,組成一支機動隊伍,在凌晨起霧的時候,發動奇襲。目標是對方的頭兒。你們覺得哪個比較合適?"我問了問我以外其他三人的意見。

  "第一個想法,是最保險的,可是軍隊常常都會集合,要點名,所以有人不見的話,馬上就會出事。"Kether分析道。

  "第二個想法,我們兩個今天出來,也只是因為上級的任務,讓我們探查昨日的槍聲伐木聲。不然軍隊體制裡,不可能自由進出營地的。

  "奇襲的話,是有點挑戰性。可是我們兩個是偵察兵,你們兩個是平民,真的可以以四個人的力量,單挑一支軍隊嗎?"Kether分析完之後,發出了這個疑問。

  "對於奇襲的戰略,我們可以現在討論。不過你們兩位確定不回去,而要跟我們一起待在這裡嗎?"我再一次確認兩位友軍的決定。

  "對!你是個平民,沒有受過軍中的訓練與教育,可是卻在第一次戰爭中救活捉敵方兩員,這樣的實力,是值得令人敬重的!"Kether這般說道。

  "而且我們兩個的休息平台也都蓋好了。"而Dorsa也點了點頭。

  "好,那我們現在就正式的開始討論奇襲作戰。

  "首先,我需要藉助兩位偵訊兵的技能,探查敵方營地附近的地形,便於我做戰略的計畫。"

  "這沒問題,小事而已。"Dorsa一臉輕鬆的說道。

  "情況允許的話,我們不可以動用步槍,以不殺害敵人員第一原則,要知道,敵人可跟我們都是同一國的!

  "兩位,敵方的營地附近應該有水源吧?"我聲明了不殺人的條件之後,又問了水源的事。

  "有,畢竟當初就已經決定好要打持久戰了,所以在找適合紮營的地點時,就已經物色好水源了。"Kether回想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好,現在,帶上軍刀,往水源前進,我想那個水源,應該會有敵軍使用,所以我希望藉助兩位熟知水源附近地形,去捕捉我們今天中午的食物,而我跟Nisahal去觀察敵軍營地的情況。Dorsa將你的錶借我"

  Dorsa很乾脆的就將錶脫下給我。

  "對時,現在時間,上午9時52。準備好各自所需之裝備後,9時55出發,執行各自的任務。10時30回到本營地集合。開始行動。"我看著Dorsa的錶,然後看看其他人說道。

  稍微準備了一下,出發的時間馬上就到了,之後各自就執行各自的任務了。

  隨著太陽的位置,我做好了這叢林裡的定位。在兩位友軍的帶領之下,在我們營地的北方,基本步行需要20分鐘的地方發現了敵方的營地。看起來比我們的營地要現代多了,竟然還有操場,這才是讓我傻眼的事。砍那麼多樹就為了弄一個操場˙˙結果他們的營地連一根木頭也沒看見,那被砍倒的樹都到哪去了?

  在距離敵軍營地約500基本步伐的地方,我們兩隻小隊分道揚鑣了。

  我跟Nisahal複習了一下Kether和Dorsa交待我們一些偵查需要注意的事項,然後便開始了我們的任務。

  這個時間,敵方正在午膳,所以外哨的部份相對薄弱。其實我們的觀察而言,那裡根本就沒有人站哨˙˙當我們靠進到約剩百步距離的時候,敵軍還是沒發現我們,而且我們已經可以清楚的聽到他們歡樂的午餐時光˙˙

  我們從他們的營地背面來的,據了解,他們的營地是面向北方建的,而出了營地大門約一公里處有河流。看了看時間,10時22,另一小隊應該已經抵達水源處了。我也決定再更近距離的觀察敵方營地。

  說實在的,敵方營地真不是蓋的小。遠遠的看還沒發現,現在來到敵營的圍籬邊,裡頭竟然有不少的水泥建物˙˙真是不得不佩服那些軍人可以在這雨林中開創出這樣的一片天˙˙但這真是傷害大自然最壞的典範!

  稍微觀察了一下一些看起來比較重要的設施,記在腦子裡之後,撤退的時候到了。在回程的時候,恰於原本的分歧點,遇上了另一隊,看著他們捕獲的魚,今天中午的午餐夠份量了!

  同昨天,堆起了木材堆,淋上點汽油,那小小的火柴一丟,又是一個完美的火。

  說實在的,中午的雨林,甚是非常的悶熱啊˙˙然而那個太陽曬的進來那裡,更是毒辣辣的紫外線伺候啊!但是為了料理我們的午餐,還是得把這火給升起來,還是得待在火的旁邊照看食物。

  我在平台上思考奇襲戰略的同時,兩位友軍正處理著食物,然而Nisahal卻不知道從哪裡運回了兩塊石頭,一塊平的美,一塊凹的嬌,說拿來充當鍋還真是正好!

  那今兒個又有得煎魚,又可以煮魚湯了!

  "吃了那麼多年的伙食,真沒料到野食原來這麼美味!"Kether喝了一口魚湯之後震驚的說道。

  "大概是因為叢林的生長環境特好,而且又是你們親手料理的吧。"我只是笑了笑說道。

  吃飽喝足了之後,我讓大家先回平台上休息,以便發落夜間至凌晨的備戰事宜。

  而我,則用蓄水桶裡的水,在帳棚後面洗澡,洗了個爽快˙˙雖然並無法完全洗乾淨身體,但是用大量的清水沖洗保持一定程度的清潔,也是可以遠離疾病的。這點在叢林裡面,也是很重要的喔!

  洗好澡之後,我躲在另一邊的平台下面躲太陽,順便等待今天下午的大雨,也一邊繼續思考著奇襲的事宜。

  不知道Ary前輩祂們在做什麼呢˙˙?Brezza人也不知道在哪裡呢˙˙還是趕快把奇襲的整個計畫都完成吧˙˙我們可是承受不起失敗的˙˙

  我的計畫大概是這樣子的:從巡邏的士兵開始下手,約於晚間7時,敵軍用餐完畢之後,會開始派人力巡邏,預計巡邏小隊數組,每組兩人。我方必須以一人之力,分成四組,將敵軍巡警人員擊暈,並且卸下其所有裝備,並帶回營地的壕溝後樹幹上綑綁。藉以此方法削弱敵方戰力。當敵軍發現巡警人員都未回歸,推估會使用跟蹤的手段,四人一組,兩人在明,兩人在暗的隊形來擊殺我方人員。此時我方應將編制重整為兩人一組,一員解決明的兩人,另一員則解決暗的兩人。同上,擊暈之後,卸除其所有裝備,當成引誘敵方掉進壕溝的誘餌。

  計畫到這裡,外邊也開始下大雨了˙˙真是微妙的感覺˙˙現在的我就像參謀一樣,還身兼指揮。比職業軍人還像軍人呢˙˙我突然回想起以前在學校有個老師常常派我去比賽,我也常常得名回來,他總是會說:Asealor,你真是個天才!扮演什麼像什麼。

  或許吧!某種角度上,如果這是戲,我想我是個非常好的演員˙˙

  照友軍的說法,敵營目前有兩個排,一排計36員,其中兩員到我方陣營,合計敵營中共有70員整。預估削弱敵方的兵力:一小時可以解決敵方8員,從晚間7時開始,8時之後可能會改制,一小時我方可卸除敵方16員。

  此削弱計畫若成功,估計於晚間11時,敵方總敵數將只剩下34員,意即損失了一排的兵力。推測此時,敵方只會留下高層級排長、副排,其餘30員編制10人小組,共三組。此時我方應將隊伍轉變為適合應對10人的四人一組。一員誘敵,一員掩護,一員暗中削減敵方隊伍,最後一員協助削減敵方人數。

  預估作戰完成時間,約隔日0時30。

  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濠
  • 好個指揮兼參謀長= =''
    這麼快就擬定好了(猛)
    倒是另外那2位看了感覺挺有心機的XD
  • 覺得猛歸猛,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主角威能?

    時空流的小說,這樣已經夠判斷了,你有看懂嗎?

    那兩個其實是不錯的傢伙啦~

    阿凡 於 2010/08/20 16: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