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比之於灰色的你

  "自由下課。"

  老師的一句話突然讓我從恍神的狀態中醒來。

  "嘿~新同學,需要嚮導嗎?"好些同學對我聚了過來。

  "呃˙˙"我只是愣了一下˙˙

 

  "呃˙˙那個˙˙我是新轉來的同學,我本來就讀於幕信高中˙˙因為某些原因轉到本校來˙˙大家可以多多指教˙˙"

  "哇~明星學校轉來的耶~"

  "那功課一定很好囉?"

  "功課好不好倒不是重點,來職校還算是認清楚事實,以後找工作圖個方便吧?"

  "是啊是啊,社會現實,不過如果是圖找工作的方便˙˙也不會選擇餐管吧˙˙?"

  "餐管有什麼不好?反正在哪裡都一樣現實。"

  "呃˙˙我本身現在是有在外面工作的,正好跟這個科有關。"

  吱吱喳喳。

 

  "新同學在想什麼呢?"聚眾人群的其中一個又把我喚醒了。

  "我在想剛剛課堂上到底上了些什麼。"雖然很接近,不過這也算是半個謊言吧。

  "我們帶你去逛逛吧~"相對於我,我認為這些新同學真的很活潑。

  "改天吧˙˙我先試著用自己的方法來習慣這新學校的氣氛吧!"

  "還真是害羞呢~"

  "也是,高中生活真的很憋,不過你既然來到我們學校,就會輕鬆點了。"

  "是啊,而且之前又是在那種明星學校,想必對課業的要求一定很緊,來到技職體系的學校啊~只要對得起自己就好囉~"

  "這真是我聽過最像人話的人話了,在幕信怎麼可能有人會這樣講。"我開心的笑著。

  同學們也都對我上下其手的˙˙拍肩、摸頭,算是在替我打氣吧?這算是一種很另類的新人下馬威,不過打氣效果是滿分喔!

  "我叫Aseslor,請多指教。"

  "很好~又一個對人生看開的好傢伙進入了技職體系了~掌聲~"班長拍拍我的肩膀,點點頭說道,然後大家都開始鼓掌歡迎我,這讓我感覺有點不好意思。

  不過在這裡我的年紀比所有同學都大點,反而我顯得太害羞的話,似乎也有點說不過去呢?慢慢來吧,我想我很快就可以習慣的。

 

  課堂上,我努力的去聽,也用力的想像老師說的這些理論該怎麼實踐。雖然我已經降轉,不過實際上這還是第一次接觸這個領域,感覺非常生疏˙˙

  而且我降轉是降到二年級轉過來,等同於我又少了人家一年級的基礎,總覺得還是有點吃力。

  明明才第二節課,我的腦子已經轟隆轟隆的了˙˙

  "光仁家商的可怕˙˙還真是不比幕信少呢˙˙如果把學校比喻成人,這就是所謂的天生我材必有用了嘛!"下課之後我只是趴在桌上,然後有氣無力的說道。

  "加油啊~"班長走過我旁邊給我拍拍肩膀說道。

  "是˙˙"

 

  很快的,我提起了精神,撐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

  "啊˙˙腦子一點也不空乏,但肚子卻完全相反啊˙˙"我剛站起身,一堆同學大呼小叫的擠到窗邊去,然後˙˙

  "餐管2班Asealor,聽到廣播請到學務處。"

  "新同學第一天就這麼有人氣啊~"班長坐在位置上,轉頭看著我笑道。

  "這不知道是褒是貶,反正去看看再說。"

 

  "報告,請問有什麼事廣播我?"

  "請進,有你的會客。"聽到請進我就打開門進去了。

  "早上有點事情,所以忘了哥哥的早餐了,不過沒關係~Brezza剛好做了午餐過來~"一個熟悉到無法再更熟悉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

  "唉呀~Asealor有這樣的妹妹還真是幸福呢~"學務主任回的話似乎˙˙跟這個場域不太符合吧˙˙?

  "Brezza˙˙妳來給我送午餐啊˙˙"

  "怕哥哥在學校吃的不夠健康呢~"Brezza小碎步的過來牽著我到裡面的椅子坐。

  "我把便當拿回去吃吧˙˙我先˙˙"我正要起身˙˙

  "Asealor,你可以帶你妹妹去班上看看啊,也算是給她親自來送午餐的獎勵,多陪陪她嘛。"教官趁人不備放冷箭啊!

  可惡˙˙我想說Brezza沒有這樣要求,直接給她矇混過去就算了˙˙這下被教官陷害了˙˙

  "呃˙˙好啊˙˙就這麼辦吧˙˙"我應諾了教官的話。

  然後Brezza也起身,牽著我的手走出學務處˙˙

  所有看見Brezza的學生、老師˙˙表情都非常的豐富˙˙有伴的還交頭接耳的吱吱喳喳˙˙我只是隱忍的咬著牙,但不做任何外在的表示。

  回到班上之後,接著來的不是豐富的表情,也不是吱吱喳喳,是一整個班級的人全都把我們圍了起來˙˙

  "來!餐管2班集合!午休時間!"班長擊掌大喝。

  班長這麼一喊,我的新同學們馬上便集合了起來,並且回到課桌前坐好。

  "好~Asealor幫我們好好介紹一下你身邊這位小美人吧~"班長笑的如此燦爛,大家的掌聲又那麼的熱烈,這叫我怎麼拒絕呢˙˙

  "哥哥~你也回去位置上坐好吧~"Brezza對我抱以一個甜美的微笑,然後鬆開牽著我的手。

  "是,我也是餐管2班的學生呢。"我輕輕的摸摸Brezza的頭,然後走回位置上坐好。

  "我叫做Brezza~是Asealor的妹妹~大家有想多認識我的現在就多多發問吧~如果是能說的,Brezza會直言不諱的~"

  Brezza小小的身影在台上,她的措辭,實在很不符合她的外表呢。

  "Brezza今天是來做什麼的呢?"

  "Brezza是來給哥哥送便當的~"

  "˙˙"

  我們班太HIGH,以致於隔壁的旅管2班跟餐飲2班都圍在我們教室外面的走廊上,讓我非常驚恐的撇過頭去看著窗外。

 

  一陣騷動結束,終於可以乖乖的吃午餐了!

  當我打開餐盒,出於Brezza之手的精緻午餐果然不出所料。雖然是頗為普通的菜色,但仍是非常用心的擺盤、配色,莫非˙˙Ary前輩的副業是營養師嗎˙˙?不過話雖如此,Ary跟Brezza看起來˙˙還真的不太像是母女呢˙˙

  倏的˙˙我突然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按照往例,Brezza當然要陪著哥哥吃飯呀~"Brezza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我的前面,她的行為舉止,總是讓我不知該怎麼面對呢˙˙

  "看你那什麼蠢樣~妹妹要陪你吃飯呢~"多事的班長拍拍我的頭,然後抱起胸來笑道。

  "這樣好嗎˙˙?"我呃了一聲˙˙

  "就算回去,家裡也只有Brezza自己一個人嘛~"Brezza用一種期待的眼神看著我,似乎是在跟我說:今天就讓我留在學校吧~的樣子˙˙

  "對嘛~Asealor,你妹妹都這樣說了~乾脆我們去跟學校申請你妹妹可以跟你一起來上學怎麼樣?"這個多事的班長˙˙她用力的拍擊我的肩膀,並且說著天馬行空的話,這讓我˙˙非常無奈˙˙

  "這裡是收容所˙˙還是有附設國小˙˙妳難道看不出來她只有小五嗎˙˙?"我用一種特別無奈的眼神看著美女班長,但是我最後一句疑問句,幾乎是用喊的出口。

  "所以才要用申請的嘛~"班長回我的這句話,讓我完全傻眼˙˙

  "好了~吃午餐吧~"Brezza的小手在我眼前揮揮,示意我趕快醒來。

  "我也要回去吃午餐了~"班長跟我們打了個招呼然後就回到位置上去用餐。

  我想算了˙˙也就開始用餐了˙˙

 

  用餐完畢之後,我帶著盥具,到洗手間去刷牙,我不喜歡吃完東西那種很膩的感覺˙˙所以都會急著把那感覺洗掉。此時我是在男廁,所以當然那小傢伙不會跟來,讓我暫時可以不用提防她˙˙不過許多的人看到我在這裡刷牙,都對我投以一種很奇怪的眼神,但是我並不確定到底是因為我在這刷牙奇怪,還是因為我牽著Brezza奇怪。

  當我回到教室,一眼就看到Brezza坐在我的位置上等我,而她身邊圍著好些同學。

  "教務處說只要通過入學考就行了。"班長冷不防的從我身後拍拍我的肩膀說道。

  "妳覺得我該說什麼呢?"我當然沒有被嚇到,轉過去無奈的看著她說道。

  "關於這個嘛~重點似乎不在你~該說什麼的是你妹妹~"她露出一種近似於模特兒班專業的微笑對我說道。

  我只是翻了個白眼,然後走到我的置物櫃,將我的盥具放好。

  "Brezza,妳有打算要上學嗎?"我將手輕輕放在她的頭上問道。

  "哥哥希望Brezza也能上學嗎?"Brezza笑了笑,取下了我放在她頭上的手。

  "妳高興就好吧。"雖然我的話有點冷冷的,不過Brezza的甜美笑容,毫不懼怕我這冷冷的語句,也融化了在場男同學的心。

  "哥哥~"Brezza對我招了招手。

  "嗯?"我蹲了下來,以應對她的身形。

  "位子還你~"Brezza摸摸我的頭,輕輕說道。

  於此同時,我可以感受到某些男同學對我投以羨慕的眼光˙˙不過我實在不想破壞他們對Brezza的美好形象˙˙

  當我坐回到位置上,不想這小鬼竟然給我坐上我的大腿,讓我當場傻眼˙˙而我同時也看到了男同學們的眼裡擦出了火花˙˙

  "哥哥哄Brezza睡覺吧~"Brezza將後腦靠在我的胸膛,整個人感覺十分舒服的躺在我懷裡。

  可惡˙˙為什麼我第一天上課妳就把我的形象毀到幾乎等於0呢˙˙妳果真是個極惡魔頭!

  我只得尷尬的對那些男同學笑一笑˙˙然後摸摸Brezza的頭˙˙很快的˙˙她睡著了˙˙

  前一陣我昏迷的那些天,都是Brezza不眠不休的照顧我˙˙我也就由著她去了˙˙我偷偷的伸出我的左手牽起她的手,以表我對她這些日子照顧的感謝˙˙至於為何要偷偷的˙˙這應該不用我多說吧˙˙?

  在下午上課之前,我帶著熟睡之於娃娃的Brezza到健康中心去"寄放"˙˙我總不能抱著她上課吧˙˙

  "唉呀~令妹這模樣真像個娃娃呢~"校護的語氣帶有一點興奮呢˙˙

  "我無法理解妳在興奮什麼˙˙還有,妳可以不用那麼尊重的稱呼他人˙˙有點奇怪,也會讓人覺得難以親近。"我只是輕輕的將Brezza放在病床上,並替她蓋上被子。

  "她年紀要再小點的話,確實是個娃娃˙˙不過她現在這模樣已經很要不得˙˙再小點我恐怕會自殺˙˙"我用一種人耳聽不見的音量低估道。

  "好啦~你就安心的把她放在我這吧~放學的時候我會把她送還你的。"這個時候,她總算有點護理師的感覺了。

  "好,謝謝護理師,我回去上課了。"

  然後就是下午的第一堂課了˙˙

  "職業學校實際上跟我想像的差太多了呢˙˙"第五節下課我理了理思緒低估道。

  "你還不是很習慣吧?來自高中的你,應該還是比較習慣非專業科目吧?"班長走了過來拍拍我的肩膀說道。

  "是啊,真的差太多了。不過現在這些專業科目的東西,對以後的工作幫助頗大,這樣也值得了。"

  "呵呵~我都還沒自我介紹呢~我是餐管2班的超級班長,我叫Fenaly(菲娜莉)。"她對我笑了笑。

  "超級班長咧˙˙請多指教囉。"我只是尷尬的複誦了她的職位˙˙

  "是啊~你真的得要多多指教才行呢~不然你在這人生地不熟的~趕快給我拜個碼頭先~"Fenaly驕傲的挺起自己的胸膛。

  "你們這裡拜碼頭都是些什麼模式˙˙?這種事我還從來沒做過呢˙˙我不混幫派˙˙"我只是無奈的看著她˙˙

  "你真是個怪人~而且是個頗為低調的怪人~照這樣看來,你在餐管這條路上的未來不怎麼好走喔~"Fenaly突然伸出手貼著我的額頭,感覺就像是在量體溫那種模樣。

  "我不知道妳是在看相還是在算命˙˙不過妳這麼唱衰同學˙˙是不是有失妥當˙˙"我抓下她放肆的手,並且用一個直述句來質疑她的話語。

  "很難說喔~不過現在可以準備上課了~我先回位置上了~"她甩開我的手,放下這句話就回到她的位置。

 

  ˙˙

 

  在最後一節課的時候,天色開始變黑,當然,這不是天黑的意思,是要下雨了。

  看那雲層的漆黑,還有厚實的水氣量,想來待會下起來肯定不小˙˙

  看到這雲˙˙午後˙˙大雨˙˙讓我想起了在夢裡跟老爸一起在那叢林裡紮營的那幾天˙˙感慨萬千啊˙˙

  不過課依舊要上,我趕快打起了精神好好上課。

 

  放學的鈴聲響起˙˙老師也不刁難我們,畢竟我們班秩序還算好,很快的就宣佈了放學。

  大家開始收拾東西,有的人看看窗外的雨勢大的嚇人˙˙有人提起自己的雨具就直接往外衝˙˙而咱們那個超級班長果真是有她神奇之處啊˙˙她在班級置物櫃那裡早就準備好了近乎全班數量的傘˙˙看的我當場傻眼˙˙

  "哼~人家我可是超級班長呢~"Fenaly說著說著,驕傲的挺起她的胸膛。

  我放棄針對她的挑釁,收拾自己的東西,待我收拾的差不多的時候,護理師把Brezza送到我們班上來了,而護理師自己也做好了回家的準備。

  "哥哥喜歡雨嗎?"Brezza指著窗外的傾盆大雨問道。

  "有些回憶,況且不論好壞。"我沒有明講,只是摸摸她的頭。

  "你們倆兄妹要傘嗎?現在這裡只剩我們三個了,不過傘只剩一把,怎麼辦?"Fenaly指著傘架問道。

  "妳用吧,妳是超級班長,生病了可就不好。"雖然我的話聽起來有點刺,不過我是認真的這麼想。

  "哼~況且不論你,你妹妹怎麼辦?她不是要考入學考嗎?感冒了才不好吧?"

  "Brezza沒有關係的~大姊姊放心吧~"

  "我們家住的不遠,這傘本也是妳準備的,妳用是應該的,大不了妳明天再多帶一把傘來,如何?"

  "好吧~看你說成這樣,我不用好像有點對不起這把傘似的~那就明天見啦~"Fenaly俐落的抽起傘,然後往外走去。

  "回家吧。我們慢慢的在雨裡走回家。"

  "嗯~"

 

  Fenaly撐著傘,站在校舍的旁邊,沉默的看著在雨中緩緩走出校門的Asealor與Brezza。

  緩緩的從身後拿出一把傘˙˙有點迷茫,有點遺憾˙˙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