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的工作

  夕陽在我們的注視中,漸漸的消失在地平線之下˙˙

  這間店的位置選的真是好˙˙呃˙˙我怎麼會說這種話˙˙?

  "喔~對了~Ary~妳過來一下~"Brezza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把Ary叫了過來。

  "什麼事啊,老闆娘?"Ary風情萬種的走來,笑笑的說道。此時的Ary也已經換好了衣服,看起來妖冶無比˙˙跟早上迎接我們的時候判若兩人。我想她剛剛那種極為妖魅的腳步,大概也是職業病吧?

  "去拿點除臭劑來~幫哥哥噴一噴~"Brezza笑笑的說道。

  "喔~對耶~一時都忘了~"Ary説完這句話之後就馬上往休息室走去。

  "呵˙˙呵˙˙"我只能尷尬的傻笑˙˙人類真的有這麼臭嗎?

  不過如果仔細想想˙˙我這些日子以來遇到的他們,身上似乎都有種若有似無的香味˙˙比之於我˙˙我看還是算了吧˙˙

  "Brezza可是為了保護哥哥呢~所以如果有不禮貌的地方,哥哥請見諒唷~"Brezza微笑的輕輕說道。

  "呵˙˙我可以理解˙˙應該吧˙˙"我只能無奈的傻笑˙˙表明我可以認同這樣的作法˙˙畢竟今天兩名員工進來的時候,都表明了我很臭˙˙

  我想Ary沒有說我很臭,大概是因為Brezza是先已經告知了我的身份了吧˙˙

  "歡迎光臨!(異語)"Gareals大聲的用我聽不懂得語言向今天的第一個客人問好。

  "很好~很有禮貌~(異語)"第一個客人也用奇怪的語言對著Gareals說道,表情好像很開心。

  "我拿來了~糟˙˙"Ary拿來了香水,看到了有客人來之後說了一聲糟,然後趕緊給我噴上。

  "橘子˙˙對了˙˙他們剛剛說的那是哪一國的話啊?"我做了一個滿有學習性質的發問。

  "那個不是國家的語言,那是仙語。"Brezza輕輕的向我解釋道。

  "那個客人是仙人嗎?"我傻傻的問。

  "當然不是仙人啦~祂待會過來點酒的時候,你大概就會有個底了~至於為什麼不是仙族還要用仙語。是因為仙語算是異種族之間還算很通用的語言,所以老闆就規定我們待客都得用仙語。當然,有些客人還是會說自己的方言,所以我們多少還是要懂一點才行呢~"Ary前輩跟我解釋道。

  我只能半理解狀的點點頭˙˙

  "唉呀~客人~裡邊請啊~(仙語)"Chensna搖搖擺擺的將客人請進來。

  "呵呵~"客人只是笑了笑,隨著Chensna的指引往吧檯過來。

  "等一下˙˙意思是我們的客人˙˙"我小聲的低估˙˙

  "沒錯~我們的客人大多都是非人~"Brezza小聲的回我。然而Chensna已經將客人領到。

  "老闆娘~您美貌依舊啊~(仙語)"客人又說了一串我聽不懂的話。

  "呵呵~承蒙讚美~既然來了我這,就好好享受吧~(仙語)"連Brezza也說著我不懂的語言。讓我心裡有點不滿,只有我聽不懂們在說什麼˙˙

  "調酒師,給我來點Chasnor。(仙語)"客人到吧檯前坐下,向我點了酒。還好酒的名字我聽的懂˙˙

  我臉上掛著微笑,幫客人拿來祂要的酒。同時心理也想著,這個客人竟然沒有說我臭耶。看來Ary前輩拿來的橘子香水真有用呢˙˙

  "你是新來的吧?從前沒看過你。(仙語)"客人向我說了一段我不明所以的話。怎麼辦˙˙我聽不懂仙語˙˙

  "客人~請您不要對新進來的員工太苛~他還沒學仙語呢~"Brezza開口解救我了~此時的Brezza讓我有點感動˙˙

  "喔呵呵呵~我看著他給我拿上我要的酒,我就下意識的判定他聽的懂了嘛~"客人笑著說道。我終於聽的懂他們在說什麼了˙˙

  "對啊˙˙我是新來的。"我穩穩的回了客人的話。

  Ary前輩此時站在一旁一直笑,不知道在笑啥˙˙然後就笑著走到前面當招待了。

  "呵呵~這間店的服務還是這麼樣的好啊~即使是新來的員工,即使不懂的仙語,還是很會招呼客人啊~"客人的笑聲非常的爽朗,讓我頓時放下了緊張的感覺˙˙

  "哪的話˙˙是您不嫌棄˙˙"我跟Brezza異口同聲的說道。然後我看看她,她也看看我。

  
  Brezza馬上羞澀的撇過頭去。這些舉動被客人看在眼裡了,祂只是笑了笑。

  "新來的員工還可以勾撘上老闆娘啊~果然是非常的厲害啊~哈哈哈~"客人的調笑讓我心中一震˙˙害我一時不知道該回祂什麼話。

  "好了好了~不消遣你們了~喝酒喝酒~"客人拿起酒杯沾了沾嘴唇,慢慢的讓酒入口。

  我回想起剛剛Brezza的羞澀表情˙˙這還是我認識她以來第一次看到呢˙˙說實在的˙˙還滿可愛的˙˙

  接著店裡的客人越來越多,氣氛也越來越熱鬧。大家都忙了起來,也就再無閒聊了。

  大家都很認真的接待著客人,整個酒吧裡的氣氛,又忙碌又歡樂。但是我卻覺得心裡有點空虛˙˙不知道為什麼˙˙這好像不是屬於我的生活˙˙

  偶爾我會有下來的時候,我就趴在吧檯上看著Brezza接待客人,跟客人一起跳舞的模樣˙˙我總覺得心裡會有股怒火˙˙

  我突然又想起了Gareals跟我說的話˙˙難不成都是真的˙˙所以我現在是因為看到自己的妻子跟陌生人跳舞,我在吃醋?不!我怎麼可以這樣想呢˙˙Brezza應該是我可愛的妹妹˙˙不是我的妻子˙˙我只是在擔心Brezza被陌生人拐走而已˙˙一定是這樣的˙˙

  "幹麻~看著老闆娘發呆啊~發呆就算了~臉色還那麼難看?"剛剛我接待的第一個客人看著我的臉色不太對勁問道。

  "沒事˙˙感謝您的關心˙˙"我只是搖了搖頭,然後又站起身來,繼續擦杯子。

  "呵呵~真是個彆扭的小鬼~"那個客人又喝了一口酒。

  "聽你的口氣,你似乎常常來吧?"我拿掉對祂的敬語。

  "是啊~我跟這家店的老闆算是朋友呢~不過啊,這家店的老闆也真夠神秘的~每次幫助我的時候,都只讓老闆娘來跟我接洽呢~呵呵~到頭來我只知道老闆的名字,卻從來沒跟老闆見過面呢~"客人笑笑的說道,然後又一口氣喝乾杯裡的酒。然後我又給祂斟上祂所點的酒。

  "謝謝啊~"客人開朗的笑著。我也突然為自己的工作,感到有些許的成就感。

  "雖然調酒師這樣說可能不是很禮貌,不過,我們交個朋友吧!你可是我上班以來第一個服務的客人呢~"我突然也釋懷了。

  "喔?很有趣啊~我叫Astro(亞斯卓)。我是神族的人~"Astro笑著對我說道。

  "我叫做Asealor,是個人類。"沒想到我一說完,離我比較近的客人全都轉向我,而且臉色不是很好。

  "唉呀~原來你˙˙不過我沒想卻是這樣一回事啊˙˙難怪不能露面呢~"Astro似乎認出了我的身分。不過我有點在狀況外。

  "各位客人啊~雖然這調酒師是人類~但是你們進來也沒聞到他的臭味,他可還認真的替你們上酒呢~就別計較了~(仙語)"Astro說了這段我聽不懂的話似乎是在替我解圍。

  "小子,趕快替自己斟杯酒,向大夥賠個不是吧~因為這裡啊,沒人喜歡人類~"Astro的一席話,我馬上就聽明白了。

  於是就趕緊斟了一杯酒。

  "抱歉!大夥,雖然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調酒師,不過我的種族會給大家帶來困擾的話,我在這裡向大家敬一杯酒,以示歉意!"我說完之後,把手上的酒一飲而盡˙˙感覺喉嚨像火在燒一樣˙˙好烈的酒˙˙第一次喝酒果然不該這麼莽撞的˙˙

  "好啊~(仙語)"好一些客人們都鼓動著,說著同一句我聽不懂的話,然後很開心的把手上的酒給乾了。

  "你小子真不愧是這間店的老闆啊~果真帶種~"Astro看著我的行徑,笑了笑,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替我解圍,也著實不賴啊˙˙不過你喝的這酒還真烈˙˙這麼一口下去一時還真是有點受不了˙˙"我張著嘴巴,用手向自己的喉嚨裡搧風˙˙真是好毒辣的酒啊˙˙酒果然是種毒藥啊˙˙今天總算見識到了˙˙

  "不過你這身份啊,還好今天的客人裡面大概就只有我知道。一旦穿幫啊,對你可不好。不過,你可比我想像的還年輕多了~呵呵~"Astro前面的告誡讓我有點不明所以,不過我也正打算跟祂解釋祂後面說的那句話。

  "我跟你講啊˙˙"我將Gareals說給我聽的事,轉達給Astro知道。

  Astro聽了之後大為吃驚。

  "什麼!真的假的!我一個多年的好友死了,我竟然什麼都不知道˙˙而我現在看到的他,竟然是年輕的他˙˙"Astro雖然話裡滿是驚訝,但也盡量把音量壓到最低,免的被其他客人聽到,打擾了人家的興致。

  "我自己也很匪夷所思無法接受啊˙˙誰要是遇上這種事啊,也沒辦法馬上就接受的吧?"我只是無奈的說道。

  "不過,話又說回來啊~也怪不得你跟老闆娘對看的時候,她會有那種表現呢~這點就是一個鐵證了~"Astro又調笑的說道。

  "少損我了˙˙我現在只把她當成妹妹˙˙至少˙˙"我話還沒說完,舞池的方向又是一陣不小的騷動。

  有客人跳完舞之後,想要對Brezza一親芳澤˙˙

  當時候我想也沒想,就想衝上前去制止˙˙卻被Astro給拉住˙˙

  "幹麻˙˙不要衝上去找死啊˙˙老闆娘自己有辦法的,好好看著你老婆的能耐啊~"Astro有點擔心身為人的我,不要說手無寸鐵了,根本連縛雞之力都沒有,衝上前去找外種族打架,那簡直是送死的行為啊˙˙

  我冷靜了下來想了想˙˙也對˙˙原本這裡的老闆已經死了,好不容易現在有了我,如果我再死一次,那他們的打擊不是頗大?

  "我知道你還是很擔心你老婆~要不我們一起去看看,但是不管怎樣,你都決不可以出手。"Astro安慰般的說道。

  我只是點了點頭,然後便暫時放下櫃檯的工作,隨著Astro上前靠近舞池。

  "Brezza小姐˙˙您願不願意跟在下一同出場呢?早就久仰Brezza小姐的美貌,今日希望得以一親芳澤呢~(異語)"一名裝束整齊的男子,用力的摟著Brezza,猥瑣的說道。

  "閣下對本小姐如此的不敬,難道是有什麼強硬的靠山?(異語)"Brezza也沒有掙扎,只是細細的說道。

  "聽到小姐這麼說,小姐可能有所誤會˙˙在下今日不是來撒野的˙˙是想一親芳澤~(異語)"男子露出了有點難過的表情,示意自己被誤會的不舒服。

  "我都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耶˙˙"我小聲的對Astro說道。

  "他們說的是魔族的話。所以你聽不懂也是正常的。"Astro小聲的回我。

  "有什麼好誤會的呢?本小姐可是有夫之婦呢~今天閣下來一親芳澤之前,是否曾打聽過本小姐的家世?(魔族語)"Brezza依然面不改色的輕輕說道,也不做掙扎。

  "小姐有的真不只美貌啊~連性格也讓在下心動不已啊~讓我更想要得到小姐的一切了~"男子擺出了猥瑣的表情˙˙讓我看了很不爽˙˙總有一種非常憤怒的感覺啊˙˙

  "好吧~看來閣下還真是無法溝通的人啊~(魔族語)Gareals~送客~"Brezza又說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話˙˙但是後面那句我倒是有聽懂˙˙

  "好的~老闆娘~"Gareals從人群外穿了進去,又憑空抓出了一把劍。劍上銘著許多的符文,而且形狀相當怪異。

  "這可是老闆御賜的逐客寶劍喔~(魔族語)"Gareals也不知道怎麼找到我的,看向我的方向,對著我輕輕的微笑。然後又惡狠狠的瞪向那名無禮的男子。

  "好啊~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嗎?(魔族語)"男子說了一句我不明所以的話,然後放開了Brezza,彎下腰之後,牠的背上倏的展開了兩道黑色的肉翅,當牠起身之時,牠也獻出了牠的真身˙˙真是十分醜陋的惡魔啊˙˙

  "顯露真身也是沒有用的~老闆所御賜的寶劍~只要是為了逐客,可都是百發百中的呢~(魔族語)"Gareals又笑了笑。

  此時,原本靠在舞池附近的人,全都退到很後面的地方,只有我跟Astro還在舞池附近。

  Brezza看到我之後,眼神閃爍的朝我跑了過來。然後,我輕輕的摸摸她的頭。

  "Brezza乖,不哭喔。"

  "嗯˙˙"Brezza只是嗯了一聲,然後緊緊的摟著我。

  "你還真把她當妹妹啊˙˙"Astro只是有點想笑的道。

  不過我沒有回應祂,因為我必須好好的觀察情況,並且保護好Brezza。

  "什麼寶劍?根本是笑話,今天就讓我來拆穿這個謊言吧!(魔族語)"那惡魔惡狠狠的說道。

  此時,我的腦子突然快速的運轉了起來˙˙牠剛剛說的話˙˙我似乎聽懂了˙˙

  "誒˙˙Astro˙˙牠剛剛說了什麼?"我突然很想確認一下,我到底是不是真的聽懂了˙˙

  "牠說那把寶劍是個笑話,牠要拆穿它。怎麼了?剛剛那麼多句,你也沒問半句,怎麼這一句你就這麼有興趣啊?"Astro還是笑笑的說道。

  "真的˙˙我剛剛聽懂了˙˙牠說的話˙˙"我有點意外的說道。在我說完這句的同時,舞池內的惡魔已經跟Gareals開打了。

  "那可真是恭喜你啦~呵呵~"Astro笑笑的說道。但是視線卻仍然在觀察戰鬥中的兩人。雖然那兩個並不是人類啦˙˙

  "哼~只有這點能耐嗎?(魔族語)"惡魔戲謔的笑著,一邊輕鬆的攻擊著Gareals。

  "那句話應該是我要說的才對吧~(魔族語)我好久沒有活動筋骨啦~別看我長的這麼帥、這麼纖弱~我以前可也是除魔的高手啊~(仙語)"Gareals後面的那句話,讓氣氛稍微的緩和了。只要是有聽懂的客人都笑了。

  "你看你說的笑話多麼的好笑~(魔族語)"惡魔停下手邊的攻擊,開始在手上聚集能量。

  "就是現在了!(魔族語)"Gareals將手上的劍,直立在眼前。

  "引領光明的咒術啊˙˙請指引一條明路,讓無禮之人,歸其所居吧!(異語)"Gareals用一種奇怪的語言詠唱著咒語,但是我竟然聽的懂˙˙我看了看身後,只有許多的問號,看來並沒有太多人知道這種語言啊˙˙

  "歸去吧!迷途的羔羊!(異語)"Gareals詠唱完咒語之後,劍身突然發出了令人感到很溫暖的光芒˙˙Gareals原本直立在自己眼前的劍,指向那名惡魔。而那道光也隨著劍鋒的方向直衝而去˙˙

  "哼哼~那種笑話~(魔族語)"那惡魔只是一臉輕鬆。

  "我聚氣都不用唱咒了~那種需要唱咒的招式,還能強的過我嗎?(魔族語)"惡魔手中的邪氣聚集的越來越大,但是又被牠壓縮而變小,看著實在也是不可小看的招式吧?

  "白痴~這是逐客的寶劍,又不是除魔的寶劍~你覺得我會用什麼樣的招式呢?(仙語)"Gareals說的話,又掀起了全場的一陣歡呼。

  "少在那裡耍嘴皮˙˙(魔族語)"在Gareals詠唱的劍光擊中那惡魔之後,牠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全場噓聲不斷。

  Gareals向著我拋來一個邀功的眼光,我開心的笑了笑,示意他"真是幹的好!"他也滿意的點了點頭。

  "除魔高手果真不是蓋的啊~"Astro看了一場不是很精采的戰鬥,卻也還是對Gareals做出了讚賞。

  "不過那少年說那把寶劍是老闆御賜的,不就是你嗎?"Astro轉過身來看著我問道。

  "別看我喔˙˙我什麼也不知道˙˙"我只是無奈的回道。

   Gareals帥氣的把劍,甩了甩、轉了轉,那把劍便消失的無影無蹤,然後慢慢的向我們走過來。

  "親愛的老闆&老闆娘~我已經把惡客逐出了~"Gareals帥氣的笑容,迷倒了在場所有的女性客人。

  "幹的不錯啊~"我為了獎勵他,就擺了一下老闆可能會有架勢說了稱讚他的話。

  "哪裡哪裡~應該的~"Gareals將右手往左邊腰部放,微微欠身。

  "Gareals做的很好喔~"Brezza突然放開我,然後在Gareals敬禮的時候摸摸他的頭。

  "喔~這可是很榮幸的事喔~"Gareals笑笑的說道。

  "好了好了~大家喝酒的喝酒~跳舞的跳舞~沒事啦~(仙語)"Astro大聲的喲喝道。

  然後店裡的氣氛又很快的恢復了。

  "那個咒語˙˙誰最好給我解釋一下~哈哈哈~"Astro爽朗的笑道。

  "我可是什麼都沒辦法解釋喔˙˙不過你要是聽不懂意思的話,我倒是可以說給你聽就是了。"我只是無奈的說道。

  然後我又帶著Astro回到吧檯,當然我也不放心的把Brezza牽了過來。這次我要好好的看住她˙˙

  然後Gareals又去收拾剛剛戰鬥的舞池˙˙好些的女客人全都圍了過去。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濠
  • 哈...在驅逐那隻惡魔的部分我笑了^口^
    只是要送他走但他卻以為是要對付他,還真是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呢XD
  • 其實˙˙

    有時候啊˙˙惡魔這種生物還挺無腦的呢~XDD

    算是我替惡魔塑造的一種新的形象吧!

    阿凡 於 2010/08/01 16: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