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說,你為何同敵軍一起作戰?"強烈的燈光打在Nisahal身上。

  "那兩人確實是敵軍,但是經由我們的說服,已回歸到我方陣營。"Nisahal定了定心神說道。

  "你說的我們,莫非除了你與那兩員之外,還有別人在嗎?"

  Nisahal陷入了沉默˙˙

 

  前面的作戰,一直都很順利˙˙

  我們四人的行動也一直都沒有被敵軍發現,成功的削減了敵方非常多的人。可是˙˙

 

  "很好,現在一直都很順利˙˙我們要乘勝追擊˙˙"我有點疲憊的說道。

  "可是你看起來很累啊˙˙這最後一步你是不是不要出戰比較好?"Nisahal看著我的臉色,露出了擔心的神情。

  "是啊,以你現在這樣的狀況,實在太危險了。"Kether拍拍我的肩膀,試圖勸退我上場作戰的念頭。

  "即使只有我們三個,為了你的指揮,我們一定會取勝給你看的!"Dorsa也是如此。

  "我說啊,我不上場指揮你們,你們如果遇到突發狀況要怎麼應變呢?"我只是苦笑著說道。

  三人無語˙˙

  "好了,走吧!"我提起精神來輕聲喝道。

 

  "怎麼不說話?那日在戰場,莫非還有其他人同你們一起作戰嗎?"

  Nisahal仍然沉默˙˙

 

  "記得,不殺人為前提。"我再一次提醒了大家。

  他們也都點了點頭。

  最後的時間˙˙

  "對時,0時20,推估作戰的最後十分鐘˙˙加油!就快結束了!"我鼓勵道。

  "嗯!"三人也提起了精神。

  "最終行動開始!"

 

  "如果你是在思考的話,我等你。戰場上免不了會有許多不想回憶起來的東西。"

  Nisahal仍是只有沉默。

 

  待我翻過圍籬,輕手輕腳的往敵人可能會在地方去˙˙如果沒有算錯,現在敵營裡只剩下四員,兩排兩副。只要搞定他們˙˙就˙˙

  息下心中的雜念,我挺起了我的步槍,踹開了門,裡面竟然是˙˙

  "是你!"直昇機上的班長見了我便大喊。

  "班長,你怎麼會在這裡?"我保持警戒的問道。

  "我˙˙被敵方俘虜了˙˙"班長苦笑著說道。

  "好,快,我外面有三員,快跟我們走!"我放下了我的步槍。

  "磅!"

  "你太大意了。"班長從身上掏出了一把手槍,不由分說就˙˙

 

  我˙˙中槍了˙˙被自己認為可以信任的˙˙

 

  "槍聲!快!"Nisahal等外面的三員,一聽到槍聲便立即的行動。

 

  我緩緩的看向我中槍的地方˙˙我的左胸˙˙只剩下窟窿了˙˙

  因為疼痛˙˙我跪倒在地˙˙這疼痛讓我無法言語˙˙

  我˙˙要死在這裡了嗎˙˙

  "俘虜是會降敵的,你太大意了。"班長淡淡的笑道。

  此時,Nisahal三人也已翻過圍籬來。

  "是你!"Nisahal看到班長便嘶聲喊道。

  "Aserola!"Kether大喊著我的名字。

  "原來你叫Aserola啊。早在直昇機上我就知道你是個料,不過沒想到你終究還是敗了,大概是敗在經驗吧˙˙"班長輕輕的笑道。

  在這幾日以來˙˙遇到的可怕的事著實是太多˙˙幾天前我不是還抱怨著幹麻生給我這麼強的心臟˙˙現在我的心臟跟著我的左胸˙˙一整個都空了˙˙這算是因果報應嗎˙˙?

  大量失血˙˙強烈的疼痛˙˙我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了˙˙真的要死了啊˙˙

  也好˙˙去陪陪爸媽也好˙˙

  我緩緩的閉上眼睛˙˙等待著女神的牽引˙˙

 

  "想好了嗎?"審訊人員看到Nisahal抬起頭來便如此問道。

  "沒有,當日只有我同那兩名加入我方的敵軍共同作戰。"Nisahal堅定的說道。

  "聽說在那之前,你只是個平民百姓,如今看到你有這番的表現,國軍弟兄非常需要你的領導啊!"

  "我願意將我的一生,都投入國軍的行列。以我一己之力,為國家犧牲奉獻。"Nisahal的眼神愈發堅定。

 

  "現在有請我們新任的少將指揮官,來跟弟兄們勉勵幾句!"

  "我是新任的少將,同時也是指揮官。我將帶領各位弟兄,結束這多年的內戰!"

  台下的弟兄雖然表情沒有改變,但是掌聲如雷,卻也代表著他們都認同這名年輕人,年僅21歲便因軍功擔任少將,同時任職內戰期間的作戰指揮˙˙

  而Dorsa與Kether也在軍功的彰績之下,戴罪立功,有了不錯的官職,但從此遠離了戰場。

 

  這裡˙˙這次應該真的是天國了吧˙˙?

  "笨蛋哥哥˙˙你不准死˙˙你還要照顧Brezza的˙˙"

  ˙˙對啊˙˙我死了˙˙Brezza怎麼辦˙˙前輩祂們怎麼辦˙˙

 

  "幹麻˙˙我很忙的˙˙你們兩個現在沒有軍務˙˙我有耶˙˙"Nisahal對著Dorsa、Kether抱怨道。

  "你跟我們來˙˙裡面有不得了的東西˙˙"Dorsa緊張的說道。

  "我又不懂藝術˙˙你們就因為藝術作品,把我叫出國喔˙˙?"Nisahal聽的有點無奈。

  "不懂藝術也沒關係˙˙你跟我們進去看了就知道了˙˙"Kether拍拍Nisahal的肩膀,嘆了口氣。

 

  "你看到那個女人沒?"Dorsa指著某幅畫前的一名女性。

  "看到啦˙˙不過我每天忙著國家大事˙˙實在沒心情管女人啊˙˙"Nisahal搖了搖頭。

  "走,你跟我們過去。"

  "喔˙˙"

 

  "這˙˙這不是Aserola嗎˙˙"Nisahal走近之後,終於才看清楚了那幅畫˙˙那是一張肖像˙˙

  "這位先生˙˙您認識這個畫中的少年嗎?"站在畫前的女人禮貌性的問道。

  "Aserola˙˙上面的名稱也沒錯˙˙祂是我大哥!我怎麼能不認識˙˙"Nisahal又想起了那天的事件˙˙

  "那他現在好嗎˙˙?我一直在找他˙˙找了快10年了˙˙這幅畫˙˙是大約9年前,我幫他畫的˙˙但是最後完成是他親自修改的˙˙"這名女性˙˙很明顯的就是Vefeny了˙˙

  "大哥祂˙˙已經死了˙˙"Nisahal低聲的嘆了口氣˙˙

  "什麼!"Vefeny聽聞Aserola的死訊,顯得非常驚訝。

  "看這幅畫上標的日期,祂在妳畫完的幾天後,就死在戰場上了。"Kether淡淡的說道。

  "祂是個非常好的人˙˙又很聰明˙˙帶領著我們打贏戰爭˙˙"Dorsa也回想起了當天的事˙˙

  "怎麼會˙˙他說再次見面的時候˙˙會帶來一個可以照顧我一輩子˙˙比他更好的男人˙˙"Vefeny低語道。

  "這麼說妳是大哥的˙˙"Nisahal略帶訝異的看著Vefeny。

  "他是我第一個喜歡的男人˙˙但是女神注定我們兩個無法在一起˙˙"Vefeny只是非常難過的看著畫中的Aserola˙˙

 

  "呃˙˙"

  "醒了!"

  "老闆!"

  "哥哥˙˙"

  這裡是天國嗎˙˙我死了嗎˙˙?我睜開眼,慢慢的等待視感恢復˙˙

  "哥哥˙˙你終於沒事了˙˙"Brezza緊緊的抱著我˙˙

  "你們˙˙也死了嗎˙˙"

  "老闆,你差點就死了˙˙老闆娘拼了命把你救了回來˙˙"Gareals嘆了口氣。

  "夢啊˙˙是啊˙˙我中了槍˙˙整個左胸都被開了膛了。"我回想起那場戰爭的最後˙˙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回來了就好˙˙哥哥果然沒有忘記Brezza˙˙是個守信用的人喔。"Brezza把我抱的緊緊的˙˙生怕再一次的失去我˙˙

  我想也是吧˙˙祂們的老闆,已經死過一次了˙˙這次,我可不能再讓祂們承受那種傷害了˙˙

  我看著祂們關心的面孔,對著祂們露出了一個安心的微笑。

  "我答應你們,我絕不會放棄你們的。"

 

  完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濠
  • 還真的被兒子給牽了個契機勒= ='''
    不過Asealor死在班長手上,而老爸變少將!
    又是個伏筆嗎= 口=!!!
  • 唉呀~這樣說來你好像還是沒有完全看懂。

    這個是時空流的特色--輪迴。

    還記得之前建造營地的時候?亞希歐爾不是用一種感激的眼神看著尼賽亞?
    他認為這些技能是他老爸教他的。
    而他同時也在過去,把這些技能教給了他老爸。

    這是一個循環,會無限迴圈。

    而這部小說最後會把那些無限迴圈的事情,回到原點上做探討。

    阿凡 於 2010/08/25 12: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