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沌本撰(二)  BY亞凡

    前言

  我不曉得說了這麼多,你們是不是對我的事稍微有點概念了?如果沒有,我應該感到開心!為何?因為這代表我的故事很獨特,沒有被公式化。

  我叫Asealor,希望有從前面開始看的人,認真把我的故事看完,以表尊重。

 

    楔子

  "磅!"

 

  那件事之後,我休養了好一陣子。很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時不時會覺得自己的左胸是空的。到底我還是個人,左胸沒了怎麼可能活的下來?

 

  "有時候,命運這種玩意兒,是不會跟你講道理的--不管你是神還是什麼。"

 

  "是來跟你一起住的~"

 

  "就算不提我們是未婚夫妻,我們可也是兄妹呢~親暱一點有什麼好害羞的呢~"

 

  "你連現在的情況都搞不清楚了~要怎麼好好談?看來不先好好的調教你一番,是沒得商量了~"

 

  "就是這小子?長的還不錯。"

 

  "放心吧~這裡真的不是什麼不好的場所。只是在這裡工作必須十分小心的應付客人,憑你剛剛的應對,你已經合格了。"

 

  "老闆!真的假的!老闆不是已經˙˙"

 

  "天啊˙˙真的是老闆!Ary!這個真的是老闆吧!?"

 

  "真的呀~真的是老闆~說話的口氣都一模一樣呢~"

 

  "很好~微風雅亭~今天也好美的開始營業了~"

 

  "呵呵~這間店的服務還是這麼樣的好啊~即使是新來的員工,即使不懂的仙語,還是很會招呼客人啊~"

 

  "哪的話˙˙是您不嫌棄˙˙"

 

  "你小子真不愧是這間店的老闆啊~果真帶種~"

 

  "什麼!真的假的!我一個多年的好友死了,我竟然什麼都不知道˙˙而我現在看到的他,竟然是年輕的他˙˙"

 

  "什麼寶劍?根本是笑話,今天就讓我來拆穿這個謊言吧!(魔族語)"

 

  "引領光明的咒術啊˙˙請指引一條明路,讓無禮之人,歸其所居吧!歸去吧!迷途的羔羊!(異語)"

 

  "白痴~這是逐客的寶劍,又不是除魔的寶劍~你覺得我會用什麼樣的招式呢?(仙語)"

 

  "相信Brezza一次吧~"

 

  "Aserola˙˙不要走˙˙"

 

  "隨便˙˙?我可是已經成年了呢˙˙我好不容易有了自我選擇的權利呢˙˙"

 

  "我可以相信你嗎˙˙?"

 

  "好吧˙˙看看夕陽倒也無妨˙˙反正欣賞大自然˙˙本身就是一種穩賺不賠的勾當˙˙"

 

  "這是哥哥本來就有的喔~只是˙˙忘記了而已。所以Brezza會努力的幫助哥哥想起來的!"

 

  "如果你能活著回來的話!你不只有軍服了!你還有軍功啊!"

 

  "認了吧˙˙政府的鐵碗˙˙本來就是賊船,誰給上了誰倒楣啊˙˙"

 

  "雖然你們倆不是我的班兵,但是班長還是希望你們能好好的活下去!一起活下去吧!弟兄!"

 

  "幹麻啊˙˙好像看到神一樣˙˙"

 

  "抱歉抱歉˙˙可是我真的很˙˙不敢置信吧˙˙我們在這裡耶˙˙叢林戰場˙˙"

 

  "可是你看起來很累啊˙˙這最後一步你是不是不要出戰比較好?"

 

  "是啊,以你現在這樣的狀況,實在太危險了。"

 

  "即使只有我們三個,為了你的指揮,我們一定會取勝給你看的!"

 

  "我˙˙被敵方俘虜了˙˙"

 

  "俘虜是會降敵的,你太大意了。"

 

  ˙˙

  "啊!--"

  我幾乎意識離體,我清楚的看著自己失心似的嚎叫,看著自己一直撞牆。

 

  我不會痛。

 

  "哥哥˙˙"Brezza滿眶的淚水,小小的身軀努力的制住我身體的暴動˙˙

 

  我瘋了。

 

  我看著自己瘋狂的眼神,那不是人。"他",現在只是個野獸。無意識,無思緒,無感情的野獸。

  他一掌將Brezza揮開。

  而我什麼也不能做,只能靜靜的看著。

 

  他,累了、睡了。

 

  "哥哥˙˙"Brezza哽咽的輕喚我,緩緩的爬到床邊哭泣˙˙

  我伸手想摸她的頭,但什麼也沒有就這般穿了過去--我碰不到她˙˙

 

  "可惡˙˙"

 

  "迷失之時,當知何失。"我突然想起了經上的話。

  "感謝女神˙˙"我默默唸道,然後頭也不回的往門外去。

 

  在城鎮裡繞著繞著,十多年前這個鎮還沒有許多較高的樓,所以才能從街道上看到後山的大樹,現在就沒辦法了,我只能靠自己找到那大樹。

  最後,我找到了大樹˙˙

  "我不曉得是不是你把我牽引到這裡來,但是我醒來的時候是在這裡。我想這是經上說的當知何失的其中一失,何處失。

  "所以,請將你的力量借給我回到身體裡吧。"

  我緩緩的躺在大樹下方,面向山下的小鎮。樹下非常陰涼,山上這裡也微風徐徐,這樣舒服的環境之下,我很快便失去意識了。

 

 

  "好可愛的寶寶˙˙"

  "是啊˙˙我們的孩子。"

 

  "這˙˙那個人不是我嗎˙˙?旁邊的是˙˙"

 

  "你會記得我嗎?"

  "就算我忘了妳,我也會想盡辦法把妳想起來。不然這樣,我們擬份合同,看著合同上的簽署,就誰也不許反悔。"

  "你就會耍些花招~"

  "你簽還是不簽嘛?"

  "雖然我很想相信你一定會記得我,不過為了防止萬一,還是簽下來的好~"

  "嗯!"

 

  "騙人˙˙哥哥怎麼可能會死掉˙˙明明說好了˙˙"

  "老闆,你再撐一會兒˙˙"

  "是啊˙˙老闆˙˙你一定會得救的˙˙"

  "老闆˙˙你怎麼會這麼輕易的就離開我們呢˙˙?"

  "別˙˙難過˙˙了˙˙死˙˙亡˙˙也不過˙˙只是˙˙泡影一˙˙般的˙˙"

  "可惡˙˙老闆˙˙我們一定會將這仇討回來!"

  "Gareals˙˙放棄˙˙這想法˙˙吧˙˙沒有意˙˙義的˙˙這無盡的時空輪迴不會讓你有這個機會真正報仇的˙˙"

  "好了˙˙哥哥你別再說了˙˙"

  "也對˙˙我˙˙好累了˙˙讓˙˙我休˙˙息˙˙一下˙˙"

  "哥哥˙˙"

  "老闆˙˙"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