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zza,妳是認真的嗎?"在這大雨裡面,加深了我話裡的冰冷。

  "Brezza從以前到現在,似乎還沒有嬉鬧過~"

  "可妳不是應該跟同齡的小孩子玩比較好嗎?"

  "照哥哥這樣說的話,那Brezza應該跳考研究所囉?"

  "好吧˙˙但是有件事我說在前頭,如果妳真的來了我們學校˙˙不管什麼事,都不要太過分˙˙聽到嗎?"我輕輕的牽著她的手,但她什麼也沒回應我,這讓我很不安的認為:她沒有答應我。

 

  "妳先候著。"圖個方便,我直接走進一樓老媽的房間拿了條毯子出來。

  "其實,那個姐姐,她自己有帶傘。"我一邊用毯子將Brezza身體擦乾,但她的話讓我震驚了。

  "妳是說當時候傘分明有兩把˙˙?"

  "基於什麼理由是人家的隱私,Brezza不方便說出來,不過很顯然的她是在試探。"

  "是嗎˙˙我應該沒要緊對同學這般防範吧˙˙我幫妳放洗澡水,妳先洗。"我把毯子披在Brezza身上,然後往一樓的浴廁走去。

  "沒有要一起洗嗎?其實Brezza幫哥哥拒絕掉那把傘,一方面也有這個意思呢~"Brezza小跑步過來抱著我。

  "上次那被罰的,我不方便說些什麼˙˙但我這次沒理由跟妳一起洗澡啊˙˙Brezza乖˙˙自己洗澡。"我轉過身,蹲低身子摸摸她的頭。

  "好吧~這次就不找你碴了~哥哥在樓上也自己洗吧~至於這邊Brezza就自己來囉~"

  "妳能這樣想是再好也不過的事了˙˙"我輕輕拍拍她的頭,然後往樓上走去。

  試探我˙˙難道連現實這裡,我也不得安寧嗎˙˙?

  我整理著我的衣服,準備要進浴廁洗澡˙˙

  門怎麼是關的˙˙?裡面還有水聲˙˙

  "心機真重˙˙"我嘆了一聲,然後往樓下走去˙˙

  站在一樓的浴廁前面,我的背脊突然冒上一股惡寒˙˙

  不對˙˙她應該是在樓下洗澡˙˙我剛剛讓她在樓下洗的˙˙可惡˙˙到底哪間是空的˙˙

  為什麼我非得跟這種鬼靈精鬥智不可呢˙˙她到底為什麼這麼想H˙˙我知道她肯定有她的用意,但我得要堅守住!

  下定決心,我往回走上二樓的浴廁,狠狠的把門打開!

 

  "哼˙˙失敗了啊˙˙"一樓浴廁裡正泡在浴缸裡的Brezza將嘴巴泡在水裡低估道,冒出了不少的泡泡˙˙

 

  "呼˙˙其實我的運氣還算是不錯的˙˙"看著空無一人的二樓浴廁,我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然後開始洗澡˙˙

 

  "沒關係~我才不會這麼簡單就放棄呢~準備好計畫二吧~"Brezza提起精神來自言自語道。

 

  即便洗澡也戰戰兢兢的˙˙這倒是我倒楣的一點˙˙

  我不是個天才˙˙不過這些日子下來˙˙就因為這些不可思議的事情˙˙讓我的腦子停不下來的急速運轉˙˙這算是一種人類新的進化型態嗎˙˙?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雖然我在現實沒做些什麼粗重的活,但是昏迷醒來之後˙˙手上似乎多了些不明所以的厚繭˙˙?難道在夢裡那些粗重的工作,影響了我現實的肉體˙˙!?

  不˙˙這怎麼可能˙˙我幹麻替自己危言聳聽˙˙肯定沒有這回事的˙˙

 

  洗完了澡,穿好衣服之後我才走出浴廁˙˙原因我想大家還是不難明白˙˙

  當我打開房門˙˙

  "Brezza!妳為什麼沒有穿衣服˙˙?"我一眼瞥到了只圍著一條圍巾的Brezza背對著我,我馬上關上房門˙˙

  "Brezza在找衣服嘛~剛剛進浴室的時候沒有先拿衣服~"

  "妳可以跟我說啊˙˙妳那時沒說˙˙就是在等這個機會嗎˙˙?"

  還好我的房門是往外推開的˙˙我擋在門口這裡是不會有事的˙˙

  "我們是夫妻嘛~我哪還用的著害怕哥哥看到Brezza的身體呢?"

  "所以我應該感謝妳還圍著圍巾嗎˙˙?"我無奈的嘆了一聲˙˙

  "看哥哥怎麼想囉~"

  我帶著一種猶豫的心情˙˙緩緩的打開房門˙˙

  "妳趕快換好衣服˙˙我要先睡了˙˙"我只拋下這麼一句話˙˙然後往床邊走去,不敢正眼直視只圍著圍巾的Brezza˙˙

  躺到床上我便閉上眼睛˙˙不敢多想˙˙

  此時房間裡面非常的安靜,彷彿一點動靜也沒有˙˙

  不久˙˙我能感覺到她靠近床邊了˙˙

  一如往常˙˙她又騎到我身上了˙˙不過我覺得那個觸感很奇怪˙˙滑滑的˙˙不像是衣服跟衣服接觸的感覺˙˙

  "空有夫妻之名,那可是不行的啊˙˙"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低訴˙˙但我一時想不起來這聲音的主人是誰˙˙我只得˙˙

  "我跟妳不是夫˙˙"我一睜開眼睛˙˙我便被眼前的人給嚇著了˙˙

  "呵呵~"

  "老媽!"我回過頭去看看旁邊˙˙Brezza站在旁邊˙˙露出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或者應該說是˙˙看著我老媽˙˙

  不對啊˙˙老媽已經死了吧˙˙這個人絕不是老媽˙˙

  "乖兒子你剛剛竟然沒有認出我的聲音來,這樣可不行喔~"老媽輕柔的撥了一下我的瀏海˙˙

  可惡˙˙我要冷靜˙˙這應該是幻術什麼之類的˙˙雖然知道那不太可能˙˙但這幾天以來一直發生這些詭異的事情˙˙我真是受夠了˙˙

  "妳不是我媽。我不知道妳是誰,但我希望妳放尊重一點。"我閉上了眼睛,然後堅定的說道。

  "好吧~看來我的親生兒子已經不要我這個媽了呢~那我要走囉~你跟你妹妹要好好相處喔~"這句話一落,我身上的重量立馬就消失了˙˙

  "媽˙˙"我睜開眼˙˙果然我身上是空無一人˙˙

  轉頭過去看看旁邊的Brezza,她只是淡淡的搖著頭,彷彿在示意我:那真的是你母親。的樣子˙˙

  "不是吧˙˙老媽怎麼可能知道Brezza˙˙"

  "哥哥~讓Brezza親吻你吧~哥哥就可以解開所有的疑惑了~"Brezza突然撲了過來趴在我身上˙˙

  "我讓妳趕快換衣服˙˙先去換個衣服吧˙˙"我扯開了這些話題˙˙然後坐起身來,並把她扶起來。

  在Brezza起身之後,我有意無意的看到她兩腿之間的鮮血˙˙

  "Brezza,妳˙˙月事到了˙˙?"我情緒萬分複雜的問道˙˙

  "不是啦~要不然Brezza今天怎麼敢泡澡呢?"

  "我哪知道妳沖澡還是泡澡啊˙˙我又沒˙˙"

  "好好好~不說這個了~Brezza去浴廁換衣服,順便做點處理。"說完,她便拿著睡衣往房間外去了。

 

  "好痛˙˙"Brezza邊喊痛,邊沖洗著她的私密處˙˙

  "好心召喚母親讓哥哥看看還不相信咧˙˙這次這血真有點白流的感覺˙˙"

 

  Brezza整理好自己之後,回到房間已經換好了睡衣。

  "媽媽說的話,哥哥一句也沒聽漏吧?"Brezza上了床在我身邊躺下。

  "沒聽漏半句,但一句也不想記住˙˙"

  "哥哥不喜歡Brezza嗎˙˙?"

  "現在談喜不喜歡好像還太早了點˙˙如果妳再大個幾歲的話,我自然也就沒什麼好顧忌的˙˙妳懂我意思嗎˙˙?"

  "那哥哥就是喜歡囉~呵呵~"

  "先睡吧,我想依妳的個性,明天就要去考入學考了吧?早點休息。"我輕輕的牽著Brezza輕輕說道。

  "嗯~哥哥晚安~"Brezza輕輕的親了我的臉頰。

  "晚安。"

 

   "早。"

  我問了聲早之後,回應我的聲音此起彼落,讓我感覺頗為窩心。

  "昨天淋雨沒事吧?"Fenaly在我到位置上放下書包後,走到我旁邊問道。

  "我才不會有事呢。"我只是自嘲的說道。

  "哼~你少臭美了~我才不是在問你咧!我在問你妹妹~"

  "她很好,她身體可比我好的多了。畢竟她是非人嘛˙˙"後面那句話我自動隱去了聲音跟嘴型。

  "那就好~要是她感冒了,我心裡可過意不去~"

  "哈~因為妳是超級班長嘛~"

  "是啊~我也在想她要是通過了考試,勢必也會發到我們班來,那她就是我們的同學了嘛~"Fenaly拍著我的肩膀大笑˙˙

  我無語˙˙

 

  "妳叫做Brezza?"

  "是的~"

  "妳的資歷可都是真的˙˙?"

  "就算是真的你也不可能查的到~"

  "妳為什麼想要來本校?"

  "我喜歡的人在這裡~"

  "那個人可是妳稱為哥哥的Asealor?"

  "是的~"

  ˙˙

 

  上學的第二天,我很快的已經習慣了職校的模式,雖然我很清楚這所學校其實跟其他職校也不太一樣,但好消息是我已經習慣了這裡的生活!

  尤其我很喜歡所謂的"課外課",像一些實作的課,儀態的課,還滿好玩的。

 

  "怎麼樣?是不是比普高好玩的多了?"Fenaly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

  "當然,光別提普高了,光是國立跟私立學校,本身就相差很多了。"

  "不過啊~我們職校生可也得考慮未來的出路呢!你覺得怎麼樣?畢業後想要做什麼?"

  "我?別開玩笑了吧˙˙你先說吧。"

  "我啊˙˙"Fenaly嘟起了嘴作思考狀,"或許會繼續升學吧~"

  "升學啊˙˙我應該是不可能會升學了˙˙"

  "我懂啊,你還得要照顧那個可愛的妹妹嘛~"Fenaly開朗的笑著,用力的拍著我的肩。

  "真是的,妳很粗魯耶!小心沒人要妳!"我吃痛的喊道。

  "沒人要又有什麼關係?大不了把自己想像是一個拒絕所有男人的大眾情人~那不是很浪漫嗎?"Fenaly自傲的挺起自己的胸膛。

  "不知道妳是犯花痴還是自戀太深˙˙"我無奈的嘆了嘆氣道。

  "你這人嘴巴真是無良,你就不能當我是個很有自信的女人嗎?"Fenaly有點發難的又打了我。

  "妳當然可以是個有自信的女人,但我的嘴巴不無良的話,我肯定要吃虧,尤其是面對像妳這樣過度自信的女人!"

  "算了~不跟你計較~準備上課了~"

  "只要是男人都該知道,千萬別和女人計較,當惹禍上身的時候,可就一哭二鬧三上吊。"

  "你還說!"Fenaly聽了不高興,作勢要打我的樣子。

  "我住口~"

 

  該日內,我讓超級班長Fenaly吃悶虧的事,很快的就傳遍了全校,沒想到我這個人到了這裡來,還真是低調不起來啊˙˙

 

  到學校之後,一直到下午也沒跟Brezza打對頭,雖然可以說是清靜了點,不過她既然是我妹妹,我總也得擔心一下。還有那個Fenaly,明明就被我說成那樣,我怎麼感覺她好像心情特好˙˙?莫非她有被虐症候群˙˙?

  撇開了這個想法,今天也是收穫滿滿的到了最後一節課。

  "今天怎麼都沒看到你那可愛的妹妹啊?好一些男同學都沒精打采的呢~"放學後,正在收拾東西的我突然被Fenaly搭話了。

  "建議她來上學的不就是妳?說不定她今天又一邊準備考試,並且參加考試呢。"

  "那很好啊~她肯定通過了考試~很快就可以來我們班跟我們一起上課~"

  "要是真的那樣,可就麻煩大了~"我無奈的嘆了一聲。

 

  "我回來了。"我打開門,是空空如也的家。

  "哥哥~歡迎回來~"Brezza從廚房衝了出來"強抱"我。

  "Cofe`,tea,or me?"她用一種調戲的眼神看著我。

  "我說妳就不能收斂點嗎˙˙?這些可都是誰教妳的啊˙˙可別再跟我說是"Asealor"了喔˙˙"

  "好嘛~哥哥要先洗澡還是先吃晚飯?"Brezza提著我的書包到待客廳放著。

  "我好餓˙˙先吃飯˙˙呃˙˙不˙˙先洗澡好了˙˙"我有點自言自語,但是我很確定我是在回答她的問題。

 

  最近怪事真是夠多了,好不容易在學期間可以減少上班的時間,少點勞累,不過現在學校裡倒也不是那麼的輕鬆渡日啊˙˙

  尤其是那個Fenaly˙˙雖然這樣想似乎對人家過意不去,不過她是不是對我有點過度搭訕了?

  這讓我有點擔心,而且˙˙總有一種退不掉的不良預感˙˙

 

  "來來來~吃飯囉~"Brezza看到我走到廚房門前,就拉著我坐下。

  "Brezza,問妳喔。那個Fenaly,妳覺得怎麼樣?"桌上的佳餚我絲毫未動,雖然我剛剛確實很餓,不過我現在有更感興趣的話題。

  "哥哥是想問些什麼呢~就Brezza的感覺來說啊~那個大姊姊似乎有意成為我的情敵唷~"

  "不是啊˙˙我想知道的不是這個˙˙比如說,她是不是帶有什麼味道˙˙諸如此類的。"我疑惑的皺了個眉頭。

  "味道啊~女人化妝,身上要沒有味道才奇怪吧~而且,哥哥自己不是也嗅的到非人的味道?如果真的這麼懷疑那個姐姐,倒怎麼不太相信自己的鼻子呀?"

  我的眉頭倒是經過這些話,鎖的更緊了。

  "哥哥先吃吧~別浪費了這些食物~"聽了Brezza的勸食,我也暫時放下了這事,放心的吃晚飯,然Brezza依然也在我開動之後,開始吃她的晚餐。

 

  吃飽了之後,稍微漱個口,回到房間複習功課,也再一次複習這些天以來所發生的事情˙˙

  突然,我的眼前一片黑˙˙

  "驚喜~"

  "妳在幹麻啦˙˙"我無奈的嘆了一聲˙˙

  "這是哥哥的新制服喔~站起來穿好,讓Brezza看看好不好看~"

  "等一下,妳不要又以為我沒聽出來,妳是要我在這裡穿給妳看?我用套的就好了˙˙"

  我解開制服的釦子,穿在身上,不過我懶的扣了。

  "很好看呢~哥哥這樣看起來很帥喔~"Brezza跑過來抱著我˙˙

  "對了,為什麼我的制服會在妳那裡˙˙?"我把她牽到床邊坐下,然後脫下我身上的制服。

  "就Brezza通過了考試啊~所以訂製了三套校服,今天在工廠一個下午很快就完成了喔~哥哥跟我的都完成了~"Brezza伸手拿了我的衣服,並且摺好放到衣櫃。

  "對了,這檔事˙˙"

  "哪檔事~"Brezza跑了過來,打算要把我撲倒。

  "不要太過分˙˙妳那個時候沒有答應我。"我用一隻手撐著Brezza的頭,不讓她過來。

  "算了~刷牙、洗臉睡覺囉~"Brezza笑嘻嘻的跑了出去。

  "就是個小女孩。"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亞力克˙羅特涅製作,以創用CC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授權條款釋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凡 的頭像
阿凡

旅人記憶

阿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